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5/2015

令人迷醉的幾何圖案與光影遊戲,在Rabat

  歷經三十幾個小時的飛行,終於回到陌生又熟悉的摩洛哥,為了辦些事,便在首都Rabat待上數日.
  Rabat靠海,有新鮮魚貨,每次與貝都因男人回Rabat,我們都會來某一家小餐館共吃一盤海鮮,不是啥名貴高昂料理,小餐館亂亂的,頗有台灣夜市的凌亂,但東西還算平價新鮮,每次來,還是很開心。
  不知為啥,我們今天走訪了幾間以前去過的店家,老闆們全都記得我們兩個!
  我跟貝都因男人都很喜歡Rabat,之於我,這城從來不是我「觀光旅遊」的地方,而是在我最疲憊受挫而哀傷的時刻,友善寬大地承接了我,讓我在他理解與溫柔中,展開新生活,甚至與我的小鷹們一同走過一段。也因此,我很難想像自己像個導遊般地「帶觀光客」,更多的或許是「分享」吧,帶領他人去感受這城市特殊的能量與生活步調。
  認識我的人絕對知道我根本不是啥「旅遊之人」,血液裡也沒有太多當「導遊」的天份與因子,每回說到「觀光客」三個字,抽搐的嘴角總洩露我的真實情感。但為了天堂島嶼計劃,我不得不挑戰自我地去做那些我不擅長,甚至違背本性的事。
  帶了幾本旅遊指南在身邊,想把握所有機會,去理解「旅遊」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書翻著翻著,更是困惑,一個地方獨特的美與風情,是在人能夠放下先入為主的偏見,願意花時間,慢慢感受,去貼近當地生活,甚至與人有所交流連結,才可能發生。否則,一個旅客極可能在跑了數千公里,匆匆來去,不僅難以撼動舊有的什麼,甚至加深既有想法,不是嗎?
偏偏啊偏偏,匆忙來去的觀光客最缺乏的,正是從容自在遊走的「時間」。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