site

蔡適任正式的舞蹈教學網站,請按

適任的舞蹈課程訊息:

獨一無二的授課方式,請參見公共電視獨立特派員報導:【偏不叫她肚皮舞】

radio

【政大之聲】廣播電台人物專訪:【東方舞舞者蔡適任 記錄觀光背後的摩洛哥】

7/30/2014

【點燈】第285集 / 沙丘之女-東方舞者蔡適任




蔡適任,旅居巴黎十二年半,原本立志當個「孤僻而偉大的人類學家」,但命運卻沒有這麼­順勢地安排著,反而讓她陷入了歡愉嫵媚的中東舞蹈,在法國求學時,白天咬牙切齒地寫著­博士論文,晚上扭腰擺臀地在舞蹈中追求一份坦然展現自我的自由。

回到台灣後,蔡適任,沒有走進研究所的殿堂,拋棄了學術的框架,擁抱人群,教起了中東­舞,更讓人驚訝的是,回到台灣教中東舞二年後,她又揹起了行囊,接受國際人權組織的聘­用,前往非洲摩洛哥工作,在十三個月的工作裡,她拿起了攝影機,記錄摩洛哥南部沙漠的­生活。這是蔡適任第一次到第三世界國家,親眼看到摩洛哥人民的生活,她了解到他們的貧­窮不是努力與否的問題,是環境讓他們很難從貧困中翻身。

蔡適任拍用簡單的器材設備獨立完成了「帶走沙丘」紀錄片,片子當然不很完美,但卻讓我­們看到了撒哈拉沙漠的駱駝、夕陽、沙丘、遊牧民族以及蔡適任所擔心的沙漠裡的水資源,­一點一點在消失了。這缺水的問題,已不是遠在幾萬公里外,以世界公民自居的我們可以置­身度外。希望大家在蔡適任的故事裡有不一樣的視野與觀點。

看到沙漠水資源以及生態的問題,在人類學博士蔡適任的眼中,激起她的人文關懷,她再一­次挑戰自己,決定邁開步伐勇敢追夢,而這次的夢想是將在沙漠進行一場正義革命。

4/16/2014

持續建造

  為了讓工作進度順暢,我請他一位經濟條件十分辛苦的朋友前來幫忙,一來確保可以在我離開前,讓工作能有階段性的完成,二來也是提供一點點工作機會給當地人,聊表我個人心意!呵呵!
  豔陽下,眾人勤奮工作,不過曬個兩三天,土磚便堅硬無比,圍牆外的新羊棚已開始動工囉!且還真的就這樣用舊羊棚敲下來的土塊做成的土磚來蓋新羊棚,真的好神奇!
 
 
 
 
 

  舊羊棚部分圍牆是用土磚堆砌而成,這些土磚敲下,竟然可以馬上再利用到新羊棚的建造中,讓我深感土磚土牆取自自然,冬暖夏涼,回收再利用的環保效能有多大!
  
 
 
 
 

  家族男人們忙著拆除舊羊棚興建新羊棚,好清理出可以規劃做為生態觀光民訴的整體空間,也讓我將來推動整個沙漠夢想計畫時,有更多具體作為可說服他人加入!也因此,我認真拍照錄影,完整記錄夢想實踐的過程.
  Simon 雖說不似小枝枝那般愛嬌黏人,也不像大風那樣瘋狂愛玩,我一不在,他卻也會步出房門來找我!順道巡視一下大夥兒的工作狀態吧,呵呵!畢竟他可以與這回生態觀光民宿建造工程一同出現在此地呢!
  
  
 
 
 

  Simon 小小的,連乳牙都還沒長齊,生了病,哭叫無聲,活動力不佳,每回我一抓起他,總詫異於我的手可以清清楚楚感受到他細細小小肋骨的形狀!可他與土地好接近,好喜歡趴在屋外地上曬太陽吹風,我若出去久一點,他還會毫不遲疑地出門找我,且他雖瘦小病弱,卻永遠能找到回家的路!
  看到小小的他,與土地連結如此深,看著大地、陽光與風,如何溫柔照顧看護著他,我心裡有很深的感動!
  
  
 
 
 

  唉,有誰要來幫我勸退這位固執傻氣的小朋友呢?
  隨著身體健康狀況略微好轉,Simon 食慾大增,不時追著我討吃的,可他實在有點吃太多,我想晚點餵他.他大概是聰明地發現「食物」跟「瓦斯爐」之間的關係,就這麼巴著瓦斯爐不放,抱著瓦斯爐睡覺覺!實在是…….
  
  
  
  
  

  太陽好曬,空氣極乾,先前Lindy留了一瓶身體乳液給我,冬天擦很舒服,現在就覺得不夠有力了.加上一天廿四小時上蚊子蒼蠅肆虐,我在沙漠生活的箇中滋味堪稱精采多元哪!
  每天只要上午十一點過後,我幾乎沒有勇氣走出戶外!直到傍晚太陽西下,我才會出來活動.然而這群沙漠子民,每天上午九點上工,傍晚六點收工,中間只稍稍停頓,簡單吃點午餐,勞動一整天!就連貝都因男人年邁的父親都加入改造羊棚的勞動行列!而我感受到他是歡喜參與其中.
  
  
  
  
  

  傳統土坊建築不僅建材取自自然,拆除後,土磚與樑木都可重複使用,完全沒有浪費地球資源或製造垃圾的空間!
  在眾人辛勤努力下,舊羊棚拆了大半,土坊與土磚已成新羊棚的一部份,屋頂樑木也一一取下,再一兩天吧,新羊棚即將興建完畢,舊羊棚也將拆除,接著重新建築圍牆,界定出生態旅遊民宿可使用的範圍.我心裡對這幾位辛勤勞動者有著很深的感謝!即便此時在這場行動中,我們要的未必百分之百相同,然而在一場場討論、合作與磨練中,共識漸生.
  去年,M 便提醒我:在一場行動中,去看見未來更大的格局,種下一棵樹的同時,心裡懷著一整座森林的藍圖,我只是回來種下第一棵樹,而我必須學習讓更多人與我一起種樹.
  這幾天下來,我愈來愈覺得自己與這群為建造民宿而勞動的人們是關係對等的合作夥伴,很深很真地感謝他們接受了我的生態旅遊民宿夢想計畫並參與其中,也很謝謝所有在台灣與我一同加入這場行動的朋友們!此時我所實踐的,是我早在兩年前就擬定的沙漠夢想計畫,謝謝你們在我什麼都還沒有做出來,就只憑著一股熱情與心中理想,義無反顧向前走的草創階段,便相信了我,給予我最真實的鼓勵與支持!謝謝你們與我一同築夢!
  
  
  
  
  
  福氣堪稱所有羊兒中,最最活潑大膽好奇到近乎白目的境界!他的個性真的蠻像大風的哩!羊棚漸拆,所有羊兒全躲了起來,就只有他,好奇地探出頭,想知道究竟發生了啥事!
  
  
  
  
  
  
  
  
  

  

4/13/2014

拆羊棚

  認真說來,我帶回來這兒可與他們共同創造的資源,除了些許夢想起步金,更多的是不同觀念與作為.試圖建造最接近綠建築的民宿時,我負責尋找資金、上網找資料,就一張張沙漠旅館的照片,跟他們一起討論有無可能如此執行?而他們則負責尋找價格合理且工作認真的建築師傅前來造屋.
  一同看著我在網路上找來的照片討論時,我看見新計畫在他們心裡激起新希望與前進動力!我往往只負責提個點子出張嘴,然而當地實際情況以及我的提案是否適合當地,自然是他們最清楚.好些做法,全是我們一再溝通討論,才慢慢確定下來的.
  房子地基即將完工,我們持續討論未來藍圖,貝都因男人提議將院子裡的羊棚拆了,移到圍牆外,如此一來,民宿便有了更完整寬闊的發展空間!或許真的受了新藍圖與新希望的激勵,這幾個原本做件事都要猴急的我三催四請的大男孩,竟突然有了積極向前衝撞的動力,今天一早就拿起鋤頭動工,開始將羊棚的泥土圍牆一一敲下!今天太陽曬得人發疼,可他們不以為意,一鋤鋤地敲打著土坊圍牆,持續許久許久!
  
  
  

  羊棚裡的羊兒感受到我們在外頭的忙碌,不知是否知道自己要搬家了,紛紛好奇地探頭出來看,而老爸爸則在羊棚裡忙著餵羊清理羊棚等照顧工作.
  我發現我的小羊福氣(照片上唯一黑臉外加白線條那隻)似乎較其他羊隻更為活潑大膽又愛冒險,每回餵食或將羊棚的門打開,他往往是第一個探頭衝出來的,不太怕生哩!呵,真不愧是正港在沙漠出生長大的遊牧民族之羊啊(莫名得意中)!福氣的個性讓我想到大風,活潑好動,蝦米都不怕!
  
  
  

  我發誓!我們絕對沒有雇用童工!這是二哥的小孩,見叔叔哥哥忙著,好奇地跑來有樣學樣!那鋤頭頗重,豔陽下,他倒也認真地鋤了好一會兒,真是認真學習的小孩呀!
  
  
  

  從羊棚圍牆敲下來泥土碎石並非垃圾,而是可再利用的資源,他們將水注入這些碎土中,均勻攪拌,土壤的黏稠度便回來了,再將濕黏的土壤放入模型中,做出一塊塊土磚,待太陽曬乾土磚,便可用來建築新的羊棚!
  
  
  

  傳統土坊建築不僅冬暖夏涼,建屋成本較低,在廢棄後,不過塵歸塵,土歸土,不給地球留下太多垃圾,今天還得知原來土坊建築不僅比我想像中要來得堅固,且敲下來的土壤還可重複使用!看著貝都因男人的爸爸雙手捧著與水均勻攪拌的土壤,彷彿見著老朋友一般地充滿感情,我心裡有著一份很深的感動!
  以上是今天沙漠教我的事!
  
  
  

  Simon 狀況並不好,但他仍撐過了一個晚上.
  昨晚睡前,我幫他在床邊做了個小窩,讓他安心歇息,可我自己則有些回到照顧小枝枝臨終時的狀態,無法入眠,只想看顧著他.破曉前,沙漠氣溫最低時刻,半夢半醒間,我感覺到Simon 爬到我膝蓋窩,小小身軀就縮在那兒睡著.呃,他需要些許溫暖撫慰,我知道.
  我想他身體肯定十份不舒服,但他已哭叫無聲,多數時間皆靜靜睡著.昨兒個一整天,他幾乎啥都沒吃;今天中午,他難得吃了不少碎雞肉,讓我較為安心.若此時我人在台北,勢必帶他上醫院餵他吃最昂貴的營養補給品,盡全力搶救他的生命!無奈此地為醫療資源極度缺乏的沙漠地帶,我也只能盡我所能地看顧著他,若他還有氣息,便當他還想在這世間走走看看,曬曬陽光,但我並不特別期望能有什麼樣的結局出現.
  不喜不憂,尊重生命的去留,或許這樣的心態才更接近沙漠生命.
  
  
  

  
  
  
  
  
  
  
  

  

4/12/2014

地基漸立

  打地基的速度遠比我想像中要快得許多!一大早,三位工人便來上班,直忙到傍晚六點多,工作告一段落,收拾好工具才離去.
  就像幾十年前正試圖脫離農業社會的台灣一般,此時沙漠的人若有點錢,總寧願放棄傳統土坊建築法,選擇以水泥磚塊與鐵條來蓋屋,然而為了保有沙漠傳統建築特色減低成本、減少地球資源消耗並尋求最接近「綠建築」的作法,我堅持採用傳統土坊建築,貝都因男人一開始並不認同,經過數度溝通,我秀了好些網路上找到的照片與綠建築影音報導,讓他明白我如此堅持的原因何在,慢慢地,我們終於有了共識,也才正式動工.
  雖說這回建屋以傳統土坊築法為主,然而為了讓房子整體更牢靠耐雨,在地基的部分,仍採用石塊水泥與鐵條作為建材,其餘則是土坊.
  在網上找著綠建築資料時,曾有一位建築師說,將建物頂層綠化,作為類似空中花園之用,便能「跟大地借多少綠地,便還多少綠地」.這回房子不過蓋了兩天,我便覺上述理論不過是個夢想,畢竟即使再怎地使用自然建材,甚至綠化屋頂,都無法否認人類建築本身對土地的破壞並對當地生態造成難以復原的影響,差別只是在於程度而已.若建築已是必要之惡,那麼人類只能盡量減少破壞程度,並將向自然借來的資源做最大程度的善用,如此爾爾.
  
  

  

  Simon 昨兒個還熱情開心地吃了不少雞肉,今天除了免強吞了點乳酪,便啥都不肯吃了.昨晚,他窩在我枕邊睡覺,半夜還爬進棉被,窩在我肩頭睡著,早上我醒來,發現他躺在我背彎裡睡著,可整個感覺都不對勁,只覺他生命力極度微弱.
  這方圓數百里,連個動物醫生都無,我雖可想辦法幫他灌食,但我不想用這樣殘暴的方式對待他如此嬴弱瘦小的身軀.小枝枝臨終前讓我明白的事情之一便是所有生命都會自己選擇離開的時間地點與方式,我只想好好陪著Simon,直到最後.
  一整天,除了陽光,他什麼都不要.這兩天相處,我知道他跑出房門外,都有辦法「找到回家的路」,即便知道他幾乎已臨終,仍不干涉他行動.近中午,他走出房門,不見蹤影,我在一棵木頭下發現他,他將自己小小身軀往裏頭塞,吃力地呼吸著,我不驚擾他,就只是關注,陪著.其中一兩次,他甚至曾經抬頭看看工人建築進度,隨即又鑽進木頭裡,繼續睡著.
  說也神奇,在陽光土地枯木與風的撫慰下,到了傍晚,他精神竟較上午好些,進了房間,他仍窩在我枕邊,卻只是睡著,啥都不肯吃了.我不知他能否活過今晚?但我跟他心裡都很平靜,世間一場,不過就個過程吧!若他選擇離開,我也只當他體驗夠了以貓之身在沙漠的生活,前往更好的地方.
  
  
  
  
  

4/11/2014

枯木再生

  一天就這樣過去了,我仍一個字都寫不出來,卻意外地在夜幕落下前,刺激他人創作靈感.
  我在電腦上秀了幾張台灣藝術家用漂流木創作出來的家具給貝都因男人及他的外甥們看,問:沙漠有無造型奇特的枯木?我們有無可能善用這樣的概念,創作出類似作品,作為我們的生態觀光民宿具有標竿性與理念性的裝飾?
  他們點頭,還說這樣的家具非常容易製作,只需要添購些許工具,即可完成.恰巧家裡堆積著些沙漠撿來的枯木,他們隨即試著創作起來,男人與男孩玩得不亦樂乎!
  
  
  

  Said 是大哥的長子,遺傳了大嫂的創作天分,擅長各種手作,包括電器修復與捕獸陷阱的製作等,他一看完我電腦上的台灣漂流木家具照片,笑得好開心!直說他也可以做!
  只見他動作迅速地從原本要做為烹飪柴火的枯木堆裡挑了幾根木頭出來,開始製作椅子.
  
  

  

  哈!不過數分鐘光景,一張沙漠古老枯木製作而成的座椅就這樣誕生了!這等信手捻來的創作能力讓我好生佩服!只覺這樣的靈活巧思與巧手恰恰只能來自尚未被「文明」制約的單純心靈與直覺力!
  好美好自然且獨一無二的一張座椅!
  
  

  
  大夥兒玩枯木創作玩得不亦樂乎,彷彿男人間的家家酒一般熱鬧!連Simon 都從房間裡跑出來湊一腳!
  我帶回這兒分享的,除了些許夢想起步金,更多的其實是不同觀點與概念,然而在當中戮力而為並實際創作的,依然是在這兒土生土長的他們.見著這歡樂場景,我想著 M 的提點:在每個行為中,清楚自己的目的,尋問人與土地間的連結與關係.藉由提出「讓沙漠枯木柴薪化身創新家具」的構想,未必已然改變他們與土地的關係,但或許已讓他們有了新觀點來看待「枯木」這等沙漠原生資源,甚至讓自身本然俱足的創作能力得以發揮!
  見著自己先前累積勤做功課與反覆思索的成果,在分享出去後,可以在他人身上激發出意想不到的創作火花,讓我好開心!
  謝謝神的安排,也謝謝在一開始就相信我的夢想並與我在這條路上持續走著的所有朋友,才讓這一切得以萌芽並緩慢成長著,有你們真好!
  
  
  
  
  
  
  

  

言難與破土

  回來已一周,長期渴望書寫的沙漠的故事,竟一個字都寫不出來!愈是在這兒生活,愈覺自己對這裡一無所知,啊是要寫個屁啊!
  前幾天,與貝都因男人前往麥田照顧棕櫚樹苗時,摩托車絞鍊竟然斷了,我們只能牽著摩托車在荒蕪大地行走,那兒離村子還有很長一段距離,讓我頗為擔憂!可他倒是氣定神閒.不一會兒我們經過幾戶人家居住的小聚落,他上前跟一個男孩說明我們車子拋錨,男孩馬上回家拿了一大袋修車工具借我們,幾分鐘後,男主人甚至出來親自幫忙修車!兩人忙了好一會兒,竟也把斷掉的絞鍊給接合起來,讓我大大感佩遊牧民族出的十八般武藝!且互助合作在他們之間是如此尋常,或許這同樣是他們得以在沙漠綿衍數代的原因之一吧!
  修好了車,男主人煮了茶請我們,聊了聊,我才知原來他剛搬來這兒不到一年,遷徙的原因與其他遊牧民族離開故鄉的原由如出一轍:沙漠乾旱愈形嚴重,井水乾枯,再無法放牧農耕,只得放棄故鄉,移居他處.
  離去前,我買了他唯一保留的遊牧時代的物品:二十年前結婚時,他太太的嫁妝──柏柏爾傳統手編提袋.我問:「你把你太太的嫁妝給賣了,她不會傷心嗎?」他笑著看我,無法理解我的問題,或許在生存之前,所有紀念性物品早已不再重要,更何況是一個他們有能力自行製作的日常生活器具呢!
  在這兒走踏,不知已短暫遇著、片面聆聽過多少個遊牧民族故事,然而幾乎不同的人都在上演相同劇情:因乾旱而離鄉.
  可我卻仍不知該如何書寫在這裡發生的事.
  
  

  

  經過一夜休憩,Simon小朋友狀況還算不錯!吃了不少乳酪蛋黃與未調味的熟雞肉,晚上睡覺時,我讓他睡枕頭邊,可半夜他就自己爬上枕頭,窩在我頭髮上,緊貼著我的臉睡覺!呵,溫暖與親密是維繫所有生命不可或缺的要件之一吧!
  或許是跟媽媽走失後,哭得太傷心,今天他完全失聲,嘴巴張開叫呀叫的,卻一點聲音也沒有.多少令我驚訝的是,他一下子就完全是家貓的樣子,我把房門打開,他只跑出去一次,兩分鐘不到,又墊著腳跑回來,偶爾會想在房間內探險,但多數時間都窩在我身邊睡覺,或是去門口曬太陽,一點想出門流浪的樣子都沒有,頗把這裡當家呢!
  可他真的還很小,連門牙都還沒長出來哩!


  
  
  
  這位小朋友,能不能跟大家解釋一下?為啥好好的床你不睡,偏偏要來睡這只丟在門外的夾腳拖?
  

  
  

  書寫進度毫無進展,今天倒意外開啟了「破土典禮」!昨兒個上小城買水泥,今兒個,卡車將築地基要用的石塊給載來了,下午三位工人便已出現,若一切順利,這個周末結束,便可完成地基.
  在沙漠建造生態觀光民宿,是我整個沙漠夢想計畫的一部分,在種樹之後,回台灣前,我便與貝都因男人及四哥嚴肅討論過,回台灣那個月,我同樣認真地尋找著資料,默默做著「綠建築」的功課.這次回來,我們再度討論,包括沙漠四季風向與太陽運行軌跡等,好決定小屋座向.我放了在網路上找到的綠建築照片與影音資料,讓他們更清楚我的構想,解釋我為什麼堅持使用傳統土坊築法來蓋房子,而他們以當地人的優勢,迅速找來可靠工人,不過幾天,我們便在老爸爸的土地上動工了!呵,在我離去前,便可在自己的土角小厝住上一陣子呢!
  豔陽下,工人揮汗工作,我同樣忍受陽光灑在身上的輕微刺痛,專注錄影工作,腦中竟想起那些在暗處默默嘲笑我太過天真樂觀且計畫太過模糊龐大的人們,那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笑我天真或計畫太過龐大嘛,我可從來沒閒著,這一路不也逐步完成所有我渴望完成的事?!只能說,當人夠堅定單純,夢想實踐的速度可以遠比想像中要來得快!因神是那樣愛著所有人.而人卻是在跨過恐懼猶豫,勇敢朝夢想啟程,才能對夢想的力量與神對人的愛有更深刻鮮明的領悟.
  
  
  
  
  
  

  

4/10/2014

散。聚

  完成棕櫚樹灌溉那天,一回到家,恰巧碰見大嫂氣沖沖地帶著孩子,推著笨重家具往屋外走,大哥在旁陪笑臉地幫忙搬運,大嫂(也就是手工布駱駝的創作者)見到我,給我一個友善委屈的笑,隨即繼續往屋外的方向走.一問之下,才知阿嬤責怪大嫂的小孩們愛玩水,讓水費高漲,大嫂一怒之下,堅決搬出去,最後大哥讓步,當天租了一間屋子,好安頓全家.
  大哥大嫂共生育了五個小孩,最大的念國中,最小的才一歲半,經濟壓力可想而知,我問:「房租貴嗎?」貝都因男人只說這房子是短期租用,就等大哥的新家蓋好.我再問:「大哥正在蓋新家?在哪兒?」他語焉不詳地說:「確實還沒開始動工,但現在都已經搬出來了,就得盡快蓋,應該就是蓋在爸爸的土地上吧!」呵,如此一來,大哥一家不算遷出,就只是變成鄰居罷了!可我確實有些懷疑以這兒的生活步調、工作效率與地方法規,不知大哥的新家啥時才能蓋好呢!
  阿嬤對大嫂當然頗有微詞,然而最大打擊來自於心愛的孫子剎時全離開她身邊!先前大哥、二哥與三哥的小孩與叔叔伯伯們全玩在一塊兒,小孩們不甚理解大人間發生了什麼事,但瞬間失去玩伴與大家族溫暖歡樂,確實頗為失落.隔天,我與貝都因男人騎摩托車經過大哥大嫂臨時居住的新家,兩歲半的小女兒一見我們,立刻歡樂地衝出來,貝都因男人把她抱在懷裡,捧回家給阿嬤惜惜.下午,小女孩兒想媽媽了,卻忘了回家的路,一個人躲在羊棚哭得好傷心!我只好抱她回家.
  我不清楚這家族狀況,只覺大嫂是個溫柔文靜的女子,有個很大程度的自我壓抑,也較二嫂、三嫂與人保持距離,冰凍三尺,非一之寒,她嫁給大哥十幾年了,相信她忍受毫無私人空間的大家族生活也已許久.我多少有點為大嫂高興,畢竟當她與婆婆發生衝突,大哥終究選擇舉家搬遷,而不是責怪大嫂,要她持續隱忍.
  抱著「慶祝喬遷之喜」的心情,我帶了些小禮物去找她,她一開門見到我,很是驚喜!牽起我的手,在我手背輕輕親了一下,也不管我懂或不,也不管我跟她關係遠或近,比手畫足地跟我說她受夠了!她離開那個「家/枷」了!我想,她心裡一定有很多委曲吧!
  大哥的小女兒與三哥的女兒年齡相仿,這兩個小女孩兒感情可好著呢!分開沒幾天,兩個人又黏在一塊兒,手牽手地來我房間吃餅乾!我從台灣給她們兩個小女娃兒各帶了一個髮帶,幫她們綁在頭上,吃完餅乾,小女孩兒歡樂地手牽手離開,還不時開心地回頭看我!
  
  
  

  啊是也不知道能不能說我這人心想事成的速度非常快啦,啊只是說前幾天才剛動念想在沙漠養一隻貓,今天進城辦事,突然看見路邊一位老先生手上抱著一隻幼貓在路邊乞討,我一轉身,人與貓就不見了!走個幾分鐘,竟然在市集的小徑上看見一隻淋了一身濕,極度瘦弱且不斷哭嚎的小小貓,我很怕他被市集裡來來往往的人們、推車或腳踏車壓扁,且他被淋濕了,不斷發抖,若沒人幫他,只怕他很快就翹辮子了!我一時心軟,便一把將他撈回家!
  小小貓持續哭嚎,我把他摟在懷裡,給他些許溫暖,他才稍稍安靜些,接著與貝都因男人前往小舖購買焚香,老闆見我抱著小小貓,好心地主動給我一個小紙盒裝貓,還幫我打包!
  坐在回部落的車子裡,小小貓神奇地不哭不鬧,在盒子裡睡著了!
  或許是這幾天被蒼蠅蚊子煩到神智不清,我就這樣莫名其妙帶了一個小生命回家,啊諾……
  
  
  

  小小貓身上被水淋濕,我順勢簡單幫他洗個澡,趁著沙漠陽光正好,讓他曬乾身上水滴,洗澡水一淋下去,我不禁嘆了一口氣,呃……,還真沒見過如此瘦骨如柴的幼貓哩!他眼睛尚未變色,乳牙也只長出一點點,臉上有兩撇小傷痕,我有點擔心能否將他扶養長大?可他哭聲宏亮,一時之間應該還死不了吧!
  
  


  沙漠物資與醫療不似大都市豐富多元,我真的只能盡力而為.
  也不知能不能說「在任何情境都能天真無憂地瞬間入睡」是所有小動物的通天本領,總之,在簡單洗過澡,曬過太陽,稍微舔了些「幼貓吃了應該不會死」的食物,小小貓立馬給我睡成這樣!
  我決定給他取名叫Simon,因為他是我們前往購買水泥的路上撿到的!而水泥(ciment)的法文發音接近Simon
  
  
  

  Simon 小朋友剛到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除了睡覺,就是哭哭啼啼地找媽媽,我放了些東西給他吃,他總狼吞虎嚥地嚐了幾口,又開始到處趴趴走,邊哭哭啼啼地找媽媽,如此數回.哭著找著,還走出房間門外,趴在被太陽曬得暖暖的石頭上睡覺覺,看來是打算在夢鄉裡找媽媽的樣子.
  我把他放在我鋪在地上的床墊上,他窩了一會兒,仍是爬起來,哭著找媽媽,接著又跑去狼吞虎嚥地吃飯飯,我不理他,過了一會兒,他竟主動窩在我腿邊,甜甜地睡著.
  這小小貓也未免太好馴養了吧!
  
  
  
  在小城採買完水泥等物,回到部落,恰巧遇著花販樹販前來兜售,我們買了橄欖、無花果與玫瑰等共十棵樹苗,要用來綠化家族房舍.
  我心裡早有一個夢想大藍圖,此時正一步步實踐中,在一包水泥與一棵樹苗的出現中,無不指向早已存在我心中那藍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