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2015

從手作開始

每回在撒哈拉講座,我都會提到沙漠教育資源匱乏,也提到自己希望可以為孩子們的教育做些什麼,雖然目前尚未找到方式.早在2012年,我便已大致列出「天堂島嶼」計劃整體架構,爾後不過是在學習、構思、實踐與實驗中,不斷修正方向與做法.每一項所有我在撒哈拉講座提到的工作項目,無不慢慢尋找實踐方式中,意即,所有我在講座中敘述的「遠景」,我是真的在做,不是開玩笑的.
  這次回來,重得不得了的行李裡,給孩子們的書,除了金山小白鶴繪本,就這本《一張紙做立體書》.依據我的觀察,這裡的孩子很擅長手作與勞動,但一些較知識性的東西則相對缺乏,問題是,我也不可能要這些皮小孩一個個馬上給我坐下來聽課吧!便想著,啊,或許從他們已然習慣也相對接受的「手作」為切入點,可以慢慢帶出新的格局吧.
  家族裡的小孩很喜歡來找我,要不有東西吃,要不有得玩,隨著相處時間加長且都是愉悅的,我與孩子們的距離迅速拉近,且他們頗聽我的話哩!在我的引導與親身示範下,孩子們慢慢發現當書本一打開,裏頭可能有著千變萬化的世界,也學著要輕輕翻書,溫柔對待.
  昨晚,Mohamed與Youssef又跑來找我玩,我拿出《一張紙做立體書》給他們看,說:「這本書會教你怎麼樣用一張紙變出很多很好玩的東西,現在太晚了,我們明天再來玩.」Mohamed說:「可是我明天要上學.」我一聽,知道他的意思,便撕下筆記簿裡的紙張,讓他挑一個練習,我們一起做,這傢伙就挑了書裡第一個.
  我們三個一起玩的時候,我直想著,啊,要是有檯燈跟色紙就好了,一問之下,竟發現這地方根本沒這東西,而且大家連見都沒見過!我內在小宇宙立馬默默爆炸了一下下.
  這本書裡的練習比我想像中要難,光是第一個練習,我就被打敗了!不禁在心裡碎念:「啊我是白癡嗎?明明跟美勞紙藝啥的一點都不熟,為啥要帶難度這麼高的『立體書』?我帶摺紙不就好了!」
  折完之後,三個人的成果根本就是比爛的,哈哈!還好這本書的遊戲不只是摺紙,還可以在摺出的作品中,進行其他發展與創作,我帶這兩個小男孩在自己摺出來的「立體書」上畫畫,兩個人玩得很專心又開心,媽媽來叫他們回去睡覺,還一直拖延地說:「好啦!再一下下啦!」
  照片裡,左邊是十歲的Mohamed畫的摩托車跟吉普車,右邊則是七歲Youssef畫的行駛在沙丘上的摩托車,旁邊還有棕櫚樹哦!
  人在撒哈拉,我腦袋愈來愈空,知道與確定的事情愈來愈少,我說不出啥嚴謹的理論或學術性分析,但沙漠對我有股魔力,會讓人突然更能洞悉之前未能見的「事物的本質」.
  看我這副德性也知道,我根本不是啥熱中教育之人,我從來只熱中在自己的學習與探索,不過是因為對撒哈拉的愛,讓我願意去做這些我認為可以為當地而做卻是我不熟悉的事務,包括民宿、觀光旅遊與孩童教育等.
  在撒哈拉,教育資源的缺乏,不單是「有沒有學校」這件事而已,而是整個內容與質地.我發現孩子在學校待的時間很短,回到家,父母不可能督促孩子作業與學習啥的,晚上的家庭活動往往是一起窩在電視前.照顧孩子的,依然是母親,但不少撒哈拉女性本身並未完成基礎教育,沒有意識與能力在課業學習上給孩子更多協助與資源,以至於好多孩子就跟「野生的」一樣.短短時間,我便發現這裡很多年輕人即使完成基礎教育,阿拉伯語聽說讀寫能力欠佳,更不用說是其他了.而一旦連這樣的「知識根基」都是薄弱的,在這樣的世代與環境,在底層掙扎的命運是很難被翻轉的.
  類似的摺紙、繪圖與勞作,是我幼稚園時玩的遊戲,昨晚這兩個小孩竟然跟我說,畫畫課有過一點,但沒這麼好玩跟多變化!更沒有摺紙!我很深地感受到,大人可以給孩子的「教育」,不只是藉由上課或知識傳授,更是關注、鼓勵、引導與陪伴.而藉由一個練習,在適切引導下,可以帶出多層的「教育」意義,也讓我在腦中浮現朋友曾提及「在家學習」這件事.
  家族裡每個人都說,自從我出現,這些皮小孩愈來愈「有教養」,改變很大.我不太帶著啥「教育」的目的在跟他們相處,更多的是「分享」吧,我把孩子們視為是跟自己一樣的獨立個體,我只是比他們早點來到地球,幸運地在資源相對富裕的地方出生、成長、受教育,單純真心地想把我所知道的外面的珍貴的那些跟他們分享罷了.我並不是期望這些孩子將來都能出人頭地、致富啥的,但希望他們能活得有尊嚴,對自己的人生有所選擇,像個「人」一樣.
  面對大環境,無論是自然與人文各方面條件,人可以做的事情真的很少,雖然我愈來愈清楚孩子與教育確實是未來希望,而「教育資源」又是如何地在此處匱乏,但,嗯,人可以做的事情真的很少,就只是還是得試著去做,才能保有那麼一絲絲不同可能性與「希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