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3/2015

佈施

他們解釋得很模糊,我不太理解那意思,總之,這陣子不時有揹著布袋,挨家挨戶乞討的貧困者,隨人給點吃食、物資或金錢.這幾天,民宿已經接待數位貧困者,光是今天,就有三位上門.
  每當揹著布袋的貧困者走進大門,我跟貝都因男人立刻請他進沙龍坐,我到廚房準備熱食請他用餐,待他吃飽,再給他一點生活費.




  貝都因男人的媽媽很不喜歡這些人上門,覺得他們會偷東西,吃飽賴著不走,或者是一天到晚常來等等,有一回還當著已經在沙龍入座的貧困著的面,質問貝都因男人為什麼要讓這種人上門!當場氣氛很傷人,也很尷尬.
  貝都因男人要我別怪他媽媽,畢竟她一生都在沙漠深處度過,是個不懂伊斯蘭zakat精神的遊牧民族,我說我可以理解,畢竟她曾經窮過、苦過、餓過,現在生活雖改善,但物質匱乏的記憶與恐懼仍在啊!更何況,家族並不富裕,也無怪乎當她看到貧困者上門,物質匱乏的焦慮隨即而起.
  每回只要有貧困者上門,我們兩個隨即在廚房忙了起來,我煎蛋,他煮茶,把上門者當客人招待.事實上,我們不過準備很簡單食物,煎蛋、沙丁魚罐頭、新鮮水果、乳酪、果醬、餅乾、花生與麵包,再配上一壺甜茶,花不了多少錢,卻足以讓貧困者吃得好開心!
  今天最好笑的是,他媽媽看到又有人上門,我開始煎蛋,他開始煮茶,便叫他爸爸一起過來吃!但也無妨,畢竟讓貧困者一人獨自在沙龍用餐,也是有些孤單,有他爸爸陪吃,算是有個伴.
  對我來說,招待這些貧困者,與他們分享自己享有的物資,是件愉快且自然的事,比我自己吃大餐還開心!更何況,他們都自己上門乞討了,我只需量力分享,輕鬆愉快.反之,若我想將婚宴牛肉分送到沙漠各處,與游牧民族分享,還得想辦法解決交通與人力問題呢!
  貝都因男人說,善待最窮困者,就像善待阿拉一樣,我說,《聖經》裡的〈馬太福音〉同樣說了很類似的話,且佛教也相當強調「布施」.
  說來神奇,我跟貝都因男人在個性、能力與成長環境等,差異極大,但我一直感受到將我與他緊密連結在一起的那個「業力」彷彿真的就是撒哈拉,我與他很自然地會想去照顧在沙漠最弱勢、最沒有資源的人,原本我以為這裡所有人都是這樣的,畢竟大家都出身窮困的遊牧民族,應可理解他人的苦.後來才發現不是這樣的,多數才剛脫貧出困甚至正努力擺脫貧窮的沙漠子民,最關注的依然是如何取得物質富裕,或如他母親,依然活在對物質匱乏的恐懼裡,像他這樣善良細心地願意關注貧困者,其實是相當少見的.
  神的安排很奇妙,讓我遇到一個看起來差異很大,但在某些重要特質又恰恰與我相應的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