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2/2008

蘋果日報【人間異語】報導


標題:《留法洋博士 迷戀當肚皮舞孃》

Q:怎會想去學東方舞(俗稱肚皮舞)?
A:那時我在巴黎好多年了,正在寫博士論文,很煩;加上唯一深愛的人又離開我,打擊很大,我在異鄉活得單薄似影,生命這麼沉重,我感覺自己需要一個很歡愉,能滿足我的東西做平衡。


不是學舞是救命
女人很難喜歡自己身體,我在台灣長大更是如此,特別是台灣那種很瘦的文化是主流,我個子矮小、小腹很大,很不喜歡自己。當我第一次看到一群上年紀的阿拉伯女人跳東方舞,我心想「這麼老,這麼胖……」可是當她們隨著音樂敏捷的舞動肢體,我好感動。
我從沒想過這麼胖的女人可以這麼自在、開心,而且竟然這麼美。我好羨慕,一頭栽進東方舞世界。
Q:妳的博士學位怎麼辦?
A:我常說我不是學舞,是救命,因為我從學術到整個生命都陷入危機。我一直對學術很憧憬,大學畢業,就拿著母親辛苦標會幫我攢的學費,來到法國。我來第3年拿到巴黎第七大學的碩士,順利進入社會科學高等研究院攻讀人類學博士,可是我對學術卻越來越懷疑。
我老師很有趣,是大師李維史陀的學生,是很頂尖的人類學家,在法國若有辦法成為頂尖學者,幾乎就是世界級學者,可以想見每人都想擠上去。我老師有他的學術地位後,就想要有歷史地位。
他非常聰明,還是左派,很講人權;他也風趣幽默;可是他對人完全不關心,對學生很不好,像他研究做很好,我是個剛起步的學生,他對我姿態就很高傲。我心想「你講這麼多人權,是怎樣?」他也很剝削秘書。
每次上課,他侃侃而談原始部落如何因殖民,利益、文化受到侵蝕,產生了妓女,感覺很維護原始部落的利益。可是他去新幾內亞研究後,回來建構的理論,對那社會沒有任何影響跟幫助。學術光環對我來說褪了色。


不那麼在乎學位
我對博士學位不再這麼在乎,很認真跳舞,我後來再回去寫論文,是為自己而寫。其實剛到法國,我就提醒自己:「寧願不要拿到博士,也絕不要變得像那些老留學生一樣酸腐。」
他們在巴黎都待8年、10年以上,在異鄉,很苦悶孤單,加上生活費很高,經濟壓力很大,而且還要面對種族歧視,文化適應;尤其最辛苦的是,歐洲的人文研究奠基在哲學傳統上,你若不了解,那些書真的會看不懂,所以他們身心後來都變得蠻扭曲的,喜歡聚在一起取暖、講八卦,也見不得別人好,看到別人發表論文就嚴厲批評,真的沒什麼意思。
東方舞讓我找到自己,博士論文對我也不再困難,我現在正以埃及東方舞在當代社會的延展,進行第二份博士論文研究。
Q:跳舞後,妳比較接受自己的身體嗎?
A:我還是很不太喜歡我的身體,覺得到處都是肥油,可是因為跳舞實在太快樂了,我跟我的身體和解;而且一直去責怪她不像林志玲,會很不快樂。我回台灣最不解的是,台灣肚皮舞好像只剩減肥,東方舞是整個生命的展現,若只停留在這點實在很可惜。


全文連結:
http://1-apple.com.tw/index.cfm?Fuseaction=Article&Sec_ID=11&ShowDate=20080702&IssueID=20080702&art_id=30710632&NewsType=1&SubSec=61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老師這張照片很俏皮可愛耶!
而且"人間異語"比"奇人異事"好太多了

Jala 提到...

唉唷,蘋果日報真的很會選照片,難怪賣得超好的!
"奇人異事"是我亂講的啦!
就只記得是要刊登在那種報導非主流人物的專欄,就隨口說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