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7/2015

在中研院的撒哈拉講座

  上週三在中研院的撒哈拉分享很順利地結束了,終於見到我仰慕已久的仁郁與傳說中的阿肥,還有一些意想不到的驚喜,很開心!
  只能說是前一晚過夜的三溫暖離中研院太近,交通狀況又太過順暢,加上我有「遲到恐懼症」,習慣提前出發,以致於七早八早就到會場了。也無妨,就坐在外頭樓梯喝便利商店的咖啡,我還沒醒,其實,魂還繼續在三溫暖的SPA池游來游去游來游去游來游去……。
  想起上回前來中研院,應該是2010年,那是我人生最痛苦、黑暗、混亂、茫然,完全找不到出路的階段,明明覺得自己陷入絕境,卻又要告訴自己:「天無絕人之路。」
  那時因著一些事,我來找仁郁,她的溫暖理解給了我很大的安慰與鼓勵,而且自古以來,她一直是我的偶像,就醬,每次想到她,都會因為這世界上竟然有這麼美好的人而開心!因為自己認識這麼美好的人而覺得很榮幸!很神奇的是,我常在即將遠行時,想起她。
  五年過去了,好快!我一直一直不放棄希望地向前衝!因為我是很驕傲的人,就是不信我無法走出一條自己的路啊,就是相信神永遠安排最適合我的,等我去領取啊!出發回沙漠前一個月,很意外地回來這裡逛逛,還蠻有趣的。人生啊,真的是啥事都說不準的。那時來找仁郁時,我只知道自己在尋找生命的出路,渴望離開,但也無法想像我竟會走上離舊有軌道那麼遠、那麼遠的一條路,而且如此義無反顧。
  在我心最底,依然認為人生是一場夢,世間一切莫不是幻相,有時我希望自己清醒作夢,有時又渴望從夢裡醒來。
  每場撒哈拉講座,我一定會帶一些從撒哈拉扛回來的手工藝品當展示,那天還特地穿上全新打歌服呢!就一件湖藍色摩洛哥長袍,上頭有金色繡線醬,還蠻好看的。啊其實也沒啥,我只是很真心地把世間一切當成一場戲,然後不管我選擇了哪條路,都盡力把每個角色演好,然後不忘提醒自己這是一場夢,醬。
  在中研院這場講座,說是分享,但畢竟是面對全台灣最博學多聞的聰明腦袋們,自己多少還是有「來被檢視」的心理準備,還是會緊簪!不過我那足以「應萬變」的「不變」,也就只有「誠實」,包括在地狀況、已起動的確切行動、現今困難與對應方式,包括我的「不能」與「其實目前也只能看著辦」。
  沙漠改變我很多,不斷讓我知道自己原先舊有那套在那裡是完全行不通的,然而當我因挫折失望而終於放下即定想法時,新的視野便在我跟前朗朗開展,這同樣是為什麼我真的真的很愛很愛撒哈拉。
  那天講到一個很重點的問題:未來民宿管理與資源分配,我沒有能力用學術性的語言多說什麼,未來有太多變數,當地有著存在已久的互助與分配模式,那是傳統文化,甚至奠基在伊斯蘭之上,我唯一確定的是,此時一切都還在實驗中,不斷在現實衝突中,與之對話,很真實的一場「磨合」正進行著,但我堅信,「愛」才是有可能帶來改變與契機的最大力量,而且那「最好的結果」很可能完全是在想像之外的。而關於所有一切,在盡了人事之後,就只能交給天了啊!
  在中研院那場講座之於我,意義特殊吧,看到優秀傑出人士,總會激勵自己:莫忘初衷,持續精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