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2014

等待「靈」入住

  這周四上午在台藝大有一場演講,除了分享自身生命經驗(在巴黎學舞->回台教舞->撒哈拉行腳),邀請者還希望我能多談談這些經歷對我自己以及他人在「心靈力量」上的啟發.
  準備powerpoint時,我細細思索,串起我個人生命的這些看似不相關的階段,這當中關聯究竟何在?
  期待已久的台中哲五撒哈拉講座終於即將在本周登場!訊息轉發後,偶然與「身土不二」店主搭上線,簡短聊了些事,讓我回想到自己在撒哈拉實驗「社會企業」與類似「公平貿易」可能性卻不斷撞牆時,心裡一個聲音說著:「那答案必須跳脫全球化經濟底下的市場思維才能尋著,而那答案簡單不過,含藏在撒哈拉裡.」
  巧的是,妙芬老師幾乎同時間敲我,商討這學期在台大性別與肢體開發工作坊細節,我問,上課時間這麼短,要不要來點特殊的?聊了聊,我竟順手熱情PO了一則撒哈拉舞蹈影音給她,妙芬老師說:「妳可以試試看,能否帶不同程度的學員體驗『樂舞、身體、即興』這種東方舞和遊牧民族的文化?加入東方舞原有基本的肢體和舞蹈動作元素做輔助!?」然後我就覺得我好像突然接到一個很龐大又很艱難的探索題目這樣…….所以,我幹嘛自己問她這學期要不要來點別的?!我是白癡嘛?!
  但,我的心知道這是我渴望探索的方向,去發現為什麼我的靈魂選擇這樣的生命路徑,從人類學,到舞蹈,再到撒哈拉.
  之為曾燃燒全部生命與熱情以擁抱舞蹈的人類學逃兵,在撒哈拉時,我自然曾經相當關注游牧民族樂舞,當時我便詫異於舞蹈裡那份身體與土地的緊密連結、樂舞合一的程度,以及強悍有力的腰腹力量,在許多民族傳統文化中,舞蹈遠非一場「表演」或「秀自己」的展現,而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是一場「分享」與「即興」,在課堂與演講時,我不斷傳述這些文化特質,而北非舞蹈(包含游牧民族舞蹈)同樣將我帶回這個基礎點.
  忽想起先前讀過的好愛的一本書《生命的尋路人》,讓我回想起人類學研究的感動與美好,知道自己並沒有唸錯學科,雖然我真的很不務正業又超級不學無術,哈哈!
  《生命的尋路人》裡一段:「我們所處的世界,並非存在於某種絕對的意義中,而是現實的一種模式,是我們的特定文化譜系在許多世代之前做了一連串智性與心靈抉擇的結果,成功與否則另當別論.」作者在書中以細膩優雅文字,慢慢鋪陳出「文化多樣化」對現代世界的重要性.
  我不知自己尋找中的那個答案是什麼?我只知那就像舞蹈與創作,必須將自己淨空,成為潔淨聖壇,等待「靈」入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