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4/2014

堅定!


  六月十三日星期五,聽說今天滿月,然後是啥星怎樣之類,然後今天許願還是幹啥會特別功德圓滿之類(重點沒一個記得清楚),總之,這些都不重要。我們回大湖看看,上次大雨的水仍在,湖面鳥兒變多了,好熱鬧!好令人開心哪
  
  
  
  
  

  今天特地回來看棕櫚樹,每一株都還活著,真的好不容易哪!好感謝貝都因男人把我們的樹照顧得這麼好!那箇中辛勞與付出,真的只有來過當地才能想像呀!
  廢耕麥田的土地好硬好乾,樹苗仍小,不知何日才真能復耕?然而這卻又是追求糧食自主,尋求綠的沙漠與根留故鄉的努力呀
  
  
  
  
  
  
  
  

  或許是我回沙漠定居、創造的渴望確實夠強烈炙熱,上天接連製造好些讓我應接不暇的變化球,卻也更能迅速直接朝著夢想走。
  進入2014年以來,我與他才終於有了較多一同做事的機會,在工作與創造中,更深地認識彼此,磨合著。在沙漠,一切都是那樣不易!若非親眼目睹他如何在這片乾枯大地上,細心照顧著棕櫚樹苗,恐無法明白在每片綠意背後,有著多少他在烈日狂風下的辛勞付出!
  再兩周,我便得回台灣了,心裡的不捨悲傷,讓我只想更直接勇敢面對內在渴望與恐懼。昨兒個,一位臉友分享了金凱瑞一段話﹕「如果你為了生活,選擇去做不是自己喜歡的事情,也有可能會失敗,不一定會成功,那麼為何不去選擇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呢?」這話多少打到我,面對內在渴望,我缺的從來不是行動力,卻容易失之躁進!我不知時機是否成熟?但我真真真切切已愈來愈無法忍!
  或許是因整理著小鷹書稿吧,我想起了蔡家雙鷹,即便自幼淪落人類之手,即便腳上綁著繩索,甚至被殘忍地剪去羽翼,在每個陽光燦爛的天,每當風起,翅膀自是迎向風的呼喚,朝天揚去!
  當年一遇見舞,便再無法回頭,很長一段時間,即便內心諸多衝突、矛盾、遲疑與恐懼,跳舞仍是個「不得不」!而此時,另個「不得不」的呼喚再度出現,我 心裡只有堅定決絕與炙熱想望!我無法再等也無法再忍,所以必須將自己準備好,以更堅定果決的行動,讓下場未知挑戰昂然開展!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