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5/2014

  我想我跟貝都因男人大抵都屬於工作狂型的人,他每天清晨起床,頂著大太陽,跟著工人忙進忙出,直到工人離去,便點燃據說可以驅逐邪惡之眼的乾燥植物,邊聽伊斯蘭吟唱,做自身與空間的清理.
  而我呢,則是一早起床,喝過咖啡,吃點餅乾,便開始在電腦前忙著,昨晚查資料查到半夜,因一位經商有成,堪稱業界楷模且為人相當熱心的大學同窗突然跟我提了一個計劃,若成行,應可大大有助於沙漠計畫的推動!我一聽,當然是超感動的!也很珍惜!可在這之前,我得先做很多功課,雖然我早想將生態旅遊民宿沙漠種樹與麥田復耕以及另類旅遊規劃給整合起來,成為一個架構完整的企劃案,但總覺目前還有其他更重要的事得做,回台灣再整理,可前兩天聽他一提議,我便知統整的時候到了!無論成與不成,我都很珍惜每一個機會,且每一次的整理與學習,都是再更朝夢想進一步啊!
  沙龍屋樑應可於今日完工,但所有費用支出累積起來,早已讓我大感吃不消!當初師傅估價是以一般極簡民房的標準來算,怎知蔡阿任要求標準比較高,又要堅固耐用,還要好看有特色!這東加西加的,真的好驚人!此外也跟建材及工資逐年上升有關.這錢當然是要用在刀口上,但許多細節完全馬虎不得,也只能咬著牙撐了啊!剛開始創業肯定是辛苦的,但這恰恰是磨練個人耐力毅力與應變能力的最佳時機啊!所以說,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啊是也沒啥不好啦!更何況,我不是在撐一間漂亮房子要給自己住(我流浪慣了,住那裡都很OK),而是在給整個沙漠夢想計畫打造穩固基地,這根本是個「開墾」的動作啊!總得先把土給挖鬆,刨開渠道,撒下的夢想種子才有機會發芽、茁壯!而披荊斬棘的過程,多少總是會流血流汗的咩!更何況,人家我可是正開墾著一畝「夢田」呢,哼哼哼!
  
  
  
  
  
  
  
  
  
  
  

   這是小房的床的床頭櫃,樣式是我跟師傅討論出來的!目前只是初步工作,但從這個雛形,大夥兒就應該可以感覺得出來蔡阿任不是普通角色,一旦決定要做一件事,就要做到現階段能力範圍內最好為止!雖說無法凡事面面俱到,但總可求盡心盡力,求個無悔無憾呀!
  有點可惜的是,有些我想出來的圖案樣式,師傅的專業與個人經驗無法配合,我選擇放棄自己苦思出來的構想,不去要求他做自己能力外的事,而是放手讓師傅發揮才華與專長,我想,就這麼地順著生命的流緩緩走,讓他人不因工作而那樣辛苦,甚至可以樂在其中,這才是對民宿最大的祝福,讓這夢想基地在一開始便流動著美好交流與感受!
  關於民宿規劃,我很早就在腦子裡醞釀,做了很多功課,一再思索、釐清整個沙漠夢想計畫的起源與理念是什麼?一再檢視各種方案是否真的可行?又是否真能「莫忘初衷」來著?若稍有進展,便再重新反省當初的構想與理念是否依舊貼近現實?抑或必須有所修正更新?每個步驟,我都盡量細細地做著功課與反省,細細累積,如此,內力底蘊才可能釀得夠陳、夠辣、夠有勁!與舞蹈不同,當初我抱著:「那麼就試著與舞蹈在台灣走出一條路吧!」的念頭與舞蹈在台灣走了一段,但此時,我的信念堅不可摧的便是:「沙漠這條路,我是要走長長久久的!這是我靈魂最深處的渴望!就這樣!」(拍桌)當我如此打死不退、破釜沉舟,自是全力以赴了!
  在沙漠到處飛揚的工業化垃圾讓我極為憂心!我曾想過,有無可能回收寶特瓶、玻璃罐等廢棄物,再做利用地用到民宿建築上?甚至陸續做了不少功課.然而民宿一動工,我便捨棄了這念頭,之於我,將廢棄物回收並當作建材利用,不僅需要說服當地人與工班,需要很長時間的溝通,此外,在我個人觀感中,要將廢棄物用在建築中,且還要實用、耐用、有美感,而不是淪落成垃圾堆的總和,那難度是比單純蓋房子要來得高的!也因此,到了最後,我選擇讓當地師傅發揮傳統建築工法的藝術,首先成就一個充滿沙漠與游牧民族特色的空間,讓來者歡喜自在,讓觀者心生嚮往,凝聚喜悅能量,形成美好流動,應是更有益於未來志業的實踐.由此可證,蔡阿任是真的前思後想地把所有細節都想過好幾遍了呀!
  
  
  
  
  
  
  
  
  
  
  

  呵呵!師傅人真的很好,很盡責!我拿了張照片給他看,希望他照這樣式,也幫小房做一個,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原來那東西也可以這樣做,想了一下,就答應了!然後他今天就真的履行承諾了!超厲害的!呵,好開心!好感動!
  這張照片上顯示的只是一部分「素材」,我想一定沒人猜得出來這是啥?待成型,再拍給大家看蛤!
  
  
  
  
  
  
  




  有些朋友可能發現Simon好久沒出來見客,是不是發生啥事了呢?
  呵呵,Simon過得很好,愈來愈朝介於「家貓」與「浪貓」之間的路線發展,他比外頭浪貓親人,但又非常獨立,每晚我睡帳篷,他一定獨自在庭院玩耍、跑跳,天亮後,往往躲在麥稈裡補眠,完全無視我的聲聲呼喚!直到傍晚,我喚他吃飯,他才從容不迫地從麥稈露出頭來,讓我抱他回房間吃飯.
  我照顧他的方式就是放他自由,讓他隨著天性去走!我無法時時刻刻待在這裡照顧他,很快地,他得自己學著跟這裡的人磨合出相處方式,學著照顧自己,況且,我常覺關於在沙漠生活的許多事,他還遠比我清楚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