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2/2015

法國父女

工程走走停停,在解決建土問題後,築屋工班出現,今天民宿稍有進度,大家都鬆了一口氣,我尤其開心!
  這幾天,來了一對法國父女,父親年約五十,女兒則約十多歲,據說父親與貝都因男人相識已有七八年,曾經帶一團很好的觀光客給他,讓他感念到現在,這些年,只要法國人回來作客,無論獨自前來,還是帶著妻女,貝都因男人都竭誠相待,奉為上賓.且這位法國人號稱「不是觀光客」,從不住飯店旅館,就只在自己開來的旅行廂車裡過夜,吃食很簡單,甚至就在他散居各地的「摩洛哥民間友人」家裡用餐,不花一毛錢.




  已經好幾天了,我就這樣看著他們父女從couscous吃到tajine,喝茶喝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昨晚,四哥抱怨,看來這對法國父女是絲毫沒有付錢的意思了,貝都因男人說,他們不在我們這裡過夜,不可能收住宿費,何況是多年好友,招待他們吃飯也是應該的,更何況這對法國父女很窮,應該體諒他們.
  而我想著,或許這對父女覺得不過是一頓couscous或tajine,甚至晚餐也才一碗湯,根本也沒吃到什麼,但或許他們沒意識到,因為他們出現,這個空間一天煮掉的,可能是這對兄弟在有觀光客時,一整天的收入,更何況現在不是觀光旺季,他們又留在民宿招待他們,根本沒有錢賺.即便是他們下午喝著茶,曬著暖暖沙漠陽光,舒舒服服在民宿院子裡享受寧靜午後,看著築屋工人忙來忙去,那壺煮來給他們喝的茶所用的瓦斯,是民宿女主人用在台灣一堂一堂舞蹈課攢下來的錢去巷口柑仔店買來的,而他女兒在沙龍聽音樂、看書,幫手機跟筆電充電,悠悠閒閒地拍照PO到臉書,所使用的電,將是下個月初,這家族的弟兄想辦法一同分攤費用,更不用說一間沙龍所能提供的美麗舒適背後,有著多少資金、勞力與心血付出.更何況,一壺茶、一頓餐點、夜裡一張床甚至是一場熱水澡,可以是當地人提供給外客的服務,好掙點養家餬口的費用.
  貝都因男人說他們很窮,既然是朋友,就體諒一下,不要計較.而我想的是,法國父女再怎麼窮,都可以開著自己的旅行廂車來摩洛哥度長假,又是會窮到哪裡去呢?更何況,如果是朋友間的體諒,為什麼不是這對法國父女體諒沙漠謀生不易,民宿工程艱辛進行中、難以營運且目前根本難有收入,多少幫忙分攤他們自己在這兒的消費,卻是要這個龐大家族全然支付呢?
  全天下都可以罵我現在變得很愛計較、不懂待客之道,說我是商人啥的,但我真的很想大聲地跟這個世界說,很多時候,旅客來到資源相對匱乏的偏遠地區,所享受到的服務、舒適與便利,往往是建構在他人的服務與付出之上,真的沒有那麼「理所當然」.
  
  
  這陣子民宿工程讓大夥兒超忙的,有時晚上我們只到部落中心買點濃湯回家,喝完就算晚餐,若法國父女出現,我們還多買一份給他們.
  今天忙了一整天,我們餓得很快,傍晚我進廚房,想煮點通心粉給自己當晚餐,貝都因男人說他跟四哥都要吃,我多倒了些通心粉進鍋子,貝都因男人說,開罐沙丁魚罐頭來拌通心粉就好了,不需要另外煮醬汁,這時四哥說,二嫂還沒回來,三嫂整個人忙不過來,晚餐啥都沒煮,要我再多煮些通心粉,一部分給爸爸媽媽,我叫貝都因男人騎摩托車出門去買隻雞,畢竟有這麼多人要吃通心粉,醬汁總可以煮好一點吧!接著,四哥開始洗菜切菜,準備煮醬汁,正當通心粉快煮好時,瓦斯沒了,四哥趕忙騎摩托車去柑仔店買瓦斯桶.待貝都因男人帶著雞回來,我開始切洗,法國父女就在這時出現,我們三個在廚房互看一眼,啥都沒說,我當機立斷,將剩下的通心粉全煮掉了.是的,這對法國父女很準時,就真的是回來吃晚餐的.
  那種感覺真的很怪,我們三個在廚房忙到不行,他們父女優哉游哉在沙龍等吃飯,休息,上網,打手機回法國聯絡事情,等晚餐煮好了,他們吃飽了,是我負責清洗碗盤與廚房等.或許他們可以說,不過就一點通心粉嘛,醬汁裡,也才那麼一丁點蔬菜與雞胸肉熬成,成本花不了幾歐元,但,這是這一大家族的一餐哩!這麼冷的夜,你們不請自來地跑來跟龐大家族分享熱騰騰的一餐,享受沙龍的溫暖悠閒,卻啥都不曾付出.若真要說這一餐不過值幾歐元,又為什麼不是你們父女出呢?這是我一直不懂的地方.
  事實上,他們下午已經來過民宿一次,就在我們忙著工程時,他們自己走進廚房,貝都因男人看見了,知道他們在找東西吃,便要四哥煮茶跟蛋,再去買麵包給他們吃.當然這些都是小錢,可既然是小錢,為啥他們連這都理所當然要比他們窮很多的人支付呢?難道他們真的連餐廳裡的一壺茶都付不起了嗎?
  不稍幾天,我便看出這對父女的遊戲規則:白天開車出去盡情玩耍,肚子餓了,就找熱情好客又不愛計較的「摩洛哥民間友人」,去人家家裡休息,白吃白喝,該睡覺了,再回自己的廂型車裡過夜.
  還真的是超級省錢的旅遊方式呢!哼哼!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