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4/2014

教學新靈感

  呵呵!我真的覺得自己不管做啥事,很自然地,「創作VS研究」、「跳躍性思考VS縱向深化」這兩個幾乎都會同時並行.
  這回舞蹈工作坊快結束時,藉由與學員互動及經驗累積,很快地,靈感開始來找我,關於可以在後續舞蹈教學中加入的新元素.
  原本我就想開主題式工作坊,只為對特定主題感興趣的學員而開,而且一次只收五個,因為我也想過過「開課很容易就額滿」的人生,呵呵.音樂與即興,不同曲風及道具間的應用,向來在選項中,昨兒個多了電影這個元素,畢竟我一直很想把埃及電影的美給帶入舞蹈教學裡.適才想到,未來應該可以在每回工作坊中,加入「情感表現」與「故事敘述」這部分的引導.
  跟一般正常經營的舞蹈老師比起來,啊我是真的學生很不多啦,開課也是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也不知道在幹嘛.啊唔歌,我還算蠻常接到來自世界各地的信件(最好真的是來自世界各地),很常被問的問題就是:如何在舞蹈中,表現情感?
  不時有陌生者寫信告訴我,她在跳舞時,很大關卡是臉上沒表情,跳舞完全沒感情,乾乾的,問我該怎麼辦?或許這真的是很多人的問題,之前有一個來找我上過一堂家教課的學員還說:「老師,妳跳舞的時候,臉上好有表情,我幾乎只看妳的表情,那是怎麼來的?」我那時其實不懂她的意思,竟然委屈地說:「可是我跳舞的時候,也有做動作!」(這回答真的很白癡!)
  適才好奇地在網上找了一下資料,愈來愈興奮!好高興我之前有機會在巴黎學舞時,曾那樣那樣不顧一切地專注學習,此時在網上找到的資料,無論文字或影音,只是讓我更清楚當初在巴黎獲得的那份感動與震撼之為何.然後,我依然不得不寡廉鮮恥地說,我真的是有點小小的天賦異稟,當年即使我沒有這麼多理論背景,也沒有遇著可以為我說這麼多、系統性地解釋得這麼仔細的老師,但我還真的就這樣領悟了一些蠻精髓的東西,且還可以用出來,真的是老天疼惜啦!呵呵!
  每回跟剛認識的學員上課,我都會誠實地說,在舞蹈中,我真心愛著的是舞蹈創作與背後傳統文化,我對教學是沒啥熱情的,又超沒耐性.先前若不是我任性地將社大舞蹈教學化作一場實驗性創作,我老早就爆炸了.
  直到現在我都還記得,2010年秋,在即將前往摩洛哥之前,獨自在文山社大地板教室等著學員來上課,我心想,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當舞蹈教學之於我,再沒有讓我好奇、興奮或渴望的新元素,我教不下去了,那不是我還有沒有東西可以給的問題,而是如果在一場教學中,我無法從中獲得屬於我的學習與新知,我是真的撐不了多久,就會黯然枯萎的.
  2012年從摩洛哥回來後,短暫再以社大為主要教學場域,爾後便完全以家教為主.先前佳仙曾說,在社大上課時,我會敏銳地感受到每個學員不同的需求與狀況,我會想符合每個同學的個別期許,卻又找不到自己的核心,以至於陷入一片混亂痛苦.相對地,會特地前來找我家教的,就是想要我的課程的人,彼此頻率多少接近,這讓我無須在課堂上面對那麼多陌生臉孔,可以好好專注在眼前一或兩位學員身上地教舞,這讓我有了身心休憩與深化教學的空間.
  這些日子以來,我專注在撒哈拉計畫的構思與推動,在完全無法預知未來走向中,我還蠻享受順著流走,伺機而教的日子,讓我可以專心給出我想給的,但不用花時間與力氣去做我完全不感興趣的經營(諸如辦教室、舞團、商演或師生成果展等),我整個人生真的輕鬆許多,也釋放更多能量,更精準地去做我真心認為更值得在舞中分享的那些,而當然,這些從來不會只是舞碼而已(蔡阿任真的很堅持).
  持續蛻變與更新之於我,關乎「打從靈魂快樂起來」的那些,很高興忽然間我的舞蹈教學似乎正要走入新階段,也讓過去累積再度有了整合並取得新意的機會,而這樣的轉變並非我刻意追求來的,就只是專注地依隨己心地活著,誠實待人,慷慨分享,然後神便讓這樣的轉變與禮物在我生命中開展.
  可以在教學中,持續深化知識、甚至將過去個人所感所見給知識化,系統性地給出去,真的是很幸福!
  深深地感恩,關於所有所有.
  
  
  

  清晨四點,荷花初綻放,我媽特地叫我來拍,說這樣可以做紀錄.
  是說……,為啥清晨四點,我人竟然醒著呢?是睡飽要起來運動,還是怎樣?
  喔吼吼吼吼!以我的癖性,當然是熬到天快亮都還沒睡啊!喔,因為正在讀一些關於阿拉伯舞蹈很有趣的法文資料,其實已經很累了,但好奇心與求知慾讓我即使躺在床上,還是睡不著啊!昨晚讀資料時,對舞蹈的理解突然轉入新階段,很難形容,而且很詭異,若我沿著某種無法言說的「指引」,那個線索就真的是很自然地一直朝很身體本能、生命本質以及與土地有關的方向走,不時就會牽扯到所謂的「身心療癒」,真的很詭異.
  好討厭我一直搬家,書都堆在紙箱,還散落四處,不然有些之前讀過的書,此時應該再拿出來看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