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0/2015

人類學所沒有教的

  今天走訪沙丘後方的行程,除了確認哪些地點適合帶旅客前來,同時也藉由走訪遊牧民族,掌握最新狀況,評估哪些家庭需要協助,又有哪幾戶適合帶旅客前來拜訪,而當然,那些早已搬住綠洲或小城,卻又在沙丘後方蓋了據點,想賺取觀光客同情與金錢的「偽遊牧民族」自然讓我們唯恐避之不及!
  迅速跑過一周,我心裡大致有個底,且,若我們辦婚宴時,真的要將喜宴的肉類食品與這些遊牧民族分享,我也較清楚有哪幾戶可以走訪,又該如何準備.
  沙丘後方最貧困的一家,應是娶了三個妻子那位柏柏爾礦工,他與女人們至少生了十個孩子,最年輕的妻子已經生了三個,且應該還會繼續生下去.當我們將簡單物資送到他們手中,年輕的妻子笑得溫柔燦爛,年幼的孩子們圍在她身邊,跳呀笑的,吵著要吃餅!
  在我眼裡,她如此溫婉美麗,對這樣的生活沒有太多想法或疑慮,就是持續生育著,與其他兩個妻子一同照顧著所有的孩子們.
  離去時,我同樣不知該如何想?在這兒,我慢慢見識到很原初的,屬於人的什麼,且是,咳咳,人類學所沒有教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