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9/2015

斗六市雲中街「凹凸咖啡館」見習

  臉書真的很神奇,除了訊息傳遞,也把一些不同領域的人框在一起.
  不久前,經由臉書,得知正心校友張嘉元在斗六市雲中街開了一家「凹凸咖啡館」,爾後陸續從臉書得知好些個正心校友紛紛去那兒快樂用餐,只覺那裏好像是個適合全家同歡、建築相當有意思且老闆非常用心的地方,便一直想著回沙漠前,一定要到那兒看看,想知道這間日治時期昭和12年打造的木造舊警察宿舍,可以化身成一個什麼樣的空間.
  參訪的念頭一直擱著,直到前兩天,恰巧在臉書看見臉友的質疑:「為什麼改建後的老屋,一定要經營餐飲?為什麼日式老房子要賣美式早午餐?那空間之前是小提琴教室與手作小店,但租約到期後,就結束營業了,好可惜!」云云.
  不知怎地,面對這樣的質疑,我頗不服氣,心想:「是啊,改建的老屋若要活化,除了餐飲,還能做什麼,才能在沒有政府補助與財團奧援的情況之下,繼續撐下去?日式老屋賣美式餐飲,是有多麼不政治正確嗎?啊你是沒看到人家招牌明明是寫『咖啡館』喔?兼賣吃食也很正常,台灣一般消費者喝咖啡時,多半會想配點東西吃啊.況且在台灣,『美式早午餐』是還能多『美式』?改成『歐式』或『英式下午茶』,格調就會因此而提升嗎?還是要改賣沙西米跟日式燒烤,文青們才會比較開心?不過啊,西螺老街有間漂亮的老房子,現在成了一家新開幕的小店,就賣爌肉飯,老屋跟爌肉飯是全都很台啊,但兩個加在一起,我個人看了,是還蠻悲傷的.」
  就這股不服氣吧,讓我趁今天前往斗六拿維修好的電腦的機會,特地前往凹凸咖啡館一探究竟!
  凹凸咖啡館遠看就讓人覺得是個很舒服優雅的地方,吸引人想進去坐坐,室內裝潢簡單優雅,整體格調與日式舊建築相呼應,特別的是,這屋子通風良好,加上鄰近有數棵大樹環繞,雖有提供吃食,但沒啥食物的味道,且雖是日正當中,室內相當舒服涼爽,完全不需要空調冷氣,連電風扇都不用,戶外自然送來微風徐徐,活脫脫就是一座「傳統綠建築」啊!
  我點了網路極度推薦的早午餐,嗯,好吃!老闆真的餐點做的很用心!我還點了杯抹茶拿鐵,甜度只有一點點,恰到好處!味道也很好!我在那兒待不到一小時,就必須趕車回西螺了,但就我觀察,加上我,陸續都有幾桌客人來去,就週間來說,生意算不錯了!雖然我只打算來默默支持一下,但還是有遇到張老闆,小聊一下,也比較了解他的經營難處與苦心.張老闆是斗六在地人,雖說是開咖啡館,但他不時藉機向來客介紹斗六地方史.
  對我來說,凹凸咖啡館已有極好的起步,雖才開幕沒多久,但已做起口碑,網路風評頗佳,就我自己來這兒坐坐的感受,同樣覺得舒服自在,尤其因整體空間開闊,讓人可以身處具有歷史感與文化意義的日本木式建築,還能與戶外老樹綠地有所連結,在鬧中取靜的幽巷中,享受人文氛圍與天地的賜予.
  這座日式老建築本身就是極大文化資產,凹凸咖啡館不著痕跡地將這點用到極致,沒有過多裝潢,而是營造讓人願意走進,在其中停留駐足的氛圍,很快地,人自然往這兒聚集,有了人的流動,「生機」才可能活絡,老屋也才有了新生的可能,甚至書寫新的存在意義,創造對斗六不同以往的文化意涵.
  若問:「為什麼老屋改建,總是要開餐飲店?」我卻想問:「為什麼不行呢?請把每個原因詳細地解釋清楚.」這是政府開放民間承租的歷史建築,沒規定非開餐飲店不可,但放眼四周,其他舊警察宿舍即便有人承租,都不太在營運狀態,空無一人,無法匯聚人來這兒有所交流,格調再高,意義又何在?在日式舊屋開小提琴教室確實唯美浪漫,好像在演偶像劇喔,但偏偏人生就不是一場偶像劇啊!會接觸小提琴的人是極少數,然而一旦開放成餐飲空間,卻是人人只要願意消費一杯飲料,就能進來享受木製舊警察宿舍的美好文化資產,那門檻相對是更低的.更何況,小提琴跟日式舊屋就比較搭嗎?啊既然都是日式舊屋了,好歹也給我教三味線嘛,哼哼!況且,舊時日式屋舍提供美式早午餐,真有那麼不搭嗎?之於我,異文化元素的拼貼並置正是台灣文化特色之一啊,尤其是在全球化語境下,對話交流與拼湊早已是既定事實且將持續發生.
  我的想法未必是對的,也不斷學習修正中,但今天特地跑了凹凸咖啡館一趟,倒讓我有個心得:所有的計畫與美好願景都只是「夢想的種子」,一旦落土,還是得務實地做整體考量,必須適合當地土壤性質(如:現實生存條件)與氣候因素(如社會氛圍及居民需求等),才有可能發芽生根,逐漸茁壯.否則,夢想再高再遠再美好,不過是空談.
  小提琴教室與手作小店在租約到期後,隨即歇業,凹凸咖啡館卻能在開幕後不久,迅速凝聚人氣,有了好口碑,這麼好的起步,不會是平白得來,除了老闆的用心努力,我相信也是因目前以咖啡館的形式,更能夠活化老屋,讓人在這兒流動來去,而一個地方必須讓人願意來、有人氣,才有可能再進一步發展.
  打個比方吧,若這兒是間小提琴教室,我了不起經由網路得知有這麼樣一件事,但絕對不會特地上那兒看看,因為我不是小提琴消費者.然而當此時空間是以咖啡館的形式在運作,我可以光明正大地進去認識這間日式舊屋,享受當中的美好,沒有任何壓力,甚至還會想帶我媽來這裡看看.當然,這並不表示我認為老屋改建後,最好甚至是唯一的使用方式就只有餐飲這個可能,但我不認為這個選項有那麼糟,尤其是在做環境整體考量之後.
  今天雖是匆匆來去,短暫停留,但凹凸咖啡館給我不少學習!在那空間用餐時,我真的感覺到那地方是會吸引人進來的,那能量是很好的,溫暖、潔淨、輕盈,我可以想像一家大小在這兒用餐,想像孩子們在草坪上奔跑嬉戲,想像年輕女孩兒在這兒嘰嘰喳喳地分享內心事,就像正心時期的我那樣,也讓人可以捧著一本書,在風的吹拂及樹的聲響中,靜靜閱讀,抑或是讓像我媽這樣的雲林歐巴桑進來這兒見識一下日式老房子的美好.
  凹凸咖啡館讓我聯想到台北蔡瑞月「玫瑰古蹟」,旁邊開了一家「跳舞咖啡廳」,也是日式建築改建,一部分做舞蹈教室,另一部分則是咖啡廳,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會來跳舞上課,反而有了餐飲空間,會進來的人多了,也讓流動有了可能.
  嗯,創造出一個能夠吸引人駐足的空間,才能凝聚更多人氣及意識,也才可能發揮更大影響,進行連結.且,不同空間吸引不同性質的人,而一個能讓男女老幼都樂於停留的地方,肯定是有光、有愛、有溫暖的.所有作法與構想肯定都會有贊同與質疑的人,從不同角度來看,只是看到不同的詮釋版本與重點,此時的我,選擇關注正向有力的部分,因所有得到關注的,都會被放大力量.

  謝謝張老闆的付出,謝謝凹凸咖啡館的存在,讓我看到新的可能,可以帶新的靈感回沙漠創造.感恩!
  
  

  我今天吃這個早午餐,還蠻好吃的,味道很好,很精緻,又不會讓身體有負擔,跟整體空間氛圍也很搭。
  
  


  今天坐的位置是竹製桌椅,不過室內室外,不同區塊,桌椅不同,老闆是真的很用心。
  
  


  沒見過這麼矮的沙發椅,偏偏跟牆上那面形狀特別的窗超級搭,好強啊!
  
  


  是因為在水杯旁邊,所以要放一尾魚嗎,老闆?
  
  



  還是就只是老闆個人很喜歡魚的吊飾呢?
  
  


  這張沒有拍得很好,但還是想讓大家稍微看一下內部擺設,走清雅明晰路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