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9/2015

在沙漠生活

今天民宿意外地有了不一樣的流動,先是有西班牙熟客入住,接著二哥又帶了兩位法國觀光客前來,洽詢沙漠騎駱駝之旅.在這個極度仰賴觀光產業的偏遠地區,雖然民宿尚未完工,然而有了這麼一點點基礎,確實也讓這個家族多了些在惡劣環境尋找生機的可能.
  這世界就是這樣的,擁有愈多資本與生產工具的富者,在產業中所賺取的利潤愈高,也愈有本錢削價競爭,富者永遠有賺頭,至於利用各種機會尋找賺錢可能的底層工作者,若能分到餅上的屑屑,就要偷笑了,這些人,要不為大飯店與旅館工作,掙點微薄薪資,要不試著從散客身上掙錢.
  藉由網路,消費者永遠可以比價,挑選CP值最高的選項,通常都以低廉價格為挑選要件,至於所享受的低廉價格建構在什麼樣的經濟體系上,剝奪了哪些人謀生機會,讓誰獲利,營造出什麼樣的旅遊型態,對自然生態的影響,以及在每個苦苦求生的在地工作者肩上,扛著多大的一個家族生計,工作者是否得負擔年邁父母的醫療費、年幼孩童的教育費等等,往往不為「旅行者/消費者」所知,即便知道了,也不影響「旅行者/消費者」旅遊興致,畢竟:「大家是來『玩』的呀!他人的悲慘又是干我什麼事呢?」
  終究,貝都因男人成功地向兩個法國人推銷了沙漠騎駱駝之旅,我很清楚在扣除基本支出後,所剩的利潤有多麼微薄,如此卑微的蠅頭小利,在與其他工作者分享後,真正落到口袋中的,就只剩那麼一滴滴.但,有了這間民宿之為「基地」,我們情況已經比其他人好上太多,至少有個正式空間可以跟旅客「談生意」.
  適才四哥責怪貝都因男人,怪他將價格壓太低,簡直就是在做白工,若是四哥自己來談,絕對不只賺這麼一點點,貝都因男人說,大旅館大飯店在削價競爭,如果價格不壓這麼低,法國人就跑了,與其啥都賺不到,不如就接了,就當賺個打廣告的機會.我沒有說什麼,心裡的感觸是很深的,因為我看見底層勞動者的付出與難以維生,外來旅客對低廉旅遊及享受他者付出的理所當然,這,就是我們的世界.
  從旅客身上賺到的一點點利潤,在分出去之後,每個人得到的真的不多,真真就圖個吃飯錢,讓一個個「人」與「家族」,可以在艱困環境中,活下去.沙漠資源流動,宛若沙漠生態體系,就「雨露均霑」四個字吧,天空下了一點點雨,餵養了水草與棕櫚樹,好讓羊群及駱駝在沙漠有得吃,讓「人」因此得以在沙漠懷裡延續生命,一旦有人想獨佔,讓資源不再流通,便是整體系統的死亡.這樣的集體生存模式,是來自水草豐足、追求致富與囤積的文明人所無法想.
  走入沙漠整整四年多了,心裡一直有個渴望,渴望去說沙漠的故事,但四年都過去了,我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人在這兒,看著,走著,經歷著,再怎地全力以赴,為志業付出的少,從人身上得到的多,不斷因沙漠而被衝擊、被改變,稱不上被瓦解,畢竟我真的太駑鈍,累世積習難改,要「擊碎」我,需要夠強大的力量,哈哈!
  過程中,我不斷被改變,面對好些事,我有一種漠然,就是隔著距離地觀看,即便參與其中,心裡都有一隻眼睛,靜靜地看著,任何人都可以笑我瘋狂或指責我什麼什麼的,但其實都有一隻眼睛默默觀察著我自己的起心動念與所作所為.對於許多事,甚至包括對我的評價,我是真的有一種漠然.
  有個我極度信任的朋友要我不急著寫這兒的事,就先好好「生活」吧,但我竟愈來愈不知什麼是「生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