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0/2014

只能選擇性分享

  埃及電影與舞紗工作坊將在今天下午開始,powerpoint與影片早已備妥,但每回上課前,我還是會緊張,會有壓力.這回因是兩個主題放一起,資料過多,加上影片賞析,時間恐怕只夠選擇性分享,無法將所有我整理過的資料從頭講述一遍.
  西方對東方的凝視對埃及舞蹈的發展有著關鍵性影響,但這部分我比較是放在入門課程來做闡述,舞紗形式受西方凝視的影響相當鮮明具體,且有個清楚脈絡可循,但這回因時間關係,我恐怕只能輕輕帶過.
  反覆思索,我想把課程重點放在音樂聆聽與紗在舞蹈創作中的不同表現.每回上課,不管這個主題我之前是否帶過,都讓我一再問自己:之於我,什麼才是舞蹈中最值得分享的?倒不是說西方對東方的凝視對舞的影響不值得分享,而是當時間有限時,我已懶得再提那段歷史,就是跳舞吧!
  備課時,做完舞紗powerpoint,彷彿走過一大段歷史,在西方與東方對話中,在紗的遮蔽與流轉中,在男性觀看女性身體以及女性如何以紗以身體舞出內在情感中.從不同角度切入,便是一個截然不同的渴望與世界,難有絕對的對錯,難以再說舞本該如何.一切都是不停流轉與變動中的,我未必喜歡箇中每個現象與轉變,但我會要自己學著欣賞與接納,拓展一己世界.不知打從何時開始,「批判」之於我,愈來愈艱難,而我竟愈來愈渴望「理解」,因這才能更真實貼近我們身處的大千世界.
  「聆聽」是埃及樂舞教我的事之一吧,試著聆聽在音樂中流轉著的故事,而當心再無定見,映照出的故事愈是多彩豐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