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2015

在民宿打造生態池的構想

  對於自己放下舞蹈,走向沙漠這「決定」,我對自己下了很重的承諾:從此我只許自己的生命更豐富精采,更開闊多元,不讓生命白過,不讓淚白流,將之前所有學習、累積與經驗,化作在沙漠更大的一場創造,一場能帶著靈魂回家,為神服務的創造.
  《天堂島嶼》提供的沙漠之旅的部分,目前大致有個方向,但確切內容還在構思摸索中.民宿部分,此時已完成五間小套房、沙龍與廚房建造,庭院打造將是下階段重要工作項目,我希望院子裡能有一小塊展現綠洲農耕特色的園地,還能有一方生態池,當初構想是為回收灰水,在沙漠善用水資源,同時也是理念的實踐.
  關於「生態池」,永和社大是我的啟蒙師,改寫我對「人類在天地建造的池子可以做的事」的既定認知,爾後不時被派去參加社大研討會,在我自己於舞蹈教學的表述後,總有機會聆聽其他講師精彩的社大經驗,尤其是關乎生態與社區營造的部分,讓我開拓視野,累積養分,進而有了在《天堂島嶼》民宿打造生態池的構想.依據目前找到的資料,簡單的灰水回收系統似乎不難達成,幾乎只要有石子與水生植物,即可讓灰水恢復一定的乾淨程度,但網路上同樣有法國專業團隊可以到府服務,打造潔淨自然,具美化、綠化環境的「生態游泳池」,可所費不貲啊!
  勤奮地在網上查北非特有水生植物,好做生態池之用,我跟植物超不熟的,根本認不出誰是誰哩!不確定在撒哈拉可以找到哪些種水生植物,又是否能夠成功移植到院子裡的生態池.
  正當我苦惱著,貝都因男人敲我,我告訴他在民宿庭院打造生態池的計畫,他說:「我們可以建游泳池啊,很多觀光客來沙漠旅遊,都想找附游泳池的旅館,市場是有這個需求.」
  我一聽,當場暴怒:我管他市場有啥需求,我管他觀光客來沙漠想要消費什麼,觀光客來過就走,爽過就走,但活在那裏的,是當地人啊!我的關注是去思考土地適合什麼,活在沙漠的人需要什麼.沙漠水資源稀少,在沙漠建造游泳池根本是一件瘋狂的自殺性行為!
  貝都因男人:妳不要生氣,我們不蓋游泳池就是了.
  我超怒:這不是生氣!是在跟你溝通!」接著傳了數張網路上抓來的生態池照片給他看,好一會兒,他說:「是可以試試看啊,我在沙漠湖泊有看到類似的水生植物.」
  我:這種生態池,有的也可以讓人在裏頭游泳.不過我們院子還要做沙漠農耕用途,所以池子無法太大,我主要是希望可以回收灰水,院子裡若是有水池,通常有助於建築物降溫,只是容易有蚊子,所以生態池裡,可以養幾尾魚或青蛙.
  貝都因男人:好啊,等妳回來,我們再一起想辦法,照片上有些水生植物應該找得到.不過我不要養青蛙,青蛙看起來髒髒的,我會想辦法去湖裡抓魚回來養.
  我:「如果我們真的把生態池給做起來,那麼我們的民宿在沙漠就是『唯一』了.」
  撒哈拉自然條件非常嚴苛,我對沙漠生命型態還在學習中,不確定真能把生態池給成功做起來,甚至就連做法,都還在學習摸索中.但我這個人啊,渾身上下就是有兩種精神與力量:一、「偏不」;二、「管他的」.
  誰說沙漠旅館就得蓋對生態殘害極大的游泳池,才能吸引觀光客?我偏不這麼做!我甚至還要反其道而行,偏要造一座生態池,站在天平另一端,證明這世界是可以有其他可能性的!至於能不能成功以及該怎麼做呢?管他的,我就是要做,而且我一定會付之實踐!就醬!
  雖然沙漠之路充滿未知,但現在的我,真的比教舞時快樂自在好多好多!我無法想像自己跟舞蹈在台灣能有一個什麼樣的未來,然而沙漠生存條件雖然極度嚴苛,我只感受到那當中的無限可能,讓我可以去玩、去愛、去開創,去做一些符合我自己的理想,讓我能打從靈魂裡快樂起來,且是對人及土地都更有意義的事情!

註:照片是網路上抓來的,我們到時候蓋的生態池,應該不會這麼大,生態池主要是理念的實踐,可以回收灰水、降溫,呈現沙漠多元生命型態,若情況允許,也可讓旅客下水游泳.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