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2014

掛勾


  早,大哥請來的工人正式用土磚將牆圍起來,從此家族那套衛浴成了他的私人所有物。貝都因男人的爸爸見了,氣得大發雷霆,發了好大一頓脾氣!看來他老人家直到此時才知大哥技倆啊!
  四哥跟貝都因男人笑著安慰他:「當初大哥要把家族老屋切割一半出來自己用,你答應了。當大哥築圍牆,你沒阻止。現在不管他有沒有封起圍牆,都已經於事無補了。沒關係,就讓他去吧!我們兄弟再湊錢另外蓋一套衛浴!」
  
  
  
  
  
  
  
  
  

  大哥的二兒子與哥的二兒子年齡相近,成天玩在一起,今天他們不知上哪兒找來一個廢棄的大塑膠袋,綁上幾條繩子,一一釘在地上,要把塑膠袋變帳棚!
  
  
  
  
  
  
  
  
  
  

  今天需進城辦事,出門前,把兩隻貓咪都趕出房間,Simon一溜煙衝到麥杆底下,小女生躲到另一間房,看到我來,楚楚可憐地喵喵叫著。
好詭異喔,與我在這裡相遇的貓咪,一隻比一隻更像天生家貓,卻又能自己活得好好地哩!
  
  
  
  
  
  
  
  
  

  Simon 知道自己漸漸塞不進去木碗了,轉而擁抱化石洗臉台。啊,這孩子好捧場啊,所有我為民宿挑的,他都好愛!
  
  
  
  
  
  
  
  
  
  

  上午進城,花了不少力氣,才終於「遇見」我在找的東西:帶有當地特色的鐵條掛勾 ,這是舊貨且是獨件,我一看,就喜歡這不規則的流動美感!上頭四個掛勾是另外找師傅加上去的,我們帶回來,貝都因男人的媽媽甚至完全不知這東西有啥作用,我們只得現場示範給她看。呵,過往游牧民族生活確實不需衣服掛勾啊!
  
  
  
  
  
  
  
  
  
  
  
  

  花了好大力氣,才終於找到我要的小房衣服掛勾,有些放房內,有的放浴室。我很喜歡這些充滿人的溫度的手工製品,堅持不用工廠生產的制式物件。
  貝都因男人快被我的龜龜毛毛細緻講究給逼瘋了,好幾次都說:「就買塑膠的就好,幹嘛這麼麻煩!」我說:「民宿跟住家的差別有時就在這些小飾物與無處不在的細膩用心,如果你希望住客喜歡我們的房子,享受其中,現在這些力氣與努力與時間都是必須的!正因為預算不高,所以更要利用這些花費相對負擔得起的小物件來打造民宿風格啊!」
  
  
  
  
  
  
  
  
  

  剛買回來的掛勾交給大哥的大兒子漆成黑色,其他小孩在旁邊,愛看又嫌噴漆臭!
  
  
  
  
  
  
  
  
  
  
  

  Simon躲在水泥磚後面小解,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疏不知這一切早已看在眾人眼底……
  
  
  
  
  
  
  
  
  
  
  

  站在尚未完工的土牆上的兩隻天堂鳥。這地方真的愈來愈多生命來造訪,鳥兒愈來愈多,就連貓都增加了!
  今天我跟貝都因男人進城,走在路上,一個陌生中年男人不知跟他說了啥,兩人當街吵了起來,後來我才知,那陌生人罵他:「你跟這個外國壞女人混在一起做什麼壞事?」事實上,這早已不是他因為我而被當街挑釁了。
今年,我們終於有機會一起做很多事,我很拼命,他同樣承受前所未有的壓力與工作量,隨著小房逐漸完善,他也一天比一天消瘦。前幾天,M提醒我得多照顧、引導他,我這才明白自己不該老用自己的標準去要求他人,我確實為了這段關係與回沙漠的渴望而做了許多事,然而他同樣因我而必須承擔許多,包括與家人關係的調整,親戚鄰里的耳語忌妒,或是街頭陌生人的目光及挑釁。這些之於他,莫不是可稱之為「邪惡之眼」的壓力。
  我不是個天生聰明的人,但我很認真懇切地在學習,謝謝M的提醒,讓我看到「愛」的另一面,並學習更深刻地理解「愛」如何被實踐。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