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9/2010

迦納,從黑暗大陸的希望之星到赤貧

  得知自己可能會被派去 FMAS ,多少有些震驚!


  畢竟在我當初填的志願裡,根本沒FMAS這項呀!

  然而事情畢竟都已發生,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更何況,明年二月還得去 Dakar 參加世界社會論壇,有些功課還是得做。

  

  在網上找到一支BBC 記者John KAMPFNER的紀錄片,真實細膩地探討在全球經濟體系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IMF)經濟發展策略如何加劇南北半球發展失衡,並以非洲小國迦納為例。

  紀錄片片名極為聳動:《Mondialisation, quand le FMI fabrique la misère》(中文意譯:【全球化,當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製造悲慘時】),片中呈現迦納問題的層面極廣,在外國公司夾持豐厚資本,並在全球化與自由經濟體系護持下,迅速在迦納造成健康醫護、飲水與失業等問題。

  

  在進入八○年代之前,迦納被視為極具發展潛力的國家,然而經濟危機造成毀滅性災難,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與世界銀行願意提供借貸,但前提是迦納必須做「結構性調整」。自此,迦納被迫加入自由貿易,內部生產以金礦開發與可可樹栽種為重,取代原本的糧食生產。在「成本回收」的誘因下,基本醫療與飲水供應等公共服務開始私營化。

  迦納政府對外國公司徵收極低的稅,環保限制更少,大大鼓勵外國公司的設立。

  Katanga省以豐富的金礦著稱,吸引採礦公司前來開墾。迦納政府要求原本在該地栽種香蕉、木薯、棕櫚油和花生的農民遷移到他處,然而農民僅得到微薄可笑的補助款,並以武力驅逐示威者。採礦活動讓周遭農田枯竭、失去生產力,岩屑入侵木薯田,金屬汙染擴及空氣與水,稻田此時已休耕。

  

  在殖民時期,迦納被稱為「黃金海岸」( Gold Coast),然而當地人卻不曾享受其豐富天然資源,向來是外國人獲利,。

  1957年,迦納宣布獨立,並將主要產業收歸國營,由公家機關負責健康醫療與教育等。然而長達廿年的腐敗貪污讓迦納經濟崩盤,自此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與世界銀行接手,提供結構性方案。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與世界銀行要求迦納將國內生產轉為出口生產,尤以金礦及可可為主。露天廢棄礦區汙染農田,讓人民在糧食方面,失去往昔獨立生產的能力。礦業公司進而要求軍隊協助,摧毀村落與學校,以助於開礦。

  正是這樣的政策,讓人民無法負擔教育、健康醫療與飲水服務。世界銀行甚至宣布債務國不應在飲水供應與公立醫院醫療等基本公共服務方面花錢,以上這些服務必須自負盈虧,亦即由使用者自行付費。

  此政策造成災難性結果,基本生存成了日常性的戰鬥。

  

  



  

  影片三分鐘半的地方,以 Agyekum 一家為例。

  Mary 坐在金礦上,一天十二小時不斷敲碎小石頭,所賺來的微薄收入,不足以支付一家飲食衣著所需。之前,Agyekum 一家過得相對優渥,仰賴農作物種植,然而外國礦產公司帶著軍隊前來,要所有村民集合、清點人數,隨即宣布迦納政府已將土地交給外國礦產公司,強力驅逐村民。

  自此Agyekum一家生活陷入困境,此時連日常飲水、如廁都必須付費,因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與世界銀行堅持這是「成本回收」的原則。

  

  影片六分鐘的地方,為與世界銀行地方負責人 Peter Harrold的訪問。

  Peter Harrold宣稱常到迦納各地旅行,非常了解風俗民情,然而對於飲水如廁自付一事,完全一無所知。

  (諷刺的是,當迦納人無力支付飲水費用,這些外國銀行家正在游泳池裡游泳)。

  

  影片七分鐘的地方,開始飲水分配問題。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與世界銀行要求迦納人民必須為飲用水的使用付費,且為了吸引更多外國投資者,進而將水費用提高兩倍。

  許多迦納人根本無力支付飲水費用。

  只靠撿拾花生賺取微薄薪水的Azara Issah ,每天走幾百公尺到河邊提水,選擇飲用河水的唯一原因不過是貧窮,因家裡的錢只夠購買基本食物,所以必須尋找免費的水。每回從河邊提水回來,Azara Issah先用布過濾黃黃的河水,回家再煮沸,好殺死細菌並減少味道。然而河水裡往往躲藏危險生物,例如吸血生物等。

  

  



  

  記者前往一個位於迦納北邊,近乎赤貧的村落訪問。

  過去Kempbe是個自給富足的村落,稻米田錯落,地主Ibrahim Haurra 提供當地工作且幾乎人人都有工作,學生維持週間上課,週末來田裡幫忙的節奏,得以完成學業。

  然而自從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與世界銀行介入迦納經濟,稻米生產一落千丈,當地生產可謂消聲匿跡,居民只好往南尋找工作,卻只是挨餓得病地再回家鄉。

  此時當地居民食用的米甚至是向美國購買。

  迦納的地方農業補助伴隨進口關稅的取消,好方便以美國為主的外來農產品的引進,此可謂典型的經濟達爾文主義--弱肉強食,適者生存。

  

  三分鐘半的地方,記者再度訪問世界銀行Peter Harrold。

  Peter Harrold質疑:為什麼一個熱帶或半熱帶國家必須種植稻米?迦納未必適合種米,而是像泰國或越南這樣的地方,因著優越適合的天然條件,遠比迦納更能生產大量稻米!

  記者反駁,值得質疑得是為什麼像美國這樣的超級強權可以補助國內農業生產,但迦納卻被剝奪這樣的權利?

  Peter Harrold承認美國政策確實大有問題,但懷疑迦納可以做得更好。而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OECD)的整體農業補助經費甚至比整個非洲每年盈餘還高,迦納根本不可能與這等超強權力相競爭!

  

  影片五分鐘的地方,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代表 Begashaw 先生的訪談。

  Begashaw 先生認為取消關稅以利國際貿易是公平合理的原則,在各國要求下,迦納執行了,但各大強國卻並未在自己國內執行,這不過表示情況並不公允,但不代表這個原則本身就是不公平的,因所有促進自由貿易的原則全都是公平的,造成失衡狀況的,是執行層面的問題。

  

  六分鐘半開始,在迦納許多地方,失業與貧窮等問題層出不窮,所有人卻只束手無策。

  然而一個新的戰鬥抗爭世代出生了!

  Third World Network 的Graham 試圖尋找出路,再度提到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與世界銀行在迦納造成的惡性循環。

  

  影片八分鐘左右。

  開放市場、取消國內補助與進口關稅、由人民自行買單等條件,換來國際借貸,卻也漸漸讓迦納的借貸( les prêts )變成負債(les dettes)。迦納只好犧牲健康醫療上的預算,好用來還債。2000年,迦納用在健康醫療上的預算,少於國家總體預算的百分之四,然而償還債務的款項乃其七倍。

  訪問地點在礦產區一間醫院裡,行政人員與護士解釋,病人需自行負擔醫療費用,多年來,國家健康醫療部門遭遇極大財務困境,由於國家無法獨自負擔照顧人民健康的費用,所以需要醫療照顧的人須自行付費。

  在此情況之下,不少人在病癒後,仍困在醫院裡。

  片裡一位年輕女孩 Petty Krampa 來醫院生產,生了一對雙胞胎,其中一個嬰孩夭折。女孩的先生失業,父親已亡,家裡無力支付住院所需,醫院被迫限定她出院,否則醫院在財務上亦無以為繼。

  

  



  

  主治醫生 Acquah 表示,他小時候也曾在大學附設的醫院住院開刀,不曾有費用上的困擾。這個新制度出現之後,無力支付醫療費用的病患,可說被判了刑,形同被監禁在醫院裡。

  就像在周遭所有礦產區一般,地底下的金礦不斷被開發,然而居民絲毫未曾因此而受益,反而因付不出醫療費用,被困在生產金礦的土地上。

  迦納以盛產金礦著名,過往被稱為「黃金海岸」,然而迦納本地人卻並未受益。1957年獨立後,礦產工業收歸國營,待經濟崩盤,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與世界銀行介入,其執行政策極為簡單:致力發展外銷,並讓外國資本入住,交由外國公司掌理。

  諸等討好外國公司的政策一一執行,讓迦納成為外國資本家的天堂,更造成環境災難。

  

  影片兩分鐘半,Safohene 先生帶領記者觀看他那被開礦活動摧毀的農田,礦區離村落太近,開礦活動造成極大汙染,讓他的田啥都長不出來,付不出生活費與小孩教育費。

  九年前,礦產公司著軍隊與警察來佔領土地,宣稱對這塊土地擁有所有的權利,若拒絕離開,則加以毆打,並摧毀屋舍,帶走所有。

  礦產公司亦摧毀學校,此時最近的學校離村落約十公里,然而孩子不可能每天走十公里去上學,只好休學在家。

  

  影片約六分鐘的地方。

  當地開始有著抗議活動,對礦產公司造成不少壓力,Third World Network 的Graham認為這證明了不管是在哪種抗爭中,人民組織起來的力量皆極為重要!迦納是一個轉變多於自由的地方,若我們不夠強大,說的話根本沒人要聽!

  在人民施壓下,礦產公司不得不回應居民要求,卻仍宣稱開礦本來就會為當地帶來正負兩面的影響,而且負面影響並不大,否則就不會開礦了!在礦區離村落太近的問題,礦產公司宣稱他們曾與村裡離礦區最近的住家協商,對方宣稱這個距離不會造成任何困擾與健康上的疑慮,很願意繼續在此安居樂業,礦產公司才決定開礦!

  然而開礦活動造成空氣與水的汙染,影響居民與孩童健康,遷居所造成的問題等,再不容忽視。由於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與世界銀行等國際組織愚蠢的經濟策略,反而造成迦納人民只能仰賴外國援助的悲慘困境。

  

  



  

  影片開頭,Third World Network 的Graham提到九一一如此激烈的抗議活動令人不可思議!然而這個行動來自於絕望的人民,若各大國繼續漠視貧窮國家的悲慘困境,類似事件只會再發生。

  

  影片一分鐘左右,介紹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於二次戰後創建,初起立意為佳,也曾有過試圖減低世界貧窮國困境的主事者,然而結果總事與願違。

  各地反全球化的抗爭不斷。

  迦納抗議人士 Wangsuga 認為政府應解決國內基本民生問題,而國家債務來自於農產品的自由貿易與市場等,且直接影響國家發展。許多來自偏遠地區的女孩來這兒出賣勞力以賺取微薄薪資,扣除生活所需,早已所剩無幾。

  影片五分鐘,受訪女子 Kukaya 跟先生每天五點起床,七點抵達市場,七點半老闆抵達,開店營業,待顧客抵達,兩人開始搬運貨物,工作直到下午五點回家。Kukaya不曾上過一天的小學,若有機會上學,肯定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而她想到學校學習裁縫。

  Wangsuga 指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與世界銀行不曾造訪迦納各地,就只參考那些看書做研究的經濟學者的意見,然而迦納的貧窮問題不只是每人一天生活費不到一美元而已,更是這些被隔離、被切斷社會連結的女孩!貧窮問題事非常全面的,有時觸及的,更是人性尊嚴!

  

  影片六分鐘半,提到九一一對迦納的影響。

  原本迦納人多半親英美,少有宗教激進份子,基督徒與伊斯蘭教徒相處愉快,因此九一一對迦納人造成不小的衝擊。

  原本泰半和平的示威抗議活動,開始有了較激進暴力的表現,原本人民還有耐性等待經濟狀況好轉,然而十幾年過去了,卻貧困依舊,不見出路。

  

  影片七分鐘半,廣播是迦納最有力的宣傳工具。

  Point Black 節目主持人曾為政治犯,在一次節目中,曾探討全球化議題。

  時代已經改變了,人民意識愈來愈強,現在輪到世界銀行必須為自己的行為找出合理化原因。世界銀行的新策略是邊打原則戰,同時承諾進步,然而在實質執行上,條件卻遠比以往更嚴苛。

  當世界銀行代表Peter Harrold以迦納水公司經營失敗做為推託的說詞,主持人反問:很多人認為世界銀行在第三世界的行為是失敗的,然而世界銀行是否因為自己的失敗,而必須將第三世界拋售給跨國公司?

  觀眾來電表示他一點都不喜歡Peter Harrold欺騙迦納人的方式,世界銀行的結構性方案與經濟復甦計劃犧牲了公共援助且加劇國家債務。

  

  



  

  人民被告知國家花在公共服務與償還外債之間的金額差異,也能連接地方經濟與全球化政治之間的關係。這個節目在九一一發生後兩天播出,而主持人已提示在貧窮與恐怖主義之間的關係,因此打進電台叩應的民眾認為,許多人在九一一中喪生,美國問題既非個人亦非恐怖份子,上帝造人並非要這人成為恐怖分子,問題出在體制本身,而這些問題與混亂都將繼續發生……。

  世界銀行代表Peter Harrold則回應,世界銀行確實致力於賺取可以償還迦納外債的收入,而非挹注在教育與健康醫療上,而這樣的策略在未來將逐漸改變!

  

  此段影片約一分鐘開始。

  挫折憤怒在迦納蔓延,黃金開採與可可樹栽種並未改善國內經濟,而新興的紡織業亦遭遇困境。世界銀行提議特別協助負債最為慘烈的國家,取消一大部份的債務,將錢放在公共服務上。然而這個新計劃卻讓迦納人深覺受到侮辱,因迦納已從過往的模範生變成乞丐。

  人民不再相信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與世界銀行可以幫助迦納改善狀況,之前那些指責其為強硬派自由經濟主義者的抗議聲卻被聽見了!事實上,這兩個國際組織在其他國家執行的計劃都失敗了,若有人膽敢提出質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與世界銀行往往責怪當地並未徹底執行計畫,才會導致計畫失敗!然而當當地人無法執行其計劃,這便表示,要不人民錯了,要不就是他們錯了!

  報導最後,記者認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與世界銀行皆已承認先前計劃失敗,他們的經濟戰略只是讓成千上萬的人無法朝更好的路途發展,且全球不平等現象愈發加劇。在恐怖主義與戰爭陰影下,讓地球發展獲得平衡,這早已是燃眉之急,而非只是責任而已。

  

  

  呼,整理完這一大段,真的好累喔!

  感覺好像在練習法語聽力跟法翻中一樣。

  瞧這等認真努力的傻勁兒,等企了摩洛哥,費鼻費過勞死捏……?

  

  想到我這個長年來只想跳舞創作的人,再來竟要去另類論壇工作,接著還得去塞納加爾參加世界社會論壇,連我自己都不禁在心裡嘀咕地自我懷疑:我真有那能耐嗎?實在是……。

  但既然命運都這樣安排了,也只得將自己準備好,硬著頭皮地迎上前去哪!

  總不能到時所有人義憤填膺地討論著經濟全球化為第三世界國家帶來各種災難時,我只能在旁邊傻笑發呆,完全無法進入狀況吧!

  

  於出發行囊裡,裝進第十一根暗黑羽毛。

  

  

  

  

  

  

  

  

  

  

  

4 則留言:

萊西 提到...

原來迦納除了出產優質可可原料和足球員外,還是這麼一個物產豐富的地方。
強權國家對迦納的種種不公平行為,我想到"一座小行星的新飲食方式"內文寫到的一段話:
生產糧食的人,竟然連購買糧食餵飽自己的能力都沒有。
真希望來一場世界資源重分配!
其實台灣入世貿後農民也面臨一樣不公平的窘境:有生產充足農作物和米糧的能力,卻仍要進口農作物,從此糧食價格和國際價格起舞,良田被迫休耕,休耕後釋出的土地被有心人炒地皮…一環扣一環。

JALA你撿的黑色羽毛快能做成一支雞毛撢子啦!

Jala 提到...

謝謝你,我都還不知道迦納有優秀足球員哪!
是啊,第三世界國家面對的許多問題都很類似,所以我現在要去非洲幫忙戰鬥啦,哈哈!
 
拜託,每根暗黑羽毛可都是我在咖啡店熬出來的,才不是撿的咧!就說我很用心地在做行前準備咩!
等偶將來做成粉多支雞毛撢子,再來便宜賣啦,哇哈哈哈!
 
 

 

虹喬 提到...

萊西所提台灣部份,確實讓人耽憂,當今市場裡,很難想像的,有菜有水果都早已不是台灣當地所生產的。

我曾和迦納顧客交易過,很守約及很阿殺力。

Jala 提到...

是啊, 農民有地不能種, 基本民生農產品都不是本地產, 這真的是很慘!
跟這比起來, 在世界各觀光地區買的紀念品全是 Made in China, 好像也沒啥好感傷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