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9/2015

Aicha

  沙漠看似寂靜不動,但事實上,地貌的改變與人的流動持續著.
  在沙丘後方,我曾訪談一位在那兒開店鋪的柏柏爾老人,甚至試寫一篇報導文學,拿到去年的星雲文學獎,今兒個打從他家經過,赫然發現他們已舉家遷徙,不知上哪兒去了,小土屋正逐漸頹圮中!我詫異不已,不明白這兒他們都住好些年了,怎會說走就走呢!貝都因男人淡淡地說:「這就是遊牧民族啊!」
  照片上是Aicha
  我並沒有刻意找她,但我想再見到她,所以上天讓我行經她父親種的棕櫚樹附近,隨即讓她出現在我跟前.去年遇見的她,很孩子的模樣,拿著家裡女人做的駱駝想賣我,故作老成地跟我討價還價.今天再遇見她,已漸有小少女模樣,依然帶著一袋手作品,一一擺在沙地上,想跟我做生意.我笑一笑,問她是不是叫Aicha?她害羞地笑著點頭,我給她一點零錢以及茶跟糖.我知道她記得我,就像我記得她一般.
  他們全家搬來這個地點定居,不過幾年的事,我不知是否何時他們又將離開?Aicha的存在給我很特殊的提醒:我想做的,不是出於憐憫的「慈善救濟」,在我眼中,她是那樣美好.我幾乎可以想像她未來的人生:在沙漠深處生活,跟觀光客兜售商品,過幾年,結婚,生養孩子…….讀書看看外面的世界過不同的生活,這些不曾在她的世界,似乎也不是她想的到的追求,或許她也不「需要」.那種感覺是很模糊的,我並非想改變她既定的生活模式,就只是不時思考,自己可以跟她分享什麼?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