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2015

元旦balady即興工作坊順利完成

  這回來上Balady即興工作坊的夥伴們,除了其中一位,多數皆已累積深厚的學舞基礎,甚至已進行舞蹈教學,因著每回上課最多只有五名成員,在同質性較高的情況下,要帶即興律動,相對是容易的,也較能針對個別狀況與提問,隨時調整課程走向.
  我習慣在第一天的工作坊先行講解舞蹈文化脈絡,與一小段律動,去明白來上課的朋友們在舞蹈中的狀態,決定隔天的律動內容與走向.雖說我都會備足課,但每個人的身體及律動狀態不同,每場教學之於我,莫不是一場「即興」,我喜歡這樣的帶課方式,因那才真的是更真實地貼近舞蹈本質與每個人內底真實特色的走向.
  今天的肢體律動雖說是開場與暖身,但已然是即興導引,我選了一首適合練習的Balady,先讓同學聽音樂,自由舞動就當暖身,接著再細說音樂,針對我眼中所見每個人在舞蹈中的特質與狀態,進行更深入的分享.
  上完課,我自己很開心!雖說即興舞蹈在台灣文化中,似乎是件陌生遙遠的事情,但其實每個人都做得到,只是我們花太多時間跟關注在自我懷疑與自我批判上.一首曲子下來,每個人在舞中的姿態與韻味皆不同,每回跳的感覺與流動不同,正如每個當下都是獨一無二且無法複製的片刻,這不正是Balady與即興的魅力,且更接近生命本質嘛!之於我,事情就是醬簡單啦!讓我很開心的是,在今天簡短練習後,其實每個同學在練習中的表現就已經讓自己明白即興是多麼簡單、自由又美好的一件事了!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價值觀與標準,我從不認為自己的想法是放諸四海皆準的真理,但我向來深信,藝術與舞蹈應給人自由創作的空間,以及坦然當自己的自由.因為尊重多元性與彼此的異同,所以社會可以多元,文化可以豐厚.
  到最後,人終究得問自己:「之為女子,擁有獨一無二的身體與靈魂,妳,想舞出什麼樣的自己?」這樣的核心問題.
  
  元旦balady即興工作坊順利完滿結束了,上午一上課,我們從同在balady範疇底下的不同曲調一一練習,備課時,我盡量將不同調性的曲子都收進來,讓同學試著聽音樂、自由舞動,一曲一曲地,一個段落一個段落地,慢慢地去解釋音樂特性與轉圜,再讓同學進行即興練習,試著在不同曲調的交錯練習中,慢慢抓到balady的共同調性與特質.
  最後,再看幾支不同的舞蹈影片做對照,分析balady音樂在不同舞者身上可以有什麼樣異同的展現.我不知道這樣的課程設計是否能達到當初預期的教學效果?但我真的是盡力了!
  今天課程最快樂的部分之於我,其實是〈balady番外篇〉啦,哈哈!這部份是我自己很渴望去分享西方與所謂的「東方」在相遇之後,可以激盪出什麼樣的創作火花.在我眼中的世界,藝術與文化絕對是多元而豐富的,不太有啥顛撲不破的傳統標準或真理需要去堅守,尤其當時代不停在變動,在全球化語境下,相互激盪出更呼應時代的創作火花根本是無法避免的事情.當然,以上也不過是我個人價值罷了.
  但今天在課程討論中,我自己無意間說了一個很個人但真心的感觸:人怎麼可能從紛亂多重的葉子去認識一棵樹呢?但如果抓到樹的根,沿著樹幹往上走,自然明白葉子為何如此分鋪,以及什麼是「一棵樹」.而當人得以明白「樹」之為何,再往下走,樹根緊抓著的,是土地,而土地上有著人與人的故事、文化與生活,音樂、舞蹈、繪畫、戲劇,哪個說的不是人的故事?而當人在廣袤大地上走著,會發現這世上不是只有那麼樣唯一一棵樹……
  超有哲理der
  然後我今天真的很開心又很任性地分享了我最愛的〈balady番外篇〉,很熱情地放這首歌給同學聽,解釋脈絡後,還把法文歌詞翻譯給同學聽,聽著這首歌,當下我超想哭的!嗚嗚!好感人!由此可見,蔡適任一整個失控亂亂教!全然是即興啊!呵呵!
  所以說吼,真的很謝謝所有來上課的同學陪我在元旦玩一場這樣,呵呵!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