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2014

埃及東方舞入門工作坊。上半場

  今天埃及東方舞入門工作坊很開心地上到一個完整段落,與四位克服交通困難,特地從外地跑來西螺上課的學員,在輕鬆自在的氛圍中,仔細地說著舞的演變與最原初的樣貌,稍稍介紹音樂的幾個基本元素與特色,接著帶入肢體律動的部分.
  我向來堅信每個人天生都有自己跳舞的能力,所以在教學上,我不願用自己編出來的舞碼去框住學習者的舞蹈自由、扼殺創作能力,所以我不太教舞碼,只願很專注地一再回到埃及舞蹈本質性的能量與感動,以及音樂可以在身體激發的創作自由,甚至是身體與土地、與內在情感的關係.
  當然,我曾經非常挫折,在教學上,常有學生說聽不懂我在說啥,覺得我講的東西很抽象,即便我已經超級努力地用語言用圖片、用音樂、用影音來解釋我不斷訴說著的概念
  將教學走向改以家教為主之後,特地慕名來上課的,全都是偏好讓身體隨著音樂而舞的自由靈魂,甚至是對舞碼學習不再滿足對舞蹈文化知識的缺乏而感到心慌的人們.慢慢地,會喜歡我給的課程的學生才一一到來,讓我愈來愈能輕鬆自在地在課堂上給出所有.我從不用任何方式去綁住任何人,因我愛自己的自由就像我愛他人的自由一般,向來是學生想上課就約時間,覺得上得差不多了夠了,那麼就從課堂上的師生關係轉化為生命中的好友吧!如此才會帶來最自然澄澈的生命流動,我想.
  或許是我這一路真的非常堅持不讓心中對自由舞蹈的核心價值拋丟,一再地回到當初在巴黎,那些跳舞的阿拉伯女人深深震撼我感動我讓我受到啟蒙的瞬間,所以今天面對四位同學,再度說起那段恩典般,與舞交纏的生命歷程,當年的喜悅與力量依舊在,而我願藉由課堂上的交流與互動,讓更真實的知識與力量傳遞出去,讓每個來上課的人們都帶了不同的東西回去,或許是新的舞蹈概念,或許是聆聽音樂的方式,或許是對自己身體的認識,也或許就只是一份對美的想望.人生的路永遠是自己在走的,而我希望世間每一場短暫相遇,都是一份善緣.
  很謝謝今天特地來上課的四位同學們,很高興認識妳們,我今天上課上得很開心,也很用心!
  我媽其實也很專注,一會兒怕客人熱到,一會兒怕茶沒了,一會兒怕大家沒拖鞋穿,等等等等的.在我房間說完舞蹈歷史種種,看過影片之後,我們移動到閣樓空間,準備進行肢體律動,我媽竟然對我說:「講這麼久,啊我看妳都沒有帶人家跳舞,感覺好像在騙錢!」我不滿地回嘴:「吼,拜託,人家願意特地來西螺上課,就是因為我有能耐系統性地好好說舞,好嘛!」
  我很堅持要人數少少地上課,因為這樣帶出來的課程品質真的就是不一樣!有了今天一整個下午的互動與近距離相處,同學間稍稍建立起熟悉感,我對同學的特質與訴求亦較清楚,對於明天該如何帶課,有了更具體的想法,還蠻開心的哩!呵!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