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6/2015

尋找另一種可能

上午,吃早餐時,貝都因男人略微解釋一下整個觀光體系操作方式,從在地工作者角度。
  之於我,就是一個層層剝削的關係,愈下層、愈弱勢者,愈難以從觀光產業獲利,愈是任人宰割。
  而這些,是匆匆來去的觀光客所不知的現實,即便同樣參與其中。
  貝都因男人說:「如果我們不照這套走,就只能單打獨鬥,很難生存。」
  單打獨鬥我習慣了,是否難以生存我不知,但我無法拋諸腦後的是,如果都已經知道這是個朝資源多者傾斜的體系,我卻依然若無其事地跟著做,那我還是人嗎?超用功地讀了一堆另類全球化、社會企業、生態旅遊及友善農耕的書,是在讀心酸的嗎?
  當年我在台灣教舞,也走了一條不一樣的路,因為我無法去做我的心一點都不認同的事,沒錯,在舞蹈教學上,我確實是被台灣主流市場給打敗了,但我不曾忘記自己是誰,甚至累積更大內在能量去做其他的事。或許我認為可以做的,不過是去開闢主流市場以外的另一條小徑。在現實壓力下,為了生存,人不得不屈服、妥協、讓步,這我不是不懂,然而不正是在一步步屈服、妥協、讓步中,我們遺忘了最重要的價值,也讓孩子失去未來嗎?
  說真的,我不知道自己的構想是否行得通?我唯一確定的是我不可能不去走,就為了一份「希望」。
  要說我有多單打獨鬥,其實也還好,我一直遇到貴人,例如教舞時,社大給我教學實驗空間,學員隨便我玩,讓我磨出自己的舞蹈教學方式,且我的心一直很清楚,所以時間一到,我可以全然放下,頭也不回地走。
  現在開始跑沙漠之旅,情況是很類似的,我就是已經有幾位朋友願意來找我,當我的「客戶」,大老遠飛來陪我玩「旅遊實驗」,甚至還預付旅費,讓我有資金蓋民宿、種樹先。
  關於人世間的很多事,我懂得很少,但我真的覺得,任何事情都不會只有一個答案、一套作法,世界可以不同,un autre monde est possible。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