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1/2015

宴客與改變

前幾天,我跟貝都因男人大吵一架,我離家出走又回來,兩人一起去沙丘後方過夜,回來後,彼此狀態都有些改變,尤其知道家族對於他與異族女子結婚的觀望態度,帶給他多大壓力甚至傷害後,確實也讓我更能理解他的一些反應與作為.
  我們是在沙漠相遇的,一起開創與完成中的事,全都在沙漠,對我來說,他是很典型的「沙漠中人」,一旦離開沙漠,他就很不快樂,立馬枯萎.相互傷害的時候,似乎也唯有沙漠能讓彼此冷靜,療癒傷痛.
  從沙丘後方回來當天,他精神特好,傍晚,突然跑去牧羊人那兒買了一頭羊,說要宰羊請客,還把賣羊的牧羊人給帶回來幫忙宰羊!我見過好幾次遊牧民族宰羊的方式,每次都好驚嘆他們竟然可以用這麼少的水,把羊宰得這麼乾淨!
  接著,他又去買了當季葡萄跟番石榴等水果,以及花生餅乾,請家族裡的女人煮羊肉couscous,男人們則一起烤羊內臟肉串等,晚上約有十個大男人來沙龍用餐,聊天,小孩則在旁邊玩耍,真的很像在過節.
  請完客,他好開心!好像藉此跟家族親友宣告他真的就是跟一個異族女子結婚了,因為大夥兒接受邀約,願意來用餐,也讓他覺得自己對婚姻的決定也被他人接受了.我們都還沒時間跟機會辦婚宴,我是真的超級無所謂,但從他的反應,竟讓我看見婚宴對新婚者的某種意義.
  但,這回我最主要的學習心得在於:很多時候,當情緒上來,一旦爭吵,新仇舊恨不斷翻攪出來,我們很容易忘了「彼此相愛」的事實,但不管彼此差異有多大,現實環境多麼讓人無奈,唯有「愛」才是一切的解答與最大的力量,甚至是唯一的方向.
  請客當晚,大夥兒在等couscous,他媽媽要我去廚房跟嫂嫂們待著,貝都因男人回她:「是我不要她跟其他女人混在一起,她要跟我待在這裡.」
  嗯,剎時,我是真的還蠻驚喜感動的,也覺得還有希望,否則如果我得硬將自己塞入一個傳統婦女模式,這條路根本走不下去.雖然他真的很保守傳統,但就這裡的傳統文化與他生長環境來說,他的開放、彈性與改變的意願,算是很少見的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