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3/2015

聆聽一場生態旅遊演講的收穫

  從臉書得知今晚在台北市立大學有一場《生態旅遊概論與台灣案例》演講,講者是野Fun生態實業有限公司總經理賴鵬智先生,這天我剛好得上台北進行撒哈拉講座,便決定搭末班車回家,晚上特地去上課!
  這場演講讓我滿心期待!短短一個半小時,精采有趣,架構分明,不僅呼應了我之前的觀察與思索,甚至解答我心中疑問,也有成功實例可參考,真的是讓我收穫滿滿呢!
  一開始,講者拋出:「觀光是否是無煙囪工業?」這樣的議題,畢竟一般工廠造成的汙染顯而易見,無煙囪看似無汙染,然而不當觀光產業造成的汙染,卻是對自然極大的迫害,例如在海邊撿石頭、貝殼,在古蹟景點上刻字,抑或登山留下的垃圾等.
  之於講者,生態旅遊是生態「文明」之旅。
  「生態旅遊」(Ecotourism)一詞早在1965年由美國學者提出,台灣政府曾引進此概念,試圖在台灣推動,評估國家公園與農場等,是否適合列入生態旅遊景點.
  然而,生態旅遊究竟是什麼?是「自然景點看動物」加上「觀光旅遊」,就是生態旅遊了嗎?賞鳥、賞花、賞蝶、賞蟹、賞飛鼠、賞猴、賞景,這些就是生態旅遊了嗎?
  事實上,生態旅遊理應提供享受最大的自然與文化資產,兼顧當地自然保育與文化保存,達成當地社區發展與生態環境保存,並強調業者與旅者的責任.例如旅行時,能用在地食材,減少排碳.登山時,不另闢山路,不攀折花木等.又以賞鳥為例,若對當地社區無貢獻,未必是生態旅遊,尤其是在會留下垃圾時.
  之於講者,生態旅遊定義如下:「在旅遊過程中,力行環境保護、生態保育、環境教育與社區福祉等要素,讓旅遊成為一種友善環境又利益眾生的生活態度.」
  在確切作法方面,需:限眾(旅遊人數限制,以排碳量等為考量)、規範(對業者、旅者與在地居民)、解說(生態導覽)、體驗(帶領旅者更理解在地生活文化等)、保育、環保、回饋、監測(觀光對文化與生態的影響)與復育等.
  然而有時在藉由活動讓旅者體驗在地生活時,卻未必能顧及動物福利,便會偏離生態旅遊意旨.保育可說是生態旅遊核心價值,讓生態旅遊可以是寓教於樂的活動.在回饋社區方面,一個社區往往是少數人在賺觀光財,甚至是那些政經勢力較大者,故在回饋社區時,需做更細緻的考量.此外,應盡力減少旅遊行為對環境的衝擊,不使用一次性碗盤,禁止盜獵盜伐,減少垃圾與碳排放量,節能等等.簡而言之,生態旅遊必須是生態保育、永續旅遊與社區之間的交集.
  談完概論,講者分享了兩則成功的生態旅遊案例:嘉義縣阿里山頂笨仔聚落,與嘉義縣鰲鼓社區.

例一、從打飛鼠到保育飛鼠發展生態旅遊的阿里山頂笨仔聚落
  講者讓在地生物豐富多元性成為最大觀光資產,也因此而讓部落原住民願意投入生態保育中.講者提出該地的觀光方式:天上的星星(夜間賞星)、地上的星星(螢火菇)與樹上的星星(在地林間三種飛鼠).
  過往原住民打飛鼠賣給山產店,一隻可賣五百到八百塊,但講者進行勸說,將觀光客帶入部落,讓飛鼠成為可永續經營的自然觀光資產.然而在夜間賞鼠時,以燈光照射,不免對飛鼠造成侵擾,故須訂下行為規範,例如不可以燈光強力打在飛鼠臉上,只能打在肚子上,且一次照射不能超過十五分鐘,旅客人數須有管制,夜間不用麥克風且禁獵等等.由於飛鼠長得很可愛,甚至可發行周邊商品,如此推動,效果頗佳.
  講者認為,有人說,生態旅遊是生態保育與經濟發展間的平衡點,但對他來說,這樣的平衡點是不存在的,其實是一種「妥協」.生態保育並非完全不利用自然資源,而是尋求永續的利用方式.
  減少旅行中產生的垃圾量亦是生態旅遊最大關注點之一,例如鼓勵民宿以補充式洗髮精沐浴乳來取代過往小包裝清潔用品,也必須對旅客做宣導.

例二、嘉義縣鰲鼓社區濱海溼地
  該地原為濕地,外圍的外傘頂洲是台灣西部重要屏障,爾後填為海埔新生地,曾種植多種作物,之前為台糖土地,在政策之下,進行平地造林.1986年,韋恩颱風衝垮堤防,海水倒灌,至今仍排不出去,且地層下陷相當嚴重.在進行生態旅遊時,不僅必須導覽動植物生態,更需解釋當地自然景觀的變化.
  講者在當地推動生態旅遊,訓練在地導覽解說員,生態導覽內容包括溼地的昆蟲、植物、哺乳類、鳥及溼地景觀等,例如可帶旅行者來此觀看日出與夕陽,那兒是台灣西邊極少能看到日出的地方,且太陽是從玉山升起,又可見阿里山,景象極美.
  藉由發展生態旅遊,逐漸改善社區經濟,當濕地成為衣食父母,社區居民開始關注生態狀況,不釣、不網魚且願意自動撿拾垃圾,甚至自己做生態監測,進而有了討論公共事務的公眾論壇.
  之於講者,生態旅遊可以是減緩地球傷害的經濟活動.
  
  演講一結束,我便趕往車站,要搭末班車回家,獨自在車上思索許久.
  正如我在2011年走訪撒哈拉各處時的感觸:「生態旅遊」恐怕是目前沙漠觀光唯一得以永續的路,但是該如何做呢?
  就像我之前的思考,生態旅遊內容必須包含生態導覽,雖然不等同於必須幫旅客上一堂自然生態課程,但是在地生態解說仍是必須的。聽了這場演講,也更確定就像之前朋友曾跟我說的,必須訓練在地導覽員,才能發揮更大效益.但在這之前,我必須先取得撒哈拉自然生態資料,不是嗎?!
  此外,撒哈拉觀光不時興一次性餐具,但瓶裝水幾乎是必要之惡,因為到了沙漠深處,觀光客未必能接受從沙漠井裡打出來的水,另外則是吉普車在噪音與排碳方面對環境的衝擊.
  之於我,與社區的互動,甚至是合作關係的建立,恐怕是這當中最難的吧!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每個人的價值觀與做法不同,彼此間的利益衝突所在難免,人事是最難搞的了,然而如果未能先與人合作,想在當地做任何事,都是不可能的.甚至是必須先去改變人,說服人讓土地與自然資源成為可以永續經營的產業,土地才會變好,才真的是播下改變與希望的種子.
  聽完這場演講,真的很開心!不僅將我之前的觀察與疑惑做了統整,也看到了「成功案例」,給我許多想法上的刺激!
  接下來,我想處理的是,怎麼樣獲得「撒哈拉生態導覽」的資料?且我甚至必須購買高倍數望遠鏡,好提供給旅客遠遠地賞鳥,而不侵擾鳥類呀!
  但我不會只做「生態的導覽」,或者該說,我想做出有人文特色的生態導覽,能在當地取得遊牧民族口述資料,算是我得天獨厚的強項吧,我想在基礎生態知識上,加入游牧人文的部分,例如將動植物的使用與出現,與在地遊牧文化做扣連,相信會更有趣,也更吸引人!
  匆匆筆記,僅此.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