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2/2014

轉出

  昨天從台中回來後,沒有多想,將特地從撒哈拉帶回來的細沙裝了一小袋,還將各種北非野地原生植物一一裝進袋子裡,外加我從沙漠帶回來的唯一一瓶玫瑰油,整理好後,準備寄給第一次見面的阿娥.
  今年在沙漠,我花了不少時間與心力去認識北非各種料理用香料的味道及使用方式,以及遊牧民族用來泡茶及醫療的數種沙漠植物,雖覺是有趣體驗,卻也明白隔行如隔山,北非植物的特性與使用方式是我難以理解掌握的深奧領域.
  準備打包回台灣時,我依隨直覺,帶了些許乾燥後的沙漠植物回來,沒有啥特別期望或想像,不知可以怎樣用在撒哈拉計畫中,那時只覺沙漠特有植物是北非大地極為珍貴的天然資產,我想帶回台灣,自然會遇到能善用這些天地賜予的人,讓美好能量流動,慢慢形成一張美麗網絡,到了最後,都將以某種方式滋養著撒哈拉計畫與這當中的人兒們.
  昨兒個遇見阿娥,我心想,嗯,就是她了,寶劍贈英雄.
  照片上,粉紅色那瓶玫瑰油是當地居民消費得起的產品,據說可用來護髮及泡澡.我自己用過,一打開,很玫瑰的香濃撲鼻而來,至於油品本身的效用,嘿,不好意思,本人敏感度不在這兒,問我不準啦,哈哈!
  在玫瑰油旁邊飽飽的那袋,是來自撒哈拉沙丘的細沙,我想請阿娥試著入皂,做成含帶撒哈拉大地能量的手工皂,可做為我下回撒哈拉計畫集資時的回饋物.其餘,全是生長在北非大地的野生植物了.
  做了這個決定,也沒有什麼特別期待,只是很單純覺得這是我想做的,這些來自沙漠的植物們想流動到阿娥手上,就這麼多了.
  其實當初請朋友教我做手工皂,是因我不斷思考沙漠水資源可以如何重複使用,例如若以手工皂取代化學皂,盥洗後的用水能否用在庭院灌溉,諸如此類.後來衍生出以撒哈拉沙子入皂的構想,希望能有助於集聚撒哈拉計畫需要的資源,然而我自己對於手工皂只有粗淺認識,很感謝上天,讓我遇見阿娥,她也願意嘗試幫我用撒哈拉的沙子來做皂,有達人相助,肯定提高成功率,做出來的手工皂也將更有品質保證,真的是讓我大大地鬆了一口氣啊!
  很謝謝神的安排,我真實感受到一隻大手默默扶持我往前走,溫柔輕巧地讓善因緣匯聚,很是感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