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3/2014

傳承與分享

  這周末saidi舞蹈工作坊順利地完成了,好令人開心!謝謝所有不辭勞苦特地到西螺上課的同學們!
  上課前,我下足功夫備課,用心構思一套最能將同學帶進阿拉伯樂舞世界的課程設計,舞碼之於我,永遠是讓同學理解音樂與舞蹈之間關係的輔助,而非必須用大腦記憶、用身體複述的「真理」,我心裡最在乎的,是如何讓同學理解並感受另個文化下的樂舞之美,與那份能量及感動.
  兩天加起來超過七小時的課程,藉由powerpoint、音樂解析、影片觀賞、舞碼練習與即興引導,慢慢地,同學確實理解何謂「舞蹈裡那份來自土地的力量與身體能量」,明白為什麼我不斷強調跳舞時那份「身體與土地的關係」,以及在埃及文化脈絡中,「樂舞合一」之為何,也漸明白在身體裡尋找甚至建立來自土地的力量有多麼不容易,那完全不是動作或舞碼而已,而是身體律動的質感,以及身體在一個動作裡所傳遞的意涵及能量質地.
  要說這東西抽象嘛,一旦理解了,卻是清晰不已.
  這禮拜較有趣的是出現了一位「百工裡的人類學家」宋先生,他特地從高雄來看我們上課,也小小地跟同學訪查了一下下.他覺得我在舞蹈教學裡,有很深的人類學影子,也覺得感動,因他覺得我是藉由舞蹈在教文化.待同學回去,我們也小小談了台灣社會整體文化裡的反思之類.
  我很清楚若不是我有那機運長年在巴黎學習,今天我的舞蹈教學不會有相對深厚的藝術文化底蘊.回台灣後,直到前往摩洛哥之前,在社大的實驗性舞蹈教學是一場將我在巴黎學習累積做整合與運用的巨大努力,讓我熬出自己的舞蹈教學方式,我很清楚我的教學方式是可以將學習者帶入阿拉伯樂舞文化氛圍,甚至鼓勵人自由創作、自己跳舞,回到舞蹈最原初最美的那份悸動.而這套舞蹈教學方式讓我運用至今,在此時工作坊的操作上,愈形鮮明.
  我對自己的舞蹈教學有一定的自信,我明白自己的舞蹈教學在台灣社會的價值,但我自己確實沒有太多野心或慾望了,舞蹈教學之於我,愈來愈是一場真誠認真的分享與傳承,將上天曾讓我享有的諸多善因緣得以向外流轉出去,而非僅成就我個人.
  舞蹈是美好的,跳舞是自由而快樂的,宋先生覺得一旦受過人類學訓練,那份對文化的關懷與看待世界的不同態度便再不可能拋除,之於我,或許舞蹈與人類學都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影響我理解與學習一件事或一個文化的方式,影響我如何在生命中創作.當這些早已宛若身體裡的血液,人很自然不太會想強調自己有這些東西,便是將生命活在這場流動裡.
  舞蹈是美好的,跳舞是自由而快樂的,但我真的不需要任何東西來證明我與舞的關係,況且舞蹈向來無法全然滿足我,到了一個階段,很自然會渴望尋求與人及土地更大的連結,而沙漠,確確實實呼應了這樣的需求.或許正如宋先生所說,舞蹈是一個向內走的過程,之後,我便也有了向外連結的渴望.
  上完這禮拜的課,真的是蠻累的,又要講、又要帶律動,還要隨時注意每一位學員的狀況而調整課程.但正因自己不知還有多少教舞的機會,我確確實實將每一回工作坊視為一支完整作品在進行,我心裡有很明確的走向,所有課程設計都是為了將學員帶入這個文化氛圍而存在.宋先生的回饋同樣給了我一面鏡子,從另個角度來看自己的堅持努力,還蠻開心的.且我也相信宋先生所說,我的故事可以給有夢想的年輕人一些鼓勵.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