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2014

反省


  我感覺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小女貓,一點離開的意思都沒咧!而且她認我,會跟著我,只跟我撒嬌!是不是真的男生都比較皮啊?Simon不時跑去煩人家,抓人家尾吧啥的,還人家氣得哇哇叫!
  
  
  
  
  
  
  
  
  
  

  他們兩個不至於感情不好,但Simon真的很皮,跟人家互動的方式很像要打架,一陣撕咬尖叫總是難免,昨晚貝都因男人還把皮到不行的Simon丟出房門外,讓他冷靜冷靜!
  
  










 
  雖然這傢伙愈來愈愛在外頭野,可當他難得進房睡覺,姿勢還是很人類啊!
  
  
  

  
  活在一個自然力極強、抗拒只是一場枉然的地方,人不得不順著生命的流走,日子倒也輕省自然。沙漠風暴讓我畏懼,屋子裡的沙塵永遠掃不完!然而這股力量同時也逼使人暫停所有行動,再度看清己心欲求,再度審視自己的行為是否依舊服務著「初衷」?在這兒做事的諸等困難與未知挑戰,以及必須面對的那些難以說明白的種種為難,讓我只想省下抱怨與爆炸的力氣,用心學習、適應與改變自己。然而,我不曾一刻想放棄,自始至終,我仍是那樣渴望讓自己在這裡的創造服務著沙漠展現給我的愛。
  沙漠風暴來襲時,氣溫稍降,蚊蠅少些,我較能專心,斷斷續續擬完生態旅遊民宿與種樹計畫草稿,雖說抱著為人與土地做事的心在進行著這一切,然而我從無法真切地回答 M 問我的問題﹕我所做的,真的是當地需要的嗎?抑或只是服務我的想像與個人價值?
  進入2014年,我終於有較長期完整的時間在沙漠生活,看著貝都因男人每個禮拜都得前往麥田,辛苦地灌溉棕櫚樹苗,卻不知哪年哪月哪日才能進行麥田復耕,愈是明白為什麼當地人總跟我說﹕「務農在這裡是沒有希望的!」也更清楚為什麼田裡只有老人在勞動著,而所有年輕人全走入觀光產業了。
  我不知自己想在這兒進行的生態旅遊觀光與綠洲有機農耕究竟是不是當地「需要」的?可這恐怕不是這兒許多人「想要」的短期獲利方式,更多的是對我們這個時代危機的回應吧!面對過度工業化與商業化行動對土地與人心的戕害,面對人心的迷失與自然資源的日漸枯竭,試著去走一條對人與土地都更友善,更貼近己心與自然的路。
  我仍將世間有為法視為幻象,所有人都是來修行的吧,面對這個時代的焦慮與困境,重新回到土地上工作的目的與意義,與其說是企圖大筆一揮地讓這個世界都不一樣了,不如說是慢慢地在過程中,試圖修復並重整人與人、與土地、與自己的關係,至於將走向什麼樣的結果,那都是神的成就。
  M 曾問我﹕「妳希望沙漠將來變成什麼樣子?」這問題,我好久都回答不出來。直到這兩天,一個較具體的影像才慢慢浮現,或許就希望著一個乾淨祥和,所有生靈可以和平地活著,人與人、與土地、與自己可以和諧共存的世界吧!
  我曾困惑﹕綠洲傳統農業方式已相當接近自然農法,那麼我還能為這裏帶入什麼?當我擬完兩份計畫書,才比較有了個自己的答案﹕我可以為傳統作法帶入新的意識,一個來自飽受污染的現代社會裡的人的反省而來的新意識,與再更進一步的作為。
以上是我這兩天的反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