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8/2014

樹倒

  感謝四哥大力協助,歷經尋尋覓覓,終於找到口碑好工法細且相當專業的工班!據說這工班專做旅館工程,對一些較細緻傳統的屋舍造法較為專精,雖然價格硬了點,且必須等他們完成手上工作,一周後,他們才能上工,但我仍決定跟他們合作.
  今天沒有tajine照片可以PO,因本人前往小城辦事,一早出門,傍晚才回來.經過市集時,無意間看見這兩扇古老小木窗,不覺駐足,腦中立即有了運用在民宿的構想.問了價格,讓我的心抽緊了一下,可我知這種充滿歷史的手工藝品可遇不可求,依舊將兩扇木窗給帶了回來.
  這木窗頗為古老,可年代不詳,上頭裝飾或為金屬片,或動物的角,純手工.我打算將這窗請師傅安裝在區隔浴室與床的那道牆,花紋這面朝著床,可將小窗打開那面朝浴室,如此一來,古老木窗安裝在室內,既可起著裝飾功能,又避免風吹雨打,且在浴室裡的人有了一扇小窗可看外頭是否有人,而在寢室內的人則可欣賞古老木窗的美與歷史感!
  店家說,這木窗可用油擦拭,曬曬太陽,便將再度閃閃發光!當我一看到這兩扇窗,就知道是屬於我們的民宿的,且剛好兩扇!剛好可以用在我們正建構中的那兩間小房!我很用心地盡量善用手上資源,讓這兩間起步的小房充滿特色與美感,也是想謝謝那位低調善心的女子的慷慨贊助,讓我們的兩間小雅房得以升級成套房!感恩!
  
  
  
  
  
  
  
  

  事情發生得很快,但命運之輪一旦啟動,便再也停不了且無法回頭!
  當大哥要在庭院築起那道矮牆,並在地上畫了範圍,我問貝都因男人:「牆離樹那麼近,樹會不開心吧?!」貝都因男人大概因大哥行徑而心煩意亂,隨意回我:「不會啦!圍牆不會擋到樹!」
  今早出發到小城時,我親眼目睹大哥面帶喜悅驕傲的笑,與工人一起將樹枝拉倒!那棵樹,是這家族唯一的一棵樹,是他的妻子十二年前親手種下,此時他竟因著種種因素,毀了這棵唯一的大樹.
  傍晚,從小城回來,大樹已經被鋸了一半.這樣的空間,適合你的孩子嬉戲成長嗎?這棵樹,還能給你的家庭任何庇蔭嗎?家族的記憶與情感,還剩多少呢?!
  拿起相機,只覺自己正拍攝著命案現場.
  傍晚,大嫂回來,看到大哥的作為,連她都悲傷地搖頭了.無論精神或物質層面,一個無法迅速建造,卻可能毀於一旦.
  
  
  
  

  工人在牆上塗塗抹抹,一棵原本庇蔭著鳥兒與人們的大樹,如今僅存一半身軀,宛若牆裡的囚犯.人類需要做的是種樹,而不是築起一道道牆.但這樣的事情不是只有在這家族在沙漠裡發生,城市裡的人們不也砍下一棵棵樹,就為了建停車場游泳池購物中心工廠……,簡直不勝枚舉呀!
  我要自己不去批評什麼,我要自己試著去理解這樣的作為,但,心真的很痛!人,究竟在想些什麼?或者問題其實出在人不肯往更深更遠的方向去「思考」
  
  
                                                                                                                     
  
  
  

  咳咳,嗯,我說……,Simon啊,你現在又是在幹啥?!早跟你說過,雖然你出身市集,但不是每項我從市集帶回來的東西都歸你管,好嘛!還不趕快給我下來!
  
  
  
  
  
  
  

  小小貓的哀怨:「為啥每樣我愛的東西,妳都不肯給我?!」
  
  因為所有你想要的,本來就不是買給你的,好嘛!別囉嗦,快快給我滾下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