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2015

朗朗地朝沙漠走

  最後一梯舞蹈工作坊已順利圓滿結束了,耶!打從2008年開始在台灣的第一堂舞蹈課以來,藉由舞蹈教學,我一直在帶相同主題:文化與創作,即便到了這最後一場舞蹈工作坊主題為埃及電影與舞紗,藉由電影介紹、音樂解析、紗的使用與舞碼練習,我分享的依然是音樂聆聽、舞的自由以及如何「跳自己的舞」.
  最後一堂課結束了,雖然先前不曾預想自己會有啥心得感想,卻也沒料到自己會這麼地絲毫不在乎,忙著構思未來藍圖並充實自己都已經來不及,哪來時間不捨感傷啊,哼哼!
  這回《天堂島嶼》集資過程讓我學習很多,贊助者人數超過上百人,給我很大的鼓勵與感動!之於我,那真的是帶著眾人的肯定與祝福,朗朗地朝沙漠走!之前《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集資時,我便發現身邊很多朋友是因支持計畫而贊助,回饋物倒在其次,執行過程讓我發現,一旦來自撒哈拉的回饋物在台灣實用性不夠,對贊助者來說,幾乎是放在櫃子積灰塵的廢物.陸續讀了不少社會企業相關書籍,我便希望《天堂島嶼》的回饋物可以深具沙漠特色與在台實用性,且是能讓贊助者拿到之後,滿心歡喜地.
  回饋物陸續發放出去後,無論明信片、手工皂抑或手染圍巾,贊助者對回饋物反應頗佳.〈撒哈拉祈福手鍊〉贊助數量尤多,著時給我與Eva極大鼓勵!讓我們更積極構思未來合作可能,更嚴謹專注地朝品牌方向走,以「優質產品」說服人,讓「天堂島嶼」更符合「社會企業」的運作方式與精神!
  昨兒個,我很快跟Lindy有了小小討論,更清楚我最擅長的,依然是「文化」,無論是「生態旅遊」抑或將來與Eva合作研發的「商品」上.近來有個被普遍接受的觀念:「你的商品消費便是你的價值選擇.」我不只是要帶你觀光、玩沙漠而已,也不只是要賣你一條手鍊、一塊肥皂或一條圍巾而已,而是藉由這些物質存在與旅遊行動,帶出「天堂島嶼」整體計畫的夢想與理念,去呈現北非特殊自然景觀與人文風情,讓訊息在這之間流通.而當我希望「天堂島嶼」未來規劃可以緊扣這個原則與目的,更是「社會企業」,我的核心價值與中心思想便必須更明確,在推出每一場活動與「商品」時,對自己的起心動念與訴求更清楚.
  先前曾有朋友說,她覺得很奇妙,我身邊很少見地圍繞了一群來自不同領域的人,而我自己也發現,或許我與所謂的「學生」因舞相遇,但很快地,我就會把「學生」變「朋友」(可見我真的超不想當「老師」),且我們可以一起做的事,往往跳脫舞的範疇.
  四月工作坊,出現了一位奇妙女子,兩年前她因我的書《偏不叫她肚皮舞》而知道我,那時想來台北找我上舞蹈家教,無奈因緣總不具足.當她終於第一次見到我本人,竟是在幾個禮拜前的台北哲五的撒哈拉講座,爾後便也來西螺上舞蹈工作坊.不可思議的是,她從事的是與在地小農及社區小旅行相關工作,我們聊了很多,藉由她的經驗分享,也讓我對「社區小旅行」、「文創產業」、「社區營造」以及社區與政府案子之間的關係,有了更深刻、真實且在地的認識,我真覺我們的相遇是有意義的,我們的好些理念、價值與工作方向是共通的,彷彿我們是選擇在不同地方做著類似的事情,而誰都無法預料將來我們是否將激發出一些美麗火花!
  再來,我就要非常專心、非常專心地為沙漠計畫衝撞了唷!熊熊一整個卯起來埋頭向前衝那種唷!我不會不知道沙漠路難行,也明白風險在哪裡,但面對現實艱難與各種挑戰,我只問自己:「妳願意為此付出,妳願意承擔嗎?」若是關乎自己在台灣的舞蹈發展,我無法,因我總覺舞蹈是成就我個人,我不夠感興趣;但若是為了沙漠,真的,我義無反顧!愛人、愛土地,也為了實踐這份愛而不斷自我挑戰並努力實踐,對我來說,遠比成就我這個渺小個體更讓我喜悅踏實!
  謝謝每一位來西螺上舞蹈工作坊的朋友們,謝謝妳們與我一同改寫我對舞蹈教學的記憶!
  關於舞,之於我,依然在生命中延續.我曾跟極少數幾位親密的朋友說,早在巴黎時,我便已感受到在傳統樂舞實踐中,有著一種關於人與身體與土地的秘密,但我說不出那是什麼;在告別演出時,我發現當身體有了屬於自己的舞動語言,那真的是拋脫任何框架的,不屬於任何特定舞種.當生命轉到沙漠,人與土地的關係之於我,更為具體深刻.我想有一天我會在撒哈拉發現那秘密,那個讓我在音樂中聽見,在舞中感受到的那個關於人與身體與土地的秘密,且我知道,那答案肯定相當簡單!哈哈!
  再次謝謝大家,期待撒哈拉相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