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7/2015

思索

珍惜還在Rabat的時光,我依據旅遊指南資料,跟貝都因男人親自跑了幾個「觀光景點」,不得不說,觀光客願意在一個地方停留的時間通常很短,然而如果要快速跑過這幾個點,是不可能沒有交通工具的。
  為了慎重起見,為了明白摩洛哥在地導遊如何介紹一個歷史遺跡,我花錢請了一位導覽解說員,就當是繳學費上課。簡短導覽結束,我跟貝都因男人坐在百年橄欖樹下吹風,我說:「你不覺得這樣的導覽很簡要,聽過就忘光了嗎?」他指了指眼前一團德國觀光客,說:「一般旅行團都是這樣的,觀光客時間不多,來去匆匆,聽到一點點什麼,就夠了,就趕往下個行程了。」再度地,我覺得這世界好虛幻荒謬,觀光客大老遠跑來這兒,沾個醬油,就飆到下個點,連給吹拂過百年老樹的風跟自己的心說說話的時間都沒有,連仔細看看眼前遺跡留著什麼樣的人類作工的時間都不可得。
  這個遺跡曾有過建於十三、四世紀的清真寺,雖早已荒廢傾圮,然樑柱上殘存的馬賽克藝術見證當時信仰虔誠與工藝卓越,且這等精準細緻幾何磁磚的手工製作方式延續至今,仍在摩洛哥活躍,多麼令人驚歎!彷彿一個讓人說不出的什麼,穿越時間,讓十三、四世紀與今世的距離泯滅,一團柔柔亮亮的光,在歷史長河上,悠遊自在,載沉載浮。而這,如果不給時間足夠的時間,如果無法用心聆聽風裡的訊息,接收在殘缺樑柱馬賽克上發亮的微光,又怎能「看見」?
  我向來不愛刻意造假的活動與物件,尤其是因應觀光產業而生的那些,例如在《太陽的孩子》裡,阿美族孩子為了獲得中國觀光客打賞而跳舞的那一幕,足以令我悲傷落淚。之於我,生活中的美與感動隨手可得,前人在世間走過的痕跡仍在這城各個角落呼吸著,若願意付出時間,用心去貼近先前未有的那些,必將「發現」。
  勇敢走出自己的旅遊方式,之於我,是個「不得不」,因為我從來無法販售我不相信的那些,從我那短暫的舞蹈教學生涯,便可見一斑。生命好短,人身難得,若我大老遠跑來地球這一趟,為的絕不是將生命耗在虛妄的事情上。更何況,我終究是要「回家」的。
  此時我的心態已調整為,將旅遊行程規劃視為與朋友的真誠分享,關於我真心認為美好動人且是值得認識體驗的那些,也因此,很自然地,我便不在一般旅行社給的觀光團慣性行程的這條路上。若有人想參加我提供的行程,我一定事先與對方縝密討論,合則聚,不合也不勉強。
  若問,我會不會怕這條路的市場太小眾,撐不下去?我的回答只有三個字:「管他的!」我的人生都在走自己的路啊,神並沒有因此而不愛我,還為我滙聚諸多善因緣,一起在沙漠做事,所以,我怕什麼?更何況,旅遊、民宿、沙漠種樹與社會企業產品,不過是一場計劃的一部份,沙漠之旅的推動,為的是背後的理念與整體計劃,不只是牟利掙錢。
  不忘初衷,如果我因為任何恐懼或金錢焦慮而屈服於生存(或說市場)壓力,首先遺失的,就是我推動沙漠計劃的那份「初衷」,而迷失墮落,可以瞬間發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