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3/2015

留給孩子什麼樣的土地:《太陽的孩子》觀後雜思

  之為一個週六就要搭機,然後簽證還不知道在哪裡,內在小宇宙不斷爆炸之人,週三一早特地跑來台北辦事,趕完所有行程,一身臭汗,依然寧願搭末班車回西螺,都要把握最後機會看《太陽的孩子》。
  辦完事,一路奔向電影院,買了票,頭也不回地經過「沒有同類」的聶隱娘,匆匆走進《太陽的孩子》放映廳,很期待這部訴說關乎人與土地的共同經驗的電影。
  雖然知道自己可能會哭,還事先準備好面紙,但也沒料到片子一開始,鏡頭一帶出販售中的土地,我的眼淚就掉下來了,看到原住民小朋友為觀光客跳舞、討賞,雖說幽默歡樂,但我還是繼續擦眼淚。
  《太陽的孩子》是根據真人真事改編,之所以能如此觸動人,是因被財團政客掠奪土地的,不再只是原住民,而當祖先故土全化作薄薄鈔票,人又將何以安身立命?
  這部片雖說有未臻成熟之處,現實中的結局更難以如電影那般完善歡樂,但還是很推薦,因為它真的點出了「人與土地」及「人與人」這些重大迫切的議題。且,海稻田在這部片裡,好有靈魂!
  再者是我自己個人關注與思考吧,對我來說,在海稻田復耕中,真正被工作、也需要被工作的,依然是人與人、人與土地,最珍貴的價值不會在於復耕面積多少、生產多少有機米,而是人心在這之中如何被工作。畢竟若人無法被改變,外在條件變更都會有灰飛煙滅的一天。文化傳承、土地的力量與生命價值不會在於一包有機海稻米或一塊傳統織布中,但人可以藉由耕種織布等,與人一起工作,傳遞訊息,訴說屬於人的故事。
  片子裡有一段是族人唱著歌,一同在田裡割稻,在那個當下,金黃稻浪因人的歌唱與齊心合作而有了更溫柔的情感與炫爛色彩。
  此外,自己最近有個小小的想法:無論生態浩劫抑或對人的剝削,都跟現行經濟體系脫離不了關係,但只從經濟層面尋找對策,似乎也只是走入死胡同。所以關鍵還是在於「人心」及生命價值的重整。
  
  在撒哈拉,傳統遊牧文化仍大抵延續著,然本地或來自外地甚至外國的投資者,紛紛沿著沙丘一帶築起旅館,就為了滿足觀光客想近距離觀賞沙丘的慾望,佔用土地,搶奪水資源,連帶讓在綠洲務農抑或仍進行游牧的人們,生活愈形不易,更不用說工業化垃圾對沙漠土地的汙染.
  然而在沙漠,人與土地的關聯仍緊密,孩子們肆意地在大地上玩耍,跟著族人認識沙漠每個角落,若將來仍留在沙漠,牧羊農耕、觀光產業、開採並販售化石仍將是其主要經濟活動.
  面對全球暖化加速,極端氣候出現愈形頻繁,短時間內,沙漠乾旱恐仍無解,留下什麼樣的土地以及關於土地的記憶知識與生活方式給孩子,這議題愈形重要.
  也因此,在天堂島嶼計畫中,除了希望以對人及土地都更友善的生態旅遊來取代慣行旅遊方式,同時也將沙漠植樹及兒童教育列入工作項目.
  
  台灣與撒哈拉看似相距遙遠,卻面臨類似挑戰,而我們將留給孩子什麼樣的土地?這是這時代所有人該共同思考的問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