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5/2015

滿兩個月

  回沙漠生活滿兩個月了,好像有很多生活感想,卻又覺也真的沒啥好說的.婚姻與家族生活帶給自己極大衝擊,內在改變是個必然,走過密集爭吵的階段,讓我得以從另個角度來理解與觀看這裡的集體文化與生活模式,這個過程曾讓我極度痛苦,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撐下去?可以撐多久?又是為什麼?


  恐怕只有跟我真的非常非常熟稔的朋友,才能想像與理解像我這樣性喜自由的人,要在沙漠過傳統家族生活,甚至工作,有多麼地折磨我.
  這段時間,M 給我很大幫助,只有在全然無助時,我才會敲她,使用這張「最後的王牌」,她從不跟我說該怎麼做,就只是提醒我一些重點,要我從更高格局去思考,試著理解他人並改變自己,學著謙卑與臣服.
  短短兩個月,我最大的醒悟是「無條件的愛」有多麼艱難,這恐怕是我這輩子第一次這麼清楚、明白而深刻地體悟自己根本做不到,先別說「無條件的愛」,就連「愛的能力」都是軟弱破碎的,呵,我們畢竟活在物質世界啊!然而當我有機會真實看見自己的「不能」,接受自己的內在陰影,相對較能體諒他人狀況,學著不苛責,某種「理解」與「柔軟」才有空間被生出來.
  民宿工程持續進行,常覺自己每天住在工地,過著燒錢的生活,雖然目前毫無進帳,燒的全是存款,卻又神奇地沒有啥金錢焦慮,會因工程有進度而開心,因見識到傳統建築師傅工藝純熟卓越而歡喜,因他們的勞動與付出而深深感恩著.
  有些時刻,我真的覺得自己實在力氣用盡了,沒辦法了,但這塊土地就是神奇地會給我穩定與力量,讓我在憤怒悲傷或重度焦慮之後,嘆口氣,望著沙丘,依然心甘情願地選擇繼續撐下去.
  在這同時,心裡還很清楚,一切不過就是個過程,緣起緣滅,世間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啊!

  
 
 

3 則留言:

Sandy Chou 提到...

我好久沒來妳的部落格,前幾天突然想到妳, 上次看到妳的消息妳還在台灣, 現在已經在撒哈拉兩個月了...真的打從心裡佩服妳...

匿名 提到...

妳好:
請問妳開的民宿在哪裡呢?因為今年10月初會去摩洛哥,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可以去住?
很敬佩妳的為人,加油!!

彭士芬 提到...

嗨,適任您好:
偶然從google加薩走廊的女孩電影走到這裡,深深被妳的文字與故事吸引,還有妳來去中東及臺灣,開創民宿與舞蹈理念的勇氣,太敬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