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6/2014

扭轉

  想寫沙漠的東西,少說也三年了,之前一個字都擠不出來。三個月前回到沙漠,才突然咚咚咚地打起鍵盤,我在沙漠看見的故事終於開始在我心裡流動,只是那時寫得實在是糟透了!嚇死倫!(抖)
  回到台灣,閉關將近一個月,以一天一本書的速度密集閱讀,能量累積到一個程度,一週前,決定破釜沉舟,不管之前寫了啥,全部擱置一旁,一字一句從頭寫起。每天寫不了幾個字,繼續努力維持一天一本書的進度,但我知道自己有了很大的突破!重要的不是擠出的字數或是寫出了什麼,而是在持續不懈努力後,終於扭轉了自己內在的什麼,慢慢找到不同的書寫方式,稍稍打破舊有習慣,這才是最令我開心的!
  神奇的是,這個磨磨蹭蹭地摸索該寫什麼以及怎麼寫的過程,讓我更細緻地看見我在沙漠所見與體會的那些,雖然目前尚無法完整地說些什麼,但我似乎比之前都更貼近當地的人的故事.我想,這是神回報我持續不間斷努力的禮物.
  前天,一篇約一萬字的初稿完成,我二話不說,立馬丟Eva Chang,逼她睡前給我看完,立馬回饋!雖然她說的我自己都感覺得到(雖然年代久遠,可大學時修過文學史、文學理論與文學批評的課畢竟也不是一場空啦,呵呵),但就是需要旁人提點,會更清楚咩!接著持續改稿,昨晚將第二版丟給鳳媖,她是還蠻肯定的,還說這是她讀過我寫的文字裡,最好的一篇咧!哼哼哼,吼吼吼,哇哈哈哈哈哈(得意地仰天長嘯中)!
  很高興終於給自己的書寫起了個不一樣的頭,真的是很不容易啊,這樣的轉變,跟換顆腦袋根本就是同一件事啊!接下來,就是繼續努力專心書寫沙漠之於我這樣!(握)
  是的,照片上是一本厚重的《可蘭經》,是我在網上找到最吸引我的版本,特地請人在中國的Chen-ju Yeh幫我購買、郵寄給我.為什麼呢?喔,宗教對文化的影響不言而喻,若我對伊斯蘭思想毫無所感也毫無所知,怎可能細膩掌握並貼近撒哈拉遊牧民族的生活、情感與思維?又怎可能寫出真正動人深刻的作品呢?這很合理也很好理解,是吧?!
  所有努力,不過基於我對撒哈拉的一份真誠摯愛,對我來說,愛不是一份衝動或情感罷了,而是生活裡的具體實踐,讓生命為此創作.或許我對撒哈拉的愛,確實零極限.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