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3/2014

Simon 頭七

  今天算是Simon的頭七,至今仍無法真實感知他已逝去,只覺Simon化作燦爛發亮的影,在回憶裡流動,我不理他為何選在週五這個對伊斯蘭來說最重要的日子離開,貝都因男人說,他比我還傷心,畢竟在我離開沙漠後,向來是他照顧Simon,是他發現Simon出事收拾Simon遺體,而我甚至無法說我想Simon,因我依舊無法相信我是真的再也見不到他了.
  Simon是隻安靜的貓咪,很少出聲,我想是因我在市集撿到他時,他生了重病,張嘴哭叫無聲,從此便很少說話了.貝都因男人說,Simon那天很反常,吃過晚飯,一直膩在他身邊喵喵叫,又是跑出去,又是窩在他胸口撒嬌,反反覆覆好幾次,那時他剛好要上網跟我skype,搞不清楚Simon到底想說什麼.沒想到,那竟然是最後一次見到他了。
  最悲傷落寞的,或許是Youssy,與Simon朝夕相處,如影隨形的小女友.貝都因男人說,Simon出事後,Youssy常哭著到處找Simon,時常在貝都因男人身邊繞呀繞的,不肯離去.
  所有我養過的貓,全都很有自己的個性,小枝枝是空靈、聰慧、敏感、貼心又超級愛撒嬌的小公主,活似一塊黏人的麥芽糖.大風是熱情活潑到近乎白目,熱愛生命且樂於服務眾生的里長伯來著.Simon呢,讓我見識到原來養一隻貓可以這麼輕鬆,連幫他清貓砂都不用.
  Simon是一隻很貼近大地脈動,內在有一股清明知曉的貓咪,他對自己對生命的流動無比清楚,即便在他很小的時候,我都不擔心他出門探險會回不了家,因他活脫脫就是生長在沙漠的孩子,當他才剛滿月,生了重病,小命都快沒了,動物本能讓他很自然地從大地陽光與風當中得到療癒,起死回生.大貓跑來跟我要食物,他可以拱起身、踮著腳,半玩半認真地準備跟大貓幹架,宣示領域與主權,卻又不是那麼介意分大貓們一口飯吃.然而當Youssy突然出現,他卻也毫無困難地接受她,與她青梅竹馬地一起長大,雖然偶爾他也真的很壞壞地愛欺負女生.
  Simon是一隻自在自信愉悅且相當俊秀雅致的貓咪,就連貝都因男人跟他四哥都好愛Simon,覺得他聰明乾淨且與眾不同.他是我第一次遇見一隻可以同時跟土地跟人都保持親密友好關係,且還能維持個體自主性的貓咪.他跟我很親近,但他的生命並不依附在我身上.
  我曾擔心在我離開後,沒人可以好好照顧SimonYoussy,沒想到這兩隻貓過得可好,彼此相伴,還跟附近大貓學了狩獵技巧,有回還一同打了隻老鼠,快樂分食.我在時,兩隻貓咪跟我一起住四哥的房,但白天Simon總窩在比水泥房更涼爽通風的麥稈下,夜裡則在庭院四處奔跑玩耍,享受「貓咪在沙漠」所能享有的歡樂自由.我離開後,由貝都因男人的家族接下照顧貓咪的責任,貓咪也很自然地跑去家族老屋生活,吃喝睡覺都在那兒,依舊活潑靈動,自然而神奇地融入整體家族生活中,這一切好像在告訴我:就相信生命吧,放手將一切交託出去,生命會有最好的安排,即便我得暫時離開,將夢想民宿與貓咪留在沙漠,那兒的人與土地都會讓所有我曾給出的真心與努力持續發芽茁壯,我只需臣服信任與放手.
  貝都因男人說,我離開後,每回兩間小房只要有觀光客入住,Simon就會帶著Youssy跑去看是不是我回來了.有時我與貝都因男人skypeSimon聽得出是我的聲音,會好奇地跑過來看,接著一溜煙又跑掉了.
  整個陪伴小枝枝臨終的過程讓悔恨遺憾化成溫柔的愛,不曾止息.小鷹米開朗基羅的驟逝讓我痛徹心扉,可此時留在心中的,卻也只他的俊俏優雅與翱翔天際的想望.而我的小Simon,似乎還在尚未完工的民宿庭院裡奔跑探險玩耍、追女生,我心裡只有失落迷惘,連悲傷都不是那樣真切.
  每個曾在我生命中駐足的動物都帶給我溫柔陪伴與珍貴教導.在這之前,我不曾說的是,剛撿到Simon時,我正苦於不知如何書寫撒哈拉,不知沙漠計畫是否能順利啟動且資金將從何處來,而民宿正要動工,一切是那樣未知,心裡很是惶恐困惑.
  那時,M給了我極為重要的一段話:再多一些時間,等妳比較明白自己為何在沙漠,等妳更瞭解那片土地和人,回歸平常/平等心。祈禱吧,不是祈禱妳能補捉想要的,而是祈禱準備好妳,做該做的事。呵,Simon會教妳的。對人總難免會有評判,但透過動物,反而能客觀謙卑。跟隨他、觀察他,不要控制他。他遠比妳想的強壯許多。這也是神的回應。妳若把台灣的貓帶去,得耗費許多心力,但神讓妳遇見一隻當地貓。若妳只想把台灣資源帶去幫助,就可能忽略當地的資源。也不易建立符合當地需求,又能永續的模式。建立於金錢上的,終將因為金錢流動而變化。建立於心的,會因其真實價值而傳承。若妳想要幫助改善當地,請記得,當地人才是主角。Simon可是一隻真正的貓呢,不是寵物他會引導妳看見很根本的東西,妳就好好跟著吧。就只是生命很根本、很純真的展示。是對過度城市化、知識化的我們提醒。幫助我們放下驕傲和自以為是的控制與焦慮。」
  我願意相信Simon的前來,是神對我內心關於沙漠志業的惶恐困惑而給的回應,在示現了我所需的啟蒙之後,他便翩然離去.若我能讓愛與Simon帶給我的教誨與啟示延續在未來沙漠計畫與我自身生命中,那麼愛便無終點,死亡的界線將被跨越.
  無死無生.
  
  
─────
  小枝枝臨終時,我非常痛苦自責,覺得是我沒把小枝枝顧好,她才會生病.那時M跟我說,每個生命都有自己的業力要走,動物也是,小枝枝這一世來當貓咪,體驗夠了貓咪的生活,完成了階段性功課,就可以放下限制相對多的貓咪身體,進行更多更有趣的體驗與學習.我說,我希望小枝枝往生後,可以去更好的地方M笑著說,小枝枝完成了這個階段,無論再來靈魂去哪裡,都是一種提升,都去了更好的地方」.
  面對Simon離去,我也是這樣看待的,覺得是七個月已夠他體驗何謂「沙漠之貓的生活」,所以他瀟灑快樂地去了「更好的地方」,做更自由快樂的事情.如果他選擇不告而別,那是因他明白我能懂.
  我不會特別渴望小枝枝或Simon以其他生命形式回到我身邊,或許是我覺他們不曾離開,也覺我們有天會再見,因為我們隸屬同個靈魂家族.秋風襲來時,我對他們有一種很難言喻的思念,淡淡的憂傷不捨,卻又因我們曾相遇曾彼此相愛善待而感動喜悅.往事並不如煙,他們帶給我的一切,全以愛的形式留在我生命裡,那不是留在過去的冰冷回憶,而是依然在胸口跳動的溫柔感懷.那感覺就像,因為活著有愛,所以死生過去現在與未來之間的界線因而泯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