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6/2014

強風微雨中

  接連幾天,氣溫飆高,讓人不僅一點都不想做飯,就連食慾都無!昨兒個氣溫稍降,傍晚還捲起沙漠風暴,清理掉了些先前酷熱,今兒個氣溫較低,讓我有了再做tajine的慾望.
  我坦然承認自己跟羊肉還不熟,煮不出羊肉的美味,再度回到雞腿中磨練.這是今天的tajine練習:肉桂核桃蘋果雞腿.
  這道菜先前有過類似煮法,但這回更講究地處理核桃的部分,先以水浸泡,去皮,放入鍋中煎到微焦,接著搗碎,與糖肉桂與薑粉均勻混合,蘋果切片,撒上肉桂核桃糖粉,在鍋中煎到微焦,再放入tajine與雞腿一同烹煮.這味道除了「真的實在有夠好吃!」之外,我已經找不到其他形容詞了,雖然看不到核桃蹤影,但煎過的核桃香味早已混入醬汁及雞肉中,外加肉桂的香,確實可口啊!
  搞不好真的是宿命!他愛吃甜,然後本人很剛好地自己亂做tajine,就會朝甜的方向走!
  
  
  
  
  
  
  
  

  昨兒個一陣狂風掃過,今兒個氣溫較低些,我整個人也比較舒服!
  看來「如實接受」是「適應」的第一步,自從我學著不去抗拒沙漠乾熱,甚至靜靜地讓熱氣流進身體裡,這些天,乾熱氣候不再讓我那樣坐立難安,甚至覺得身體熱熱的,很舒服!風一吹,整個人則因流汗帶來的涼爽而狂喜了起來!呵呵!
  民宿建造工程仍是緩慢,工人有一搭沒一搭,外牆已築妥,沙龍建造工程則有些停滯,有時是工人沒來,今天是土壤不夠,只築了一部份便停工,再者,我們必須先在另一邊的牆打個門,否則卡車無法運送建土進來,工人便無法持續建造沙龍內牆.
  我是個急性子的人,這事要交給我,肯定每天追著工人建商跑!可在這兒似乎行不通,且我不諳當地語言與做事方式,一切只能交給貝都因男人執行,偏偏他這兩天生病在休養,我感覺上天一整個要我換個行事風格與思維,學著不疾不徐慢慢來地工作.
  在這兒,好些事莫不挑戰著我的習性與偏好,我不時得回歸中心,想想我的渴望與初衷,想想這事對我生命的意義與對他人的影響,以及之於我與這塊土地的關係在哪裏,當我依舊確定這是我的靈魂的渴望,便也只是認命地深吸一口氣,緩緩吐氣,帶著一抹「啊是一定要的啊」的笑容,持續前進!
  無論如何,我感覺我在這裡成長進步得很快!呵呵呵…….
  
  
  
  
  
  
  
  
  
  
  

  傍晚,狂風再度捲起,下了點雨,雨勢雖不大,可我好開心!我相信沙漠生命跟我一樣因雨而開心!且我相信沙漠某處一定因這場雨而綠了!
  今日書寫進入第四天,寫著寫著,好像在寫故事一樣,彷彿文字裡的人物真真實實存在過,彷彿文字裡的事件確確實實發生過,但其實是我就著在沙漠走訪遊牧民族蒐集而來的資料所編攢成的故事,確實「有所本」,但並未真實存在著文字裡那個人.
  想想,這是我第一次有這樣的書寫經驗吧:腦中不斷浮現故事場景且還算詳細,我看見故事發生地點的景象人物,以我自己在沙漠的經驗與感觸來想像遊牧民族在這裡的生活,畫面一個個跑過,劇情不斷推演,我筆拙,驅使文字能力不佳,字句永遠是辛苦地追在畫面後頭跑!我希望我可以寫得再更好些,卻也同時安慰鼓勵自己:讓我歡喜閱讀的,莫不以故事及內容取勝,打動我的,更是文字裡的真情!
  有一個我,不耐煩地想把故事說完,同時有另一個我,想耐著性子,說出一個好聽的故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