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2014

夜的變化

  沙漠高溫與無處不在的小蚊子讓我早在幾周前便開始在庭院搭帳篷睡覺,這幾天更因溫度節節高升,我乾脆連帳篷都不搭,夜宿星空,好處是可以享受夜風徐徐吹撫,難處是無法控制夜風大小,有時風一狂,吹得我滿臉滿頭沙,直往被子裡藏!有風的時刻,蚊子少些,可約莫到了天快亮時,蚊子成群結隊出現,咬得人無法成眠!待日出,蚊子終於不見了,輪到蒼蠅上陣,在耳邊嗡嗡嗡地怎麼都趕不走,且還會追著人跑!
  即便如此,留在沙漠生活的決心依然堅定如初!
  昨晚,我怎也睡不著,我想是這陣子【沙漠鄉土劇】在心裡累積過多感受與情緒,我同樣清楚未來多麼不可預知、各種風險何在以及有多高,我向撒哈拉祈禱讓我擁有足夠的智慧與勇氣來面對所有,找出對所有人都好的方案,但我心裡從來沒有確切解答.夜裡,一個人躺在院子裡翻來覆去,聽著一首首撒哈拉傳統音樂,再到埃及古典音樂,再到巴勒斯坦流亡音樂,再到我的靈魂之歌蘇菲音樂,最後是【金剛經】,我的眼淚忍不住落了下來!很多在這裡的為難無奈,我總覺沒必要說的,自己清楚就好,且好些事,未曾在這兒生活過,是很難想像與理解的.
  躺在墊子上,望著沙漠星空,耳裡反覆聽著【金剛經】吟唱,天上浮雲從一兩朵伴隨皎潔明月,風持續吹著,不知何時,厚厚雲層已佈滿天,風愈吹愈狂,我將毯子蓋住口鼻,以免吸進沙塵,忽地,天竟下起了雨!一場維持了五分鐘的沙漠細雨,我不躲,乾脆踢開毯子,讓沙漠的雨灑個全身!雨很快停了,一切就像從沒發生過,可我想,萬物是因雨而開心的!風持續吹著,吹開雲層,月亮再度顯露光芒,再一會兒,朝陽便將天邊雲朵變成橘紅色的了!
  就一個夜晚,幾個小時吧,我的肉身所躺在的沙漠一隅的上方天空,可以發生如此巨大變化,沒有任何一刻與先前那刻相同!無常才是實相,偏偏人們卻又妄想一個可以規劃控制的未來,因著內在恐懼與匱乏.耳中【金剛經】吟唱著:「佛告須菩提: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當生如是心,我應滅度一切眾生。滅度一切眾生已,而無有一眾生實滅度者。何以故?須菩提!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則非菩薩。所以者何?須菩提!實無有法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
  然後,我想我得到了需要的提點.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