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3/2014

等待發生

  這些是要寄給 Sofie Lin 的沙漠乾燥植物,全都是我從遙遠的撒哈拉沙漠費盡先辛萬苦扛回來的.
  最右邊黑色那包是椰棗核磨成的粉,可當咖啡泡來喝.前幾天我用椰棗核拿來做手工皂,想寄一些給擅長美食料理的Sofie,或許她有些想法,可做成吃食,作為沙漠集資計畫的回饋物.特地從撒哈拉帶這些東西回來,唯一目的是希望可以為沙漠計畫「轉入」最多資源並「轉出」最美麗的訊息,形成細緻雙向的能量流通.原本只打算將這些椰棗核單純販售,後來又想,若能進一步製成類似手工皂或果凍等,一來整個活動將更有趣、更有意義,二來也將提高這些物品的價值.
  在撒哈拉時,我秉直摩羯毅力與決心,排除萬難,鍥而不捨尋找種種沙漠植物的相關資訊,雖不知這些植物確切功效(只知其中數種被遊牧民族視為草藥使用),但仍抱持樂觀信心,特地帶了些回來,心想一定可以在台灣遇見能善用這些植物的人,無論以何種形式發揮,全都很好.
  我喜歡看到一個東西到了不同人手裡,神奇地變幻出不同姿態,對我來說,這就是一場「創作」,就好比一首曲子在不同舞者詮釋中,可以有截然不同的情感、樣貌與獨特的生命故事.自由與創作讓人對生命各種可能性充滿好奇,讓未來值得期待.
  映襯著沙漠乾燥植物們的,是撒哈拉遊牧民族女性手染布,極為細緻的藍與花紋,正式集資時,會裁成圍巾作為回饋物,敬請期待!
  
  今天在【探索奇蹟】讀到葛吉夫的一個想法,關於自由,頗為有意思,順手記下:「一個在監獄中的人,無論何時,如果有逃離的機會,首先他必須明白他是在監獄中,只要他不明白這點,只要他認為他是自由的,他就沒有任何機會.沒有人能用強迫的方式,違反他的意願,違抗他的渴望來幫助他或讓他自由.如果自由是可能的,那也只有在極大的辛勞與努力之後才有可能,而且最重要的是,朝向一個明確的目標做有意識的努力.」(P.43)
  對我來說,舞裡的自由同樣是的,那得先意識到自己的不自由,爾後奮力爭取、不斷自我挑戰,突破層層關卡,才可能擴大自由的空間,體悟到那難以言說且只能「等待發生」的自由、寧靜與感動.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