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9/2014

十月工作坊預備備……

  過兩天就是十月份舞蹈工作坊了,這是我第一次在西螺辦舞蹈工作坊,心裡難免緊張,怕有啥地方不夠周到周延,枉費同學特地從台北或台中來上課.
  事前,特地跟Lindy借了放影機,打從在台灣的第一堂舞蹈課以來,我一直很重舞蹈文化發展與埃及傳統樂舞介紹,因我總想,只要我有辦法講到讓妳清楚明白,讓妳看到不同的女性身體舞蹈展現,妳對舞蹈跟自己身體的看法就會因此改變,將來妳想跳自己的舞,那都是可以慢慢發展的.也因此,放影片與powerpoint之於我的舞蹈教學是不可或缺的,之前同學多半是單槍匹馬來西螺上家教,就著電腦看影片倒也無妨,可這回人一多,沒放影機實在不行.
  然而我房間沒有一面完整的牆可以投影,只除了床頭靠著那面,所以我只好大費周章地移動那張極為笨重的木床,搬得我超氣的!我明明很少住家裡,為啥我媽還要買這麼大又這麼重的木床呢,一看就知道要不少錢,問題是真的很聳又很醜,這樣對得起因此而倒下的那棵樹嗎?哼哼!
  剛試了一下,投影在牆上,效果還不錯哩,還真有那麼一回事!呵呵,希望這周工作坊大夥兒上得愉快,收穫滿滿地回去啊!
  




  為了這周末舞蹈工作坊,不僅我開始做準備,連我媽都進入備戰狀態,將我房間整個徹底打掃過!她對整齊清潔的要求好高喔,實在是.
  為全力朝撒哈拉走的生命之流所擁抱,我不知自己還有多少機會教舞?也不太去想這問題,完全一整個打游擊般地隨緣而教,有課就認真上,其餘就全然交給真主阿拉了啊!這讓我覺自己活得愈來愈什麼都不缺,雖然可列出的物質擁有並不是那樣多.
  在遇見撒哈拉之前,我曾哀怨,只覺我在台灣「說舞」的時間遠比「跳舞」多,那不是我刻意去發展,而是我光是把跟舞蹈相關傳統文化與演變脈絡說清楚,就得花上好多時間跟力氣,而且往往學生不是很清楚我為什麼要這樣做,有時我是真的還蠻挫折的.
  然而當我極為意外地一腳踏上撒哈拉,整個生命流動完全無法控制地朝沙漠衝,我有了讓靈魂更喜悅自在的想望與志業,爾後再回來教舞,一一次面對每個還願意來上課的同學,我藉由舞蹈訴說的,從第一堂直到最後一堂,向來不離初衷:讓身體自由,以妳如是的樣子.在最能讓身心靈合一地隨著音樂舞動的即興中,讓每個靈魂本然具足的歡喜與創意於身體裡流動,被自己看見.
  或許是因在撒哈拉有了遠比舞蹈更讓我渴望的志業,面對一再「說舞」,我反倒覺或許這才是更接近我整個靈魂特質或說「天命」的路徑吧.在備課與「說舞」中,我同樣不斷回到當初為何而舞的那份原初感動,我相信是這份最原初的震撼與力量,支持我繼續走在一條啊實在也不知道會通向何方的詭異之路,喔吼吼吼吼吼!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