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6/2009

看《野球孩子》


  周日下午,去長春戲院看了一部台灣紀錄片,沈可尚與廖敬堯導演的《野球孩子》
  片裡呈現花蓮山上富源國小的少棒隊準備全國少棒大賽的經過。雖然這是一部紀錄片,然而導演將這部紀錄片處理得極具有故事性,大大小小情節串連起這一小時又二廿六分鐘,毫無冷場。
  


  平時,這些參加校隊的原住民小朋友們練球練得極為辛苦,受傷疼痛,也不敢吭一聲,就只怕被教練換下來。眼見比賽將近,集訓期間,小朋友們離家住校,在一個屋簷下,同吃同住同勞動,除了集訓,想必也有助於培養團體默契。
  負責訓練球隊的張教練,不僅平時得負責訓練球技,也得幫忙盯小朋友功課與為人處世的道理,比賽時,除了調度,還得適時給孩子們打氣。帶一個少棒球隊,真的是很不容易!也看得出孩子們對他的敬畏之情。


  
  片子裡,頗為真實地呈現了富源國小少棒隊裡發生的大小事物,除了一同練球的辛苦,一起笑鬧,偶爾也會吵架、打架。幾位小朋友的家長也入鏡,在訪問與回應中,讓人感動於父母與小孩之間親密的關係。
  
  隨著記錄富源少棒隊球員的真實生活點滴,帶著觀眾看到原住民小朋友成長過程的某個切面與花蓮美景。雖然鏡頭未針對原住民小朋友的住屋多加著墨,但觀眾可發現這些原住民小朋友並非出身富裕家庭,然而當他們在藍天綠地裡練球,或是一群人在溪裡無憂無慮地戲水,或是就著眼前任何可見之物,拿起路邊石頭就開始練習投球,反而讓人感受到都市人難以接觸的某種自然豐美而樸實單純的生命樂趣。
  
  在這部紀錄片裡,同樣記錄了富源國小少棒隊參加那年全國少棒大賽的兩場比賽。我其實完全不懂棒球規則,更不是棒球迷,然而看電影時,同樣感染到比賽的緊張氣氛,那關鍵決勝時刻,甚至讓人在椅子上坐立難安。
  好玩的是,坐在電影院看《野球孩子》的觀眾,有好幾位小朋友。也不知這些小朋友是不是棒球愛好者?只聞他們看著電影,偶爾發出評論,到了電影裡富源少棒隊參加全國少棒大賽的橋段,更是乾脆把紀錄片當比賽的時況轉播在看,不時評論著這是什麼樣的狀況而這時某某球員該如何如何處理。
  在平時,小朋友邊看電影,邊發出議論的聲音,對一同看電影的觀眾,其實是一種干擾。然而在觀看比賽時刻,突然覺得自己好像跟著一群球迷一起看場精采刺激的比賽,多了點「臨場感」。
  
  當片子放映完畢,只覺意猶未盡,好像故事才剛開始一般。
  就一部紀錄片而言,能拍得如此具有故事性,誠屬難得,但結構上似乎還可以再更嚴謹些。就一位觀眾而言,我同樣希望導演能針對原住民少棒背後的幾個文化與社會議題,再多做探討。
  例如,我個人對於富源國小所處的村落故事極為感興趣,很想知道該部落的經濟與生活型態,以及富源少棒隊在部落人心中的地位與意義等。或許我需要將少棒隊的存在放入社會脈絡當中來看,才能覺得除了在欣賞花蓮美景與原住民小朋友可愛純真的反應之後,還能更確切地掌握到些什麼。
  
  此外,富源少棒隊張教練最大的理想是帶著自己的球隊打入世界少棒冠軍,這竟然詭異地讓我在接受度上,有些障礙。
  或許我一直認為將自己的理想建立在他人身上,包括期望自己組成的球隊的團員能去實踐自己的理想,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我很難想像那當中的「人我份際」該如何拿捏?在心態上又該如何自處,才不會是將自我意志強行加諸於他人身上?
  然而如果是在全體團隊共享著某個特定理想,例如打入世界少棒冠軍賽,在這個情況之下,我是可以接受球隊全體一同戮力實踐整體團隊的理想。
  此外,參與少棒隊的孩子們未必個個將來都要走職業棒球球員這條路,或許打棒球只是這些孩子們難得且獨特的童年記憶之一,是他們與玩伴在某一段時間,齊心協力為同一個夢想奮力邁進的生命經驗。
  參加少棒比賽,不過是人生過程中的某個階段。
  讓我更加重視的,是參與少棒的經驗,能夠在孩子的成長過程裡,扮演著什麼樣的正面積極角色,包括在身體與人格上的成熟成長,視野上的拓展,與同儕相處、面對困境與解決問題的能力,或者是對運動本質的了解,及培養興趣等。
  
  然而這確實是一部值得觀賞的紀錄片。
  八八水災剛過,無能政府的救災速度彷彿是為著淬練勇敢台灣人民的心志與能力。看著媒體報導,多數人心情肯定不好受。片裡花蓮美景與原住民小孩為了夢想而賣命認真練球的故事,真的能振奮人心!
  據說導演是排除萬難,才讓這部片有機會上映,而且全台灣從南到北,只有五家戲院願意播放。就為了單純支持國片吧,又多了一個看《野球孩子》的理由!
  
  

  
  
  
  
  




7 則留言:

郁玲 提到...

連完全不懂棒球規則的蔡老斯都看的驚呼連連,大家就知道有多好看.

Jala 提到...

誰說看跟少棒有關的紀錄片,就一定得懂棒球的遊戲規則啊?光是看那些為了夢想而在練球場上努力不懈的原住民小孩,就足以讓人深深動容了!有時候,看他們練球練到快哭出來,實在是讓人很佩服啦!
 

Jala 提到...

附加一句:
片中有一個橋段,拍到小朋友一個人在河邊拿石頭練習投球的畫面,當下實在有股強烈衝動,很想給他"糾正姿勢",因為覺得那個小朋友動身體的方式不夠好,好像只是在甩手臂,沒有發揮整個軀幹的潛能,力量很難發揮,很可惜!
問題是,我根本不懂棒球啊,哈哈!
 

郁玲 提到...

你不懂,他是憤怒比賽輸了,不是在練投~~

Jala 提到...

哪有,他都在橋墩上畫分數,拿石頭在那邊ㄎㄞ來ㄎㄞ去,
明明就是在練球啊!
唉唷,妳不懂啦!

郁玲 提到...

不懂的宿你啦,他就一整個火,畫格子的時候也火火的,丟石頭的時候也火火的,而且在輸了之後接上這些畫面,你才不懂啦!!

Jala 提到...

嘿係正港的"男子漢氣魄之火",
與輸球無關,是妳不懂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