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0/2015

將教育資源帶進沙漠的渴望

  我們借住一宿的那戶游牧人家,堪稱這一帶最窮困的了,男主人父母雙亡,他陸續娶了三個妻子,目前至少生了十個孩子,從七歲到零歲不等,全家就靠男主人偶爾到礦坑挖礦的收入,以及三位妻子養的羊群.鄰近一帶的人偶爾會帶些物資來接濟,也會有歐洲觀光客來這兒喝茶,送點東西給這一家子.
  貝都因男人心地很善良,選了這戶人家,是因為知道他們最窮,而不是服務最好景觀最好啥的.我們帶了麵包水果跟五個沙丁魚罐頭來當餐點,但終究只吃了點女人們烘烤的麵包與茶,沙丁魚罐頭全留給他們,女人們高興得跟什麼一樣!最年輕的妻子好瘦,一個月前剛生了個小女嬰,是我見過最瘦最小的嬰孩了,那種心疼,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
  男主人來陪我們喝茶時,貝都因男人苦口婆心勸他:「再怎麼苦,再怎麼窮,你一定要讓孩子有機會上學,你看這一帶,除了幾頭羊,什麼都沒有,如果孩子無法上學,真的完全沒有未來的.」
  我觀察了一下,這戶人家附近有一口井,視線可及之處,約住了五戶人家,加起來,應有二三十個孩童,要開一班,根本不成問題,甚至需要一定空間的教室.我跟貝都因男人說:「這幾戶遊牧民族根本窮到不可能把孩子送到綠洲去上學,乾脆哪天我們來這裡幫孩子們上課吧!例如一個禮拜來一次,就一輛吉普車,載著老師跟書本前來,把這一帶孩子們聚集起來,上完課,再讓他們好好吃一餐!成長中的孩子需要新鮮蔬菜水果以及肉類,這些都是這裡找不到的.我們帶食材來,請他們的媽媽幫忙煮,給點工錢,這樣孩子身心都有滋養,媽媽有點收入,效益最好.」這提議讓貝都因男人超開心!
  我一直有「直接將知識與教育帶入游牧兒童家中」的構想,也覺這幾乎是目前唯一可以讓這些孩子有機會受教育的方式.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真的推動這樣的構想?但我會去努力.
  照片上這柏柏爾女孩兒,是男主人的孩子之一,不知為啥,好愛黏著我!我抱起她,跟她玩轉飛機,她笑得好可愛!一直要玩!我說我累了,她就趴在牆上哭泣,我只好再抱起她轉飛機!放下她,她不肯走,直接膩在我懷裡哭泣.
  男主人說她三歲,我不知道一個三歲大的女孩兒該有多少體重?就只知,當我一把抱起她,那輕如羽毛的重量讓我整個心都揪緊了!這也是為什麼我想將「營養午餐」給放入課程中.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