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7/2014

風起

  今天一位很特別的朋友特地來西螺找我,雖然與沙漠相關的計畫全是我自己擬的,但我的「智囊團」有兩位固定成員,每回擬好計畫,都會請她們過目,今天來找我的,就是其中一位.
  我們天南地北聊了很多,因是很信任的好友,我提到過往在舞中的渴望以及因舞蹈創作侷限而來的不滿足,與她討論了沙漠計畫下一步與具體作法,也無意間讓我生平第一次向他人說了我個人未來創作的夢想藍圖,一件我打算用十年生命去完成的事.
  然後,我突然懂,瑰麗廣闊沙漠最最吸引我的,恰是一場巨大未知,與無邊無際的創作空間,還有沙漠自然力如何一再地要我拋丟過往所有,回到生命最初與最核心.文化創作與土地,是我在沙漠中所感受到的最強大吸引.
  我不斷想起在沙漠朝我席捲而來的那場狂風,我知道我要準備離開了,風起了,翅膀自然呼應風的呼喚,遠颺.未來在沙漠不會是平順容易的人生,甚至充滿未知艱困挑戰,但我知道我會更貼近自身心的跳動,活在神的愛裡,為土地所承接.
  今年七月以來,人在西螺,讀書寫字開舞蹈工作坊,我重整了自己與父母及故鄉的關係,我感受到自己打哪兒來,根在哪裡,當風起,我知自己仍渴望遠颺,奮不顧身地,即便台灣生活是那樣舒適,而沙漠生存是那樣艱困.我重新走過教舞的歷程,以更貼近我的理想的方式,我完全不在乎自己這輩子沒教出多少學生,當我是那樣明白教舞的過程之於我是什麼,當我清楚自己在教學中給出的是什麼,當我已為自己的舞蹈教學留下一本著作,我不太有遺憾的,關於舞.在書寫方面,我很高興自己今年有了重大突破.
  然後,我真真切切要準備離開了,一股巨大力量推著我走,走向沙漠,就像當初一遇見舞,我便不可能停止探索與創作的腳步那般.
  學著理解,學著承擔,因為有愛.
  我想離開了,我要準備離開了,以喜悅的心,奔向撒哈拉我的母親.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