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2015

在神的護佑中

  這周末埃及balady即興舞蹈工作坊順利結束,很謝謝每一位特地來西螺上課的朋友們,讓交流與分享成為可能!
  在昨天的文化介紹與稍微開始嘗試即興舞蹈之後,今天上午,我們認真而密集地開始練起即興,剛開始,同學動起身體來,舞碼鑿痕還是太深,關注仍在動作,而非音樂聆聽,經過一次次反覆練習與音樂解析,讓我備感欣慰的是,每個同學到了最後,確實將音樂聽了進去,整個肢體律動不再只是動作操練,而是慢慢用動作去呼應音樂的轉圜與層次.在今天課程中,我尤其感受到教學者需要堅定用力地去「引導」甚至是「推」同學一把,才有可能讓同學身上的舊有框架被鬆動.這部分需要的就是一個「破」的過程,為新的「立」預備發生的可能.之於我,音樂敏感度對跳舞來說,是必備要件,我的工作與職責不過是設計出適恰的教學內容,讓同學理解這核心而關鍵的價值.而一旦同學終於聽到先前未聞的音樂裡的層次轉圜,那麼便是一扇門打開,讓她去聽見音樂在她耳邊訴說的那個世界.
  一整個周末工作坊上下來,相信在理解文化脈絡、實地練習即興、學習聽音樂的方式以及舞蹈影片賞析之後,同學對「樂舞合一」、「即興」與「每個舞者的個人特色」必定有了更鮮明具體的概念.「自由民主」這東西,一旦嚐過滋味,就不可能再回到專制暴政底下,還能甘心活著,一旦妳知道依隨音樂即興而舞,可以多麼自由美好,「舞碼」之於妳,便不再是唯一選項.之於我,舞蹈可以是極大的解放力量,可以是向內走的方式與過程,可以是身心修行的方便法門,這是我個人經驗與堅定信念,更是我在台灣的每一堂舞蹈課,不變的方向與「努力」.
  在我個人最關注的bonus部分,摩洛哥音樂極度豐富多元,因著這回同學性質,我選擇介紹柏柏爾樂舞與gnawa音樂,順道介紹一下摩洛哥盛產大麻的山區,練習一下當導遊這樣,呵呵!Gnawa是一種非常有趣的音樂,據傳源自黑奴,歷史不算太長,卻有著神奇的療癒性與潔淨儀式的功能,在這部分,我分享的其實是我自己在當地的田野調查,以及我與儀式領導者的訪談,給同學看的片段,是我在撒哈拉拍的.同學有些小小的討論,這也讓我很自然地將樂舞放入文化脈絡對社群的意義及功能來理解,以及音樂舞蹈本身所能啟動的療癒力量.
  有些訊息模模糊糊,一時之間還說不上來,但我隱約覺得冥冥之中,一隻大手已經將這一切給註寫好了,在我放下舞蹈外顯形式,更往自身內底走往傳統文化根源走,甚至踏上北非大地,音樂舞蹈帶我走向的,是更深刻靈活、有力、充滿未知與創造性的,讓人期待而好奇,這讓當年我在巴黎與舞的相遇,有了更深刻的意義.
  心裡有股坦蕩喜悅,在樂舞之中的深入學習,與真誠分享,在神的護佑中.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