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2015

一隻大手

  是命運還是冥冥之中還是共時性還是心電感應?
  很幸運地成為2013年一月份高鐵月刊的主要介紹人物,倒也不是那篇報導讓我從此大紫大紅,而是讓我以一種細緻動人且相當獨特的形象被高鐵乘客看見,其中幾位後來也確實跑來找我上舞蹈家教,讓我有機會接觸不同領域的人,有了不同的教舞經驗,爾後幾位甚至成為很要好的朋友與沙漠志業夥伴.
  許久前,為了高鐵月刊報導而與編輯約在文山社大進行訪談,結束後,我並未再與那位編輯見過面,僅mail往來,成為某種形式的朋友,想到她就覺得很開心這樣.她是個認真嚴謹,態度親切和藹且專業能力非常強大的人,對我來說,她就跟《鷹兒要回家》這本書的編輯一樣,溫柔強悍,讓我相當尊敬,在她們面前,我完全不敢造次啊!
  《鷹兒要回家》出版後,我曾跟一位因讀了高鐵月刊而跑來找我學舞,之後成為沙漠志業夥伴的朋友說,我想寄這本書給高鐵月刊那位編輯,畢竟如果不是高鐵月刊那篇報導,我跟她不會認識,也不可能一起推動沙漠志業.
  心裡正叨唸著,適才竟收到高鐵月刊編輯訊息,她在書店巧遇《鷹兒要回家》,一時心喜,就買回家閱讀,直說這本書寫得超好(其實真相是編輯跟美編世界宇宙無敵強,一整個被我給賺到)!然後她精準地發現《鷹兒要回家》這本書編得超級好,編輯既專業又有經驗,然後她竟然還讀過我的編輯的其他作品!這世界也未免太小了!要不然就是我真的是世界的中心,所有人都圍著我轉、無誤!
  更巧的是,我到處搬來搬去,早把那期高鐵月刊給不知藏哪兒去了!怎知2014年一位同學來西螺上舞蹈家教,借回家閱讀,上個禮拜來上舞蹈工作坊,順道拿來還我,我才記起有這件事,手邊也才有了那期雜誌,可以拍照留念.
  呵!真覺這世間一切彷彿真為一隻大手給註寫好了呀!親愛的偶遇者,我們真的是第一次見面嗎?還是其實所有相遇無不是靈魂來到世間之前就已經彼此約定好的呢?呵呵!
  真是說不出來的開心呢!就覺得我一直是以很貼近自己真實樣貌的方式在人間行走,與人應對,某部分的我,努力學著社會化,但同時也拒絕某種社會化,我不太擅長經營人際關係,也很容易跟人家結樑子,但在某些時刻,我發現我是真的有朋友哩!而且我的朋友們都是真心愛我的唷!喔吼吼吼吼吼吼~!然後我覺得這一切全朝著更大格局的美好良善演進著,超開心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