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1/2008

【新台灣週刊】645期報導全文

台語歌配東方舞 蔡適任很跳!

陳金萬2008/07/31 第645期


原文出處 : http://www.newtaiwan.com.tw/bulletinview.jsp?bulletinid=81999

蔡適任以台語歌曲結合東方舞,她從「素蘭小姐」跳到「內山姑娘要出嫁」,身體隨著熟悉的音樂晃動,終於推開東方舞的大門,創意展現豐富了台灣文化的精神內涵。
「大部分的學者不會跳東方舞,大部分的舞者不懂人類學,而我剛好兩邊都會,同時我又不是阿拉伯人,具有比較客觀的研究位置……」,一場在法國社會科學高等研究院(Ehess)上演的東方舞即興演出,逆轉了法國學者對於學術研究與民俗舞蹈結合的嚴肅看法,也逆轉了蔡適任於東方舞的狂熱與人類學的探求兩端各自奔走的扞格,通過該院第二份博士論文研究計畫的口試;從此她擁有光明正大的理由可以一邊跳舞,一邊作研究,不用再擔心別人說她「不務正業」。
為創傷找出口赴法國學舞蹈
源自於情傷與學術願景的雙重失落,一個人到法國求學的蔡適任,希望為自己禁錮已久的心靈,尋找另一道生命的出口。在台灣從未接觸舞蹈的蔡適任,常對問她為何學舞的朋友說:「不是學舞,而是救命!」她必須透過新的生活體驗,才能重新燃起對生命的熱情。從索邦大學現代文學系換到社科院人類學系,並沒有讓她停止對於文化適應與生涯發展的徬徨,法國漢學家口中的中國和左派學者所談論的原住民部落與現實之間的種種矛盾,反而更加深她對學術建構與真實世界嚴重落差的質疑,加上感情的打擊,蔡適任幾乎失去了繼續孤獨追求知識的動力,以及相信學術研究能夠改善社會的信念。
佛朗明哥的音樂讓她重新感受到身體的溫度,看到許多婆婆媽媽快樂而自在地學舞,打破了她以前認為「跳舞是年輕漂亮,身材又好的女生專利」,但是,佛朗明哥舞獨特而複雜的舞步,也讓毫無基礎的蔡適任在學習過程中飽嘗無盡的痛苦與挫折;不過,這樣的練習正好可以讓她整天轉個不停的腦袋得到休息。為了獲得新生,蔡適任努力學習半年,不知道換過了多少老師,就是一直抓不到要領,感覺很灰心,休息半年之後,再重新出發。
放棄文化偏見愛上了東方舞
在同一個舞蹈中心,蔡適任遇見了她的東方舞啟蒙老師瑪尤蒂,因而展開了東方舞與佛朗明哥舞雙向進行的學習生涯;原先她只是想要藉由另一種舞蹈來鍛鍊身體的柔軟度,沒想到學習佛朗明哥舞的成效依然是零零落落,而東方舞的進展卻明顯可見,就在一場前往賽維爾的佛朗明哥舞朝聖之旅結束之後,她終於意識到佛朗明哥舞獨特的風格並不適合自己,而她喜愛佛朗明哥舞單純而深入民間的一切元素,只要打拍子就可以和眾人同歡而隨興起舞的特質,在東方舞中也都找得到。
當初蔡適任檢視自已喜愛佛朗明哥舞更甚於東方舞的原因,竟然是私心認為佛朗明哥舞的藝術價值比東方舞來得高,更關鍵的因素是這個更能讓她發揮所長的舞蹈,也是一個經常遭人誤解,總被簡化為引人遐想的豔舞之流。當她明白原來自己的堅持竟然是來自於「文化偏見」的選擇,她就決定了放棄佛朗明哥舞,專心一志在東方舞上面追求精進。
由於東方舞是一種性感嫵媚,相當外放和自我展現的舞蹈,這和台灣深受儒家文化影響的女性養成教育有著極大的衝突,蔡適任的個性原本就比較容易害羞,加上她對自己的身材也很不滿意;所以,即使學員和老師認為她的各項表演動作都已經學習得相當熟練,她還是很難在眾人眼前面帶微笑地作即興演出。除了性格因素之外,蔡適任認為,自已無法掌握著細微動作和每個動作之間巧妙連結的主要原因,與阿拉伯音樂的文化因素有關。
結合台語歌曲吸引評審目光
有一天,她靈機一動,「舞蹈既然是一種肢體語言,那麼她是否能用這語言來詮釋,她從小聽到大的台語老歌?也許這是可以突破障礙的方法」於是,她從「素蘭小姐」跳到「內山姑娘要出嫁」,身體隨著熟悉的音樂晃動,律動的感覺越來越自在。經過這一次「荒謬」的嘗試,蔡適任終於推開了東方舞的大門,愈來愈向專業舞者的方向靠近。
除了東方舞貫用的阿拉伯音樂之外,蔡適任以「四季紅」、「桂花巷」、「內山姑娘要出嫁」等台語歌曲搭配東方舞的演出,成了她吸引國內外評審和觀眾目光的拿手絕活。身受人類學專業訓練的她,很難不在從事跨文化學習的過程中,思考文化認同與在地實踐的問題:她以台灣觀光藝品店販售的拐杖替代埃及牧羊人的木杖,不僅便宜輕巧又好用,配合她的身高把拐杖修短也不會感覺心痛;運用扇子和薄紗結合的自創道具,把水墨畫的飄逸流暢舞的盡致淋漓,這些創意的展現不僅開拓了東方舞的藝術國界,也豐富了台灣文化的精神內涵。
蔡適任在留法第三年完成有關台南西港燒王船的碩士論文研究,也因為性別限制的關係,讓她無法進入宗教禁忌的場域,作更深入的民間信仰研究,而一度轉向宗教與性別研究的領域。九一一事年件那年因為學習東方舞所獲得的生命能量,促使她繞了個彎又決定以雲林口湖牽水 的民間信仰研究,來作博士論文的題目。
人類學博士舞出多項大獎
二○○五年她的博士論文大抵已經接近完成,但是;為了把握最後參加二○○六年國際東方舞大賽的機會,她決定冒著可能超過最後居留期限而無法取得博士學位的風險,延後交出文化人類學博士論文。二○○六年博士論文口試之前,蔡適任緊急向社科院的地中海伊斯蘭社會史研究中心(CHIM)提出,以埃及東方舞在當代社會的延展,進行第二份博士論文的書寫與研究計畫,結果她的報告不僅獲得通過,得以延長居留的時間,蔡適任也成為該院史上第一位在評審會上公開跳舞的歷史人類學博士候選人。
二○○六年是蔡適任豐收的一年,她連續參加了三場國際東方舞大賽,都獲得了前三名,包括以阿拉伯人為主要參加者的第三屆法國巴黎東方舞公開賽第三名;以東歐人士為主的第三屆德國柏林東方舞國際公開賽職業組第三名;以及全歐的第一屆比利時布魯塞爾東方舞國際公開賽職業組第二名。蔡適任在巴黎習舞七年,多次參與國際舞蹈工作坊,和參加歐洲多場大小型演出,終於在二○○七年首度於法國北部古都Rouen舉行個人舞展,完成了她多年來的心願。同時,在旅法十二年半的過程中,取得了一.五個的博士學位。
蔡適任回來台灣一邊在社區大學從事東方舞的教學推廣工作,一邊準備第二份博士論文的寫作計畫。在台灣以塑身、減肥為主流訴求的「肚皮舞」名稱雖然讓她很感冒,但是,向學員介紹有關東方舞文化背景的知識,卻是她所熱愛的工作;雖然,她也懷念以前的學術環境,但是,她也知道如果馬上到大學任教或從事台灣研究的相關工作,她可能無法像現在一樣發表新的舞作,趁自己還年輕,她想多跳長一點的時間呢!



東方舞≠肚皮舞
「東方舞」又名為「埃及舞」,多數人則稱為「肚皮舞」。東方舞泛指地中海以東,北非伊斯蘭與中東阿拉伯世界的男女皆宜的民俗舞蹈。據傳「肚皮舞」一詞,源自於拿破崙時代的法國士兵來到埃及鄉間,見到大多數以臀腹動作為主的埃及舞傳統舞蹈而深感震驚。當時的埃及舞孃為了討生活,有時會刻意祼露腹部來吸引異國士兵的注意,因此,法國士兵便將埃及人自稱的「東方舞」,改為具有殖民偏見的「肚皮舞」,更錯誤地將這充滿陰性魅力的舞蹈與妓女賣淫的行為畫上等號。
等到好萊塢電影大行其道的時候,片商更發明了兩截式的露腰舞衣來取代埃及傳統的長袍,很不幸地,這種露腰舞衣又很適合展現東方舞的舞姿,就更加強了西方男性白人對於阿拉伯世界後宮生活的情慾想像;因此,多數的東方舞舞者皆排斥「肚皮舞」的稱謂。蔡適任表示,台灣也經歷過他國的殖民統治,更不應該使用具有殖民偏見的泛稱。資料參考【管他的博士學位,跳舞吧】。(陳金萬)




◎東方舞講座
主題:不如跳舞-女人和身體的解放與探險主講:蔡適任(【管他的博士學位,跳舞吧】作者)時間:2008年8月9日(星期六)下午2:00到3:00地點:女書店免費報名電話:02-23638244分機10※有東方舞試範演出,敬請來電預約留座。



2 則留言:

cit_lui_hoe 提到...

適任:我是昭華,昨天遇到阿嘉仔老師,他說前陣子收到一本雜誌,封面人物居然是妳!!!
回家打撈到妳的部落格~~哇@_@
來淡水跳舞兼"打書"吧!!有河book或古蹟園區都很適合,期待妳來唷~~

Jala 提到...

嗨, 昭華, 好久不見哩!
ㄛ, 那個是新台灣週刊啦! 哪知編輯人那麼好, 還讓我有榮幸當政論雜誌的封面人物哩, 呵呵....
其實我之前已經委託心靈工坊跟有河book聯絡過了, 想在那裡辦新書發表會, 但是有河book認為他們書店的走向跟舞蹈有所差異, 所以婉拒了.....
古蹟園區ㄛ? 我還不知道在哪裡呢, 可以考慮看看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