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0/2014

是好事!

  大哥以矮牆將公用衛浴圍起,還把庭院唯一的樹給砍了泰半,讓所有人都極度不開心,再不久,便是沙浴季,提供食宿與服務給來做沙浴的摩洛哥人,是這一家子極為重要的收入來源之一,一旦觀光客發現這裡連個方便的衛浴都無,勢必影響入住意願.
  在某位低調善良女子贊助下,此時已動工這兩間民宿小房已升等成套房,我們無須擔心衛浴問題,然而年紀已大的爸媽對這事的反應讓我頗為不忍,數度與貝都因男人及四哥討論解決方案,他們倆個說,先前家裡曾打算再建一套在外頭的衛浴,連地基都打好了,化糞池也挖好了,但因資金缺乏而停工至今.我主動提議善用原本資源,利用原有地基與化糞池,再造一套衛浴.四哥人真的沒話說,明理慷慨又善良,先前他建造小屋的建材還剩了些,願意全部提供出來建衛浴,再請工人估價,若在我負擔範圍內,工錢則由我來承擔,聊著聊著,我甚至夢想出一條通向衛浴的綠色小徑!
  機靈的我,腦中突閃過一個問題:「那原先要用來做衛浴的地點,就在二哥蓋的水泥屋旁邊,他會不會介意?!」
  四哥與貝都因男人胸有成竹地說:「當然不會有任何問題!那地方本來就是要用來蓋衛浴的,地是家族的,二哥根本是沒經過家族同意就在那裏蓋房子,所以他根本無權拒絕我們利用原有地基建衛浴!更何況,我們真的需要一套給住客使用的衛浴啊!」
  然而一如我的疑慮,二哥不僅完全否決在那地點蓋衛浴的提議(即使他一毛錢都不用出,即使家族真有這需要,即使他根本沒有拒絕的權利),甚至還找來工人與建材,繼續蓋他的小屋,彷彿家族正面臨的問題完全與他無關似的!
  這讓四哥與貝都因男人極度不悅,也讓我傻眼!好不容易問題看似有了解決方案,卻因二哥而得重新思議!我們討論後,決定放棄那方案,將衛浴建在我們民宿圍牆內,但願意提供沙浴住客使用.即使可以動用家族會議,迫使二哥讓步,四哥跟貝都因男人不想再增加任何衝突,他們認為若二哥態度如此,不如一開始便保持距離,才是上策,況且衛浴若蓋在他們家旁邊卻是在民宿圍牆外,難保未來不成為他們專用衛浴.
  我的態度則幾乎只有兩個字:隨順,再建一套衛浴,只是增加我的經濟負擔,卻是為著家族著想,若二哥心中有任何不悅,那麼我也不想讓自己的資源投入在會引起非善意之處,我願這計畫乘著最大的喜悅與祝福前進,就這麼多了.
  我心裡有個聲音在否定二哥的行為與決定,認為他自私愚蠢而目光狹隘.另個聲音則要自己去理解他的心情與狀態,或許那間水泥小屋之於他,有著我所不知的意義,讓他可以向自己向妻兒向家族與弟兄證明自己能力,或許建造一間屬於自己的小屋(即使空間狹隘到讓我覺不可思議)給妻兒遮風避雨的地方,是他的夢想,耗了他畢生積蓄都尚未完工.
  在試著理解並接受他的選擇與狀態後,我不似之前那樣震驚不悅,也似乎對當地現實狀態人心欲求與特殊文化有了更貼近的理解.之於我,這樣的發生是神的禮物,若我無法真實貼近當地生活,又怎可能寫出什麼,與當地人在當地做些什麼呢?!
  圍牆砍樹衛浴大哥與二哥等事交錯接連地發生,不過數天,我覺自己跟這裡的關係也不一樣了,感受與觀看事情角度不同了,我唯一知道的是,這全都是好的,是神對我內心渴求的回應.
  傍晚,我們正在新的衛浴預定地討論,貝都因男人的媽媽走了過來,不知說了些啥,我有點擔心是她不同意我們的計畫,貝都因男人笑著說,他媽媽說自己的大兒子瘋了,才會圍衛浴砍大樹,她很生氣無奈,但完全無法阻止兒子的瘋狂無理行徑,她要我們好好認真工作,把這裡變得很漂亮!
  我一聽,真的是備受鼓勵!大掃先前因大哥與二哥而來的陰霾!這也讓我發現,他們老人家並不是沒有自己的意見或毫無感受,而是年老疲憊了,不願也無力對抗或扭轉大兒子固執蠻橫的行徑,只能無奈地任由他去.然而這兩位老人家的態度裡,除了無奈生氣,還有一種我說不上來的「隨遇而安」,那是一種先前讓我誤以為是「放棄」、「無感」或「不作為」的姿態,可當我稍多些接觸與理解,那當中又似乎是一種很溫柔淡然的「放手」與「釋然」,或許那同樣是一種形式的「愛」.
  
  
  
  
  
  
  

  照片上這東西,是當地常見的香料之一,店家只說煮tajinecouscous都可以用,一次只需用一點點,除此之外,再無任何關於特性或使用方式的解釋.回家後,我稍微用水洗過,放在鼻子前一聞,一股山林芳香散發出來,再用水將香料煮開,讓味道進入水裡,一小口一小口地慢慢喝,以鼻舌與整體身心,細細感受這位新朋友.那味道很有趣!雖在舌根留下淡淡苦味,卻是滿口森林的翠綠芬芳!我試著將這香料與雞肉用水燉清湯,發現雞肉腥味去除了,湯汁裡,盪漾著山一般的「溫柔」,喝起來滑潤順口,彷彿雞肉裡有著整座森林的擁抱!
  我這才驚覺:呵!這個民族使用香料的方式好細緻靈動啊!
  待貝都因男人回來,我問這香料來自啥植物?他說是北非常見樹木的葉子,我們從都市前往沙漠途中的山上,便生長著這樹.我一聽,開心地笑了!呵,無怪乎我的鼻舌與直覺讓我在腦中浮起的畫面就是森林!他一見我把這香料拿來煮成茶喝,驚訝地說:「這東西不用來煮茶,只能用來烹調,妳這樣做是不行的!」我聳聳肩,叫他別管我,我自有我的道理!
  我每天都會花時間,細細地認識著香料,或與水煮開來喝,或拿點東西沾香料,反覆品嚐.畢竟若我根本不認識這些香料,又怎可能用得好呢?花時間且用心去認識這些香料食材,是最最基本的功課吧,我想.
  或許我的朋友很難想像我會這麼用心在烹飪這件事上,畢竟這跟我過去的形象差太遠,有句話說:「拿人蔘去餵豬!」我常承認自己就是那隻豬!然而一旦我動念學習某些事物,上天很自然便安排給我最佳時機與條件,讓我在學習中,享受著,發現著,甚至創作著.此時烹飪與認識香料的過程對我來說是重要的,不僅更新著我的飲食經驗,改寫我的嗅覺與味覺記憶,更藉由細緻深度認識食材與香料等上天的賜予,再度重整我與我的身體,以及與土地的關係.
  其實這才是整個過程中,最深的意義,我想.
  
  
  
  
  
  
  
  
  

  在市集一家草藥店發現了這東西,乍看之下,只覺是罌粟花果實!店家只說這東西可用來安眠,便再無其他資訊.回家後,我上網查了照片,理應真是罌粟花果實!這才知道原來罌粟不僅可以入藥,且中醫也會使用!
  天哪!我竟無意間買了罌粟花果實回家!可真的好好玩喔,不同文化使用的傳統草藥是有交集的呢!
  所以上天的旨意是啥?啊是告訴我,我很有機會認識沙漠慣用草藥?還要我改行當毒梟?!
  
  
  
  
  
  
 
  

  今天的嘗試:蘿蔔青豆小羊肉!
  在接連煮了七道雞腿後,我決定勇敢走入新階段:用羊肉試試!第一次發現在地香料ras el hanout,腦中立馬浮現「羊肉」兩個字!今天終於買了羊肉回來,重點使用香料自然以ras el hanout為主,雖加了八角,但只作為點綴,此外還酌量加了些家常香料.
  再度地,這道小羊肉很好吃!青豆煮到有些乾扁,香料與肉汁浸潤到青豆裡,連紅蘿蔔都帶著小羊肉香!他買了帶骨帶筋小羊肉,因燉得夠爛,整盤都是羊肉香,羊肉入口即化!且,我的直覺是對的:ras el hanout跟羊肉很搭!貝都因男人說,這道小羊肉滋味很道地摩洛哥(雖然我完全不是學的,而是香料告訴我可以跟誰搭配以及怎麼煮這樣),只是摩洛哥人不會把紅蘿蔔切成花!哈哈!
  我想下次拍照,可能要先盛盤,不然人家無法想像這裡頭確確實實藏著一快很香很好吃的帶骨小羊肉呀!
  
  
  
  
  
  
  
  
  

  痛快享受中的Simon「木碗真是好東西!躺在裏頭,連襪子咬起來的滋味都不一樣!嗯嗯嗯…….」
  
  
  
  
  
  
  
  
  

  Simon「什麼?我躺在裏頭,咬得正爽快,妳竟然要趕我走?!」
  
  
  
  
  

  

  Simon「鼻要趕我嘛!如果木碗是民宿聚寶盆,那我就是妳的招財貓!瞧,我演得很像吼?!」
  
  
  
  
  
  
  
  

  無法置信的Simon「什麼?這樣妳還是不肯答應讓我留在木碗裡?妳心腸真的很狠咧!」
  
  
  
  
  
  
  
  

  Simon「別趕我!我不是貓!我是跟木碗融為一體的雕像!」
  
  
  
  
  
  

  Simon「…….」
  
  
  
  
  
  
  
  

  

沒有留言: