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8/2014

台中一中撒哈拉之約

  雖然週五晚上在台中三溫暖過夜,可我一卡中型行李箱一打開,全是隔天上午撒哈拉講座要展示的物件,我自己的換洗衣物才一咪咪。
  之為演講者,我覺得自己超有誠意der!台中的朋友們,千萬不要錯過唷!保證讓您聽到前所未聞的撒哈拉的現況,再知道此時我們正在撒哈拉推動的志業,肯定熱血!這週六上午九點,咱們台中一中見!
  
  

  謝謝冬冬的邀約,讓這場分享成為可能,也讓島嶼與沙漠有更多連結。
  對撒哈拉、游牧文化、氣候變遷、水資源分配、綠洲農業以及之為一個「旅者」對人與土地的責任何在感興趣的朋友們,千萬不要錯過這場在台中一中的講座唷!明天會讓大夥兒從聽覺(音樂)、觸覺與視覺(撒哈拉手工藝品+攝影作品+影片)及嗅覺(香料等)來體悟真實的沙漠文化。
  咱們明天見!
  
  

  台中一中撒哈拉講座即將開始,已經完成佈場囉!
  
  

  很謝謝冬冬牽線,讓我有機會到台中一中分享撒哈拉經驗以及已然啟動的志業。每一場撒哈拉講座對我來說,都非常重要,莫不是將訊息流通出去的機會,我相信只要我認真誠懇做好眼前每一步,必能逐漸凝聚力量,事情必定成就。
  今天大夥兒回響很好,我也很開心!啊,期待下次再見!哈哈!
  


  此時進行撒哈拉講座,總得拎著一卡皮箱,裡頭裝滿撒哈拉文物.偶爾有人問:「扛這麼多東西來演講,很累吧?」我總誠實地回答:「在台灣拎這些東西走來走去並不累,最痛苦的是千里迢迢拉著這些東西從撒哈拉回台灣的路程!」
  沙漠真的離我們太過遙遠了,無論地理空間與文化差異,這些撒哈拉文物往往能輕易拉近聽講者與沙漠之間的距離,也讓整個講座氛圍更為有趣活潑,也因此,不管撒哈拉講座在哪兒舉辦,我總得拎著一卡皮箱出發.
  這回講座在結論時,我說我從不認為沙漠的問題僅屬於沙漠,舉凡全球暖化、氣候變遷、土地沙漠化、水資源爭奪、南北半球資源分配不均、觀光產業與自然生態及傳統文化之間的關係等,是我們這個時代共同面對的議題,沙漠不過是讓這些難題更為赤裸、尖銳、直接且立即罷了.而我不過是選擇用自己的方式,去回應我們的時代.
  做完台中一中這場分享,只覺自己似乎更清楚未來方向以及為什麼要這麼做.而當我愈是在生命裡往沙漠深處走,便覺我離舞的形式愈遠,卻是將舞帶給我的轉變與最根本珍貴的滋養往自身生命裡深化,去做更大格局的創作.隱隱約約中,只覺自己的生命比之前再更為完整,可以專注往知識與創作裡挖,並在過程中,不斷自我突破,不斷學習.
  很開心,真的.
  
  

  把一堆要帶去台中進行撒哈拉講座分享的哩哩叩叩收進行李箱,想了想,又再多放一個東西進去,開始上網找幾張照片,做成簡報,或許屆時可以放出來給大家看,會更清楚些.
  一個行李箱就那麼大,所有我從撒哈拉扛回來的物件,莫不希望有益於沙漠計畫,今晚放進去的物件,是一個撒哈拉遊牧民族手工藝品,樸實特出且是獨件,原本是要拿來當集資回饋物,要轉手出去的,所以之前不曾拿出來展示.可這陣子一場場撒哈拉講座辦下來,讓我從另個角度與高度來理解「資源與訊息流通」這事,逐漸修正集資回饋物的構想與方向,好些東西都決定不賣了,要留在身邊做更好的運用,這個獨件的物件亦然,便想著這回前往台中,可以拿出來展示,跟大夥兒分享,便也再增加了些簡報資料.
  至於這件撒哈拉遊牧民族獨件手工藝品究竟是啥呢?線索就在這張簡報上,歡迎十二月廿七日星期六上午九點前來台中一中參加講座,當場揭曉答案!不見不散!
  然後我一時手癢,又放了幾個會香香的小東東,到時肯定更有fu!更好玩!呵呵!
  其實就一場我已說過數次的講座,但我的習慣就是會將整個流程再爬梳過,或補充,或刪減,因我想把每件我決定做的事情給做到最好,無論舞或關乎沙漠,因我想以這樣的姿態活過一生.
  
  

Polly 的台中一中撒哈拉之約聽講感想──在台中的DAY 27

  今天2個人一早爬起來,都想回去睡。但已報名要去聽適任的講座,所以 了!吃了早餐,JEREMY就開車去台中一中。
  這是我們第一次去探險的地方丫。可能是早上,一中商圈的店都沒有開。走在路上,好像在板橋、府中咧!?這是我的幻覺嗎?但以前去哪裡都是坐捷運、公車,現在倒好像懶惰了,出門第一件事都是在問:附近有沒有停車場.....
  今天早上去聽適任的演講,雖然都是在講撒哈拉沙漠,但感覺她跟11年時在大安社大講的很不同。可能是更扎根,又或者是更找到了方向吧。3個小時的演講真的是完全不夠她講啦!她一個人應該光是一件在沙漠的事就可以講3小時。例如舞蹈家跑去蓋民宿這件事就已經酷斃了!如何在書本裡的知識和實踐之間來回對話?而且如何跟當地人溝通?當地人如何想像自己的位置和資源.....光是這些就可以講很多[以上的她有提到啦,但不是講十分十分多...]
  ,我也為適任在沙漠裡的反思很感動。她對人的關係之敏感和細膩,真讓我敬佩。但更難得是可以反思到自己在哪些位置和條件上行動和發言。就如她談到FLYING V上的集資計劃,她要為每個捐助人提供一些回饋。她一開始規劃是送沙漠化石,雖然很漂亮和特別,但取完沙漠的資源也會隨之消失,而且物化雙方的關係後,最原本想透過這件物件來連結兩地人的關係也會變質。還有很多很多,包括公平貿易要在沙漠如何落實等.....我真的聽得很過癮又感動......[自己也在反思自己....]
  做一個行動,到底是為誰做,真的是十分十分重要。而且,若沒有適時來回檢視自己,也許會走向以公益之名殺人的路。就好像適任說到有一個西班牙旅客見到摩洛哥撒哈拉沙漠的小孩很可憐,結果送了他們一大堆糖果、筆、筆記本等。結果更多的小孩每天在路上等待遊客送這些東西給他們而不去上去....而當碰到有人送東西時,也失去了過去會去分享的心,每個人都希望拿到的便是自己....這種慈善或公益真的是好的嗎?那又是對誰的好?
  幾個小時的演講,尤如讀了好幾本書。好像,是時候又要回去唸唸書,跟自己對話一下了。
  
  
  

  演講前一天,特地提早來台中聽馬老師講座,收穫很多!馬老師博學多聞,中東經驗豐富,從政治到文化,再到樂舞,侃侃而談。
  一開始,他放了2003年在伊拉克拍的紀錄片,真實細膩且令人震撼,那時的伊拉克已有零星的武裝對立,國際救援未必能到達最貧窮邊緣處,生靈塗碳。十年過去了,和平仍遙遙無期,敘利亞甚至陷入看不見盡頭的內戰,伊斯蘭國崛起,地區動盪不過轉換形式甚至擴大範圍而已。
  看著馬老師當年的在地報導,我心裡想的是新聞媒體與記者的重要,正因世事不停變動,問題盤根錯節,人是那樣容易遺忘卻又活在相互指責裡,所以我們需要報導與紀錄,需要溝通與理解,需要temoignages,不讓無辜百姓白白受苦,不讓加害者扭曲事實、自我神化為英雄,好讓人類能明白這世上曾發生什麼事,從中學習,為和平準備降臨的空間。
  馬老師提到一位流亡到法國的伊拉克音樂家,Fawzy Al-Aiedy,我找著他這首曲子,L'amour est ma religion,愛是我的宗教。是的,我同意馬老師說的,伊斯蘭世界許多戰亂根源並非宗教,而是政治,甚至是經濟的。
很開心再見到馬老師,很高興台灣有像他這樣的人,默默在音樂教學中,深化台灣社會對文化的認識,拓展國際視野。對我來說,明白自己身處的時代與世界,才不枉費來這世間一趟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