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2015

水淹麥田與棕櫚樹

只要天候不要太糟,任何人來到沙漠,都可以拍到夕陽照沙丘的瑰麗景致,但能親眼目睹水淹棕櫚樹與麥田的人,肯定少之又少.
  是的,連我都沒想過自己會有這樣一天.




  在村子附近,曾有一座大湖,容許魚兒野鳥優游,也灌溉一年一耕的麥田,讓遊牧民族在綠洲可以自給自足.然而長年乾旱不僅終止逐水草而居的傳統經濟模式,甚至讓湖泊消失,麥田廢耕,讓弱勢的遊牧民族處境更加艱難.也因此,在「天堂島嶼」整體計畫中,在麥田種植棕櫚樹是重點工作之一,除了綠化沙漠,更希望保有地力,讓麥田復耕,提高糧食自給率.
  自2014年春季起,連續兩年,我們在貝都因男人的爸爸田裡種植棕櫚樹,考慮到經費、人力與經驗等因素,每年種下的棕櫚樹不多,但力求提高樹苗存活率.這兩年實驗下來,我個人深感在沙漠種樹的不易,那真的不是購買樹苗與種植而已,後續長達半年到八個月的照顧與灌溉,才真的是重頭戲.我想,不是每個麥田擁有者都能負擔種植棕櫚樹必須付出的成本.
  這幾天,貝都因男人的爸爸不時往麥田跑,甚至花錢請來耕耘機,鋤草,整地,據說上游水壩的水就要下來,一旦土壤濕潤,便可以開始播種、種植小麥了.
  今天,水終於來了,傍晚,我要貝都因男人載我到麥田看看,詫異地發現我們的田裡有水,旁邊鄰人的麥田卻是乾枯的,荒草漫漫!一問之下,才知因為沙漠遲遲不下雨,大湖並未回來,上游釋放的水量不足以灌溉每一座田,故以田裡種有棕櫚樹的人家為優先,確保棕櫚樹不死,剛好我們田裡有著一排排「天堂島嶼」計畫為了綠化沙漠而種植的棕櫚樹,是而有幸得到上游水源的灌溉,便也連帶有了種植小麥的機會.
  看著這場景,我心裡的滋味是很複雜的,構想並執行種樹計畫時,我完完全全不知道這件事,就只是很單純也很努力地想要為這塊土地做點什麼事,渴望集眾人之力,為「綠色生命在沙漠」保有一絲希望,明年三月,便是第三波種樹時期,竟意外發現因為種了棕櫚樹,所以我們的田得到了水的滋潤,所謂的「麥田復耕」便這樣發生了.
  那麼那些沒有資金與力氣種植棕櫚樹,只能任由麥田持續廢耕,甚至因長期曝曬在太陽底下,持續喪失地力的弱勢者,他們該怎麼辦?
  呼……,我完全無法因為我們的田得到水源而開心,卻因這樣的沙漠現狀而感到沉重而憂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