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8/2015

對一座城的情感

在Rabat車站的一隻小小貓,玻璃落地窗後,一個年輕流浪漢豎起大拇指,為小小貓比讚!
  

  以前在Rabat工作的時候,偶然發現這一道民間美食,就某種蔬菜煮熟後,切得很細碎,拌上香料、醃漬檸檬跟橄欖等等,算冷盤吧,我超愛吃的!後來帶貝都因男人來吃,他也超愛!每次我們回Rabat,都一定會回來吃!將來等朋友們來找我,我也要帶大家來吃這個!又在地!又新鮮!又特別!又美味!
  人對一座城市的記憶、眷戀、愛與情感,似乎就是一點一滴建立在生活中的發現與互動上。
  
  我們準備搭車前往Meknes,貝都因男人那位讓他搭便車進城的朋友,又想回沙漠玩,願意載我們一程,我們約好在Meknes碰頭。
  我對Rabat有著特殊情感,一直覺得這城氣度恢弘,慷慨大度,在我最耗竭痛苦時,理解寬厚地承接了我,讓我休息、重整。這裡同樣是我與蔡家雙鷹的城,在某種「落難」狀態中,收起羽翼,休憩,準備投入下一場翱翔。「海天共舞藍色Rabat城」,這是我與小鷹們在天台共享彼此陪伴與天地寧靜時,浮上心頭的幾個字。
  在Rabat,是我同時照顧最多動物的日子,從蔡家雙鷹,到天台眾貓咪們。我一直以為自己跟這城的動物遠比跟人們熟稔,然而每次回來,總是前往熟悉的那幾家店,老闆也記得我的臉,慢慢地,對一座城的記憶便網羅在這些認出彼此的微笑裡。店家流動率低,即便久久回來一次,我總是知道需要啥時,該上哪兒找誰去,即便老人家極可能走了,接續的,總是他的家人孩子。一座城,便這麼活在「歷史」與「傳承」中。
  雖然已不住Rabat,但這城給我的記憶與能量神奇地穩穩在我心底,成了某種「磐石」,好像我知道當我想念海天共舞的那抹蔚藍時,Rabat永遠以他不變的寬容承接著我,讓我在望向海天交際線時,同時望見小鷹乘風翱翔的身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