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6/2015

讀《動物園的生死告白:畫家飼育員說的生命故事》

  對於「動物園」,我的心情是很矛盾的,我喜歡靜靜地看著動物,然而對動物習性知道得愈多,便愈不敢前往囚禁生命的動物園,尤其在讀了幾本與生態保育相關的書籍,甚至覺得動物園應該廢除才是,而任何動物演出更是罪大惡極.
  但我卻也默默讀完了《動物園的生死告白:畫家飼育員說的生命故事》(阿部弘士著,無限出版,2012年),很容易閱讀的一本小書,內附作者插畫.
  作者阿部弘士出生於北海道,在鄉間長大,曾夢想當畫家,爾後因喜歡動物而做了動物園的飼育員,書裡說了些他小時在鄉間長大的經驗,以及飼育員不為人知的工作,文字淺淺淡淡的,很日本(笑),但因真誠、未經修飾,讓人很能理解甚至感受作者想說什麼.
  這書最吸引我的,或許是在於提到死亡的部分吧,提到有些動物的飼養(例如兔子)是為了讓另外一些動物能夠存活,以及當飼育員所照顧的動物往生時的感觸.在整本書裡,泛著作者對動物濃濃柔柔的愛.
  書裡作者提到動物園裡的生死,還蠻有趣的:「兔子、老鼠等做為『活餌』被吃掉的動物,牠們失去的生命,也和其他死去的動物一樣,都讓我們從內心深處『感謝牠們的辛苦付出』.牠們的生命,一樣會活在吃掉牠們的動物身上,這也是另一種『死亡的形式』吧!不論如何,兔子和老鼠絕非死得無意義.」(p.154
  「我曾聽過一個獸醫,也是動物攝影家的朋友說過這樣的話.」
  「斑馬染上傳染病了,會發出『殺了我』或『吃掉我』之類的信號.於是,獅子會狩獵發出這樣『信號』的斑馬.染病的斑馬在群體中散播病菌,全群的斑馬就會滅亡.對牠們來說,『染上傳染病的斑馬』若不早點死掉,就會很麻煩.若能早點死掉,便可以讓傳染病的蔓延受到控制.因此,狩獵的動物殺死染病的個體,反而保住群體免受波及.」
  「我們經常聽到,野生動物的世界是『弱肉強食的世界』.然而真是如此嗎?事實上,那是人類看到活著的動物之間的說法.『強壯的狩獵動物獅子』和『柔弱的被狩獵動物斑馬』,乍看之下,似乎是一幅弱肉強食的構圖.但其實並非如此.不管是獅子或斑馬,牠們都是以正當的『生、死』關係,存在於世上,並非憑藉強、弱的力量,所謂的『百獸之王』,也是人們強加的印象.野生獅子,並沒有一副高高在上、趾高氣揚的神氣.」(p.168
  「自然界總是建立在平衡點上.例如,負責狩獵的動物若沒了,草食動物的數量就會激增,結果導致能吃的不夠吃,被狩獵的動物全體滅絕.這樣的事件曾經發生過,因此,負責保持平衡的『狩獵動物』,其任務就非常重要.」
  「過去在北海道,『狩獵動物』狼,因為人為因素,導致一匹也不留的絕種情況,以至於現在的北海道,鹿群暴增.不管是森林、草原,還是田地,都成了一片荒蕪,非常悽慘.」
  「我到世界各地看過野生動物後,一個共同的感覺,就是只要不是與人有關的『死』,都是正確的死.不管是非洲的撒哈拉沙漠、熱帶叢林亞馬遜,或極寒帶西伯利亞,日本當然也一樣.自然界的動物,都是順其自然地迎生送死.」
  「面對死亡,我們正一天天地老去.面對死亡,我們活在每一天當中.人終有一天會死.」(p.170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