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2/2014

回歸人的層面

  回台灣一個禮拜,也整整休息一個禮拜了,還在思考、沉澱下一步該怎麼走,此時只知自己一點回台北的意願都沒有.今年有整整五個月,我人在摩洛哥,在當地遊走、衝撞,理解好些先前不曾發現的事,愈是看見夢想實踐的困難,也多了些務實的力量,我愈來不去懷疑自己正走在靈魂所選的路途上,當我不斷在關鍵時刻,在衝突與挑戰中,真切理解領悟M給我的訊息時.那是很難言說的,就只是一種將學習與追求拉高到現象之上,尋找背後靈性提升的感悟.
  想讀點書,無奈地發現出國前網購的書,好幾本都讓我踩到地雷,然這本【她們,和她們的希望故事】(馬可孛羅出版,2010年)卻讓我數度讀到落淚.平實的文字,深度與廣度都足夠的頗析,將第三世界女性如何飽受貧窮、戰亂與暴力的摧殘呈現在讀者面前,也道出了她們的力量.
  一個外來者甚至是聯合國所擬定的計畫案,未必真能在當地產生預期效果,甚至可能帶來災難性影響,然而若能當地人合作,往往能達到想像不到的成效.書裡尤其觸動我的,是女性對於脫貧出困、掌握自己生命的渴望,以及教育對女性與社會所能產生的影響與力量.
  今年三月,我曾特地去找M一趟,她跟我提了在當地進行「教育」的重要,而那樣的「教育」未必是蓋學校之類的工作,我可以設想得更深刻細緻,並在當中尋找人與土地的關係何在.我說了當地人甚至不曾思考到教育的重要,然而若能與當地人合作,前進速度才會是快的.她只說了:「先找有意願改變的人.」
  此時讀【她們,和她們的希望故事】這樣的一本書,遠比先前理解為什麼所有計畫皆須拉到「人」的層面,必須與「人」在「人心」上作工,畢竟形塑一切行為、制度與社會現象,進而對土地進行最大使用且產生最大影響的,恰恰是「人」哪!而教育與訊息的傳遞,正是試圖結合力量,在人心上工作著.這樣的工作是最困難、精細,無法在短期內見到成效,卻同時也是最能產生長遠影響的「扎根」工作
  舉個例,換個角度來思考,重點不在於我能號招多少人在沙漠種多少樹,而是在這樣的行動中,可以對外產生多少影響,散佈什麼樣的訊息?又是在當地與人產生什麼樣的互動關係,甚至是影響?所有的計劃與行動都只是「媒介」,最終追求的,依然是人心的改變與靈性的提升.
  大抵是這樣的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